《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神色一缓,说:“这不只是我的要求,而是情势使然,不得不引起重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措施。这既是应对当前形式,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既是对政府、社会、民众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明白,市长还有什么指示?请不吝指教。”曹金海态度非常诚恳。
  “我暂时也只想到这些,你们自己更要多思考、多观察、多完善;你毕竟是多年的老城建,应该比我经验丰富,也更专业的多。”说到这里,楚天齐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多关注着吧。”
  答过一声“好的”,曹金海起身,离开了副市长办公室。
  现在已经死了人,只能把影响降到最低,只能在现有基础上做好相关事宜了。刚才经过对曹金海的一番指教,也给自己提了个醒,安全生产可不仅只限于建筑行业,好多生产活动都面临这个问题。想到这里,楚天齐拿起手机,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很快,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市长,您找我?我马上过去。”
  楚天齐道:“赵局长,先不必过来。我是提醒你,成康地矿系统连续近千日安全生产来之不易,一定要紧绷安全生产这根弦,千万不能发生伤亡事故。”
  对方表态:“市长说的是。今天本来是周末,也是端午节,但在下午五点,我临时召来相关人员,召开了局班子扩大会议,唯一议题就是安全生产。在会上,我们把七月份定成了安全生产监督大检查月,要对全市所有矿山、土地项目进行检查,要对所有生产企业进行检查,也对局机关及相关部门进行检查。从现在开始,就要求这些生产企业和有关部门进行自查自究,把存在问题进行上报并整改,在本月二十五日前完成安全整改。从下周一开始,局里便开始分组进行暗访、抽查,以帮助企业和部门整改。我们要用这样的实际行动,迎接安全生产一千日的到来。”停了一下,对方又补充道,“星期一一上班,我们就把相关文档报到您那。”

  “好,好,不错,希望能够完全落到实处。”楚天齐很满意,“待到完全生产过千日之时,我亲自给你们庆功。”
  对方声音很干脆:“谢谢市长,我代表地矿系统全体兄弟姐妹,感谢市长的关心、支持和爱护。”
  “好,那就这样。”说完,楚天齐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曹金海打电话汇报,说是死者亲属已经于今天早上来了,包括张二壮媳妇和十五岁的女儿,还有张二壮的大舅哥。除了女儿外,媳妇和大舅哥都看了死者的遗体,下午家属与曹阳进行了一轮磋商,没有形成统一意见。虽然没有谈拢,但曹阳态度很好,死者亲属也比较冷静,没有闹腾。死者亲属已被安排到了成康酒店,吃住都是昊方公司项目部安排。
  曹金海还汇报,那两名伤者中,较重的老梁还在重症监护室,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断腿的老姚意识清醒,没有发现内脏受损,也没有其它伤处,还在观察,但仍想不起来昨天的事情。
  第三天是星期一,休息了两天的人们正式上班。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楚天齐没有接到曹金海的汇报。下午只到五点多,也没有民工坠楼事件的消息,楚天齐估计今天也没谈出结果,这也正常,双方总得接触、交涉几次才对。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楚天齐正准备去吃晚饭的时候,手机响了。看了眼手机屏幕,是曹金海号码,楚天齐按下接听键。
  曹金海的声音立刻传来:“市长,谈妥了,双方各承担一半责任,昊方项目部一次性支付死者家属十万元,做为补偿,另外又给了六个月工资;保险程序正在履行,由昊方项目部负责跟催,一旦赔付到位,会直接打到死者家属预留的银行卡上,保险公司表示加紧办理,争取十天之内办理完毕,最迟半个月肯定到账。”
  虽然一直盼着快点谈妥,但这么快就达成共识,楚天齐还是多少有些意外,也不禁略有担心,便问道:“双方写了文字协议,签字确认了吗?”
  “双方签了协议,还履行了公证手续,就等着明天拿钱了。”曹金海语气很肯定,“昊方地产公司法律顾问也参与了整个过程,应该没问题了。”
  楚天齐道:“那就好。还有别的事吗?”
  “没……对了,老梁已经度过危险期,从重症监护室到了普通病房。昊方公司请了两名护理人员,专门护理老姚和老梁。”曹金海说,“这回没事了。”
  “好,好。”连说了两个“好”,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之所以说“好”,既是楚天齐对对方的回应用词,也确实觉得很好。
  对于死者张二壮的死亡赔偿,楚天齐曾经按照相关规定计算过,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失费、子女赡养费、丧葬补助金、亲属抚育金、住宿费、伙食补助费、受害人误工费等全加上,应该是十七万多一点。这件事情发生的起因、过程,与曹金海前天晚上所言一致,已经得到了警方的认可。如果客观认定责任的话,应该是死者与工友有一多半责任,项目部只占一少半责任。若是按正常情况的话,投资公司承担六万左右就算公平,可现在实际承担的数额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十。

  从补偿数额看,投资公司就做的比较到位,很有担当,承担了远高于应担负的责任。因此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仅是满两天的时间,投资公司就能与死者家属谈妥补偿方案,既有死者家属的配合,更因投资公司风格较高。另外,投资公司既自动负责了三个死伤人员的医药费,又找专人护理伤者,做的也很到位。这所有的一切都值得肯定,都值上一个好字,与好多恶劣公司形成鲜明对比。虽然这些事情都是昊方地产公司处理,但肯定受昊扬集团公司文化影响巨大。从这件事的处理方式上,楚天齐对昊扬董事长王昊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笃笃”,敲门声响起,紧接着李子藤推开了屋门:“市长,该吃饭了。”
  “走,吃饭。”楚天齐站起身,迎着李子藤走去。
  六月十四日,星期二。
  上午十点多,曹金海再次打来电话,说十万补偿金和六个月工资已经到了死者家属卡上,死者媳妇、女儿、大舅哥坐汽车走了,还是曹阳让车送到的车站。
  楚天齐再次说了“好”字,这件事确实处理的很好,堪称完美。

  时间过的很快,不经意间进入六月下旬,民工坠楼事件也过去了一周多。
  这天刚上班,李子藤前来汇报,说是伤者老梁、老姚已于昨日出院,昊方公司也做了妥善安排;同样是在昨日,保险公司把一万元保险赔付金打到了死者家属预留的银行卡上,之所以赔付这么迅速,都是昊方公司跟催的结果。
  日期:2017-11-21 06: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