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8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昊方佳苑是*昊方投资公司的项目,也是住宅小区项目,小区设计总建筑面积是目前全成康市单体小区中最大的。小区的一些事情,也会牵动成康市党政机关及广大民众的神经,因此政府必须给予足够力度的重视,必须尽到监督管理职责,有必要的话还要适当干预。
  停了一会儿,楚天齐忽道:“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曹金海道:“一共有两三种说法,我认为有一种说法最靠谱,这也是好几位目击工友的说法。警方已经去过现场,搜集了一些人证、物证,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那些工友讲,今天正好是端午节,工地午饭特意加了两个菜,还每人给了一瓶啤酒。结果工人中有三人不喝酒,但也按人头领了。这种啤酒零售价是两块二毛钱一瓶,工人老梁以一块钱一瓶和那三人买了,他一个人中午就喝了四瓶。下午上班的时候,工友建议他休息,可他执意要上,就去上了。在老梁喝四瓶啤酒的时候,当时项目经理曹阳在外有应酬,代班工长和组长也不知道此事,上班时也就根本没注意老梁是否有醉态。

  老梁是小工,张二壮是瓦工,老姚也是瓦工,他们三人是一组。刚上班的时候,老梁也正常,该推车推车,该搬砖搬砖。大约将近三*点的时候,老梁说话就打嘟噜,脚底下就经常绊跤,张二壮和老姚便让他注意些,他还满不在乎的说‘这点酒算什么’。大夏天干活,工人们中午经常喝个一两瓶啤酒,一出汗,一撒尿,就没事了,人们都已习以为常,而且四周都正砌着墙,张二壮和老姚也就没在意。

  可就在四点的时候,忽然就听‘妈呀’一声,张二壮和老姚一回头,见老梁被手推车车把给举在了半空,车厢那边堆着砖,旁边有一摊稀混凝土。他俩一看就明白了,肯定是老梁推着多半车稀混凝土,撞倒了砖堆,砖堆和混凝土的重量把手推车压的翘了起来,老梁一百来斤的重量,也就坐了‘跷跷板’。一看这种情况,张二壮和老姚赶紧放下手中活计,奔老梁那赶去。
  就在张二壮和老*到近前的时候,老梁忽然吐了,吐到了张二壮和老姚的头上、脸上。‘死老姚你怎么到处拉屎’,一边骂着,一边抹着脸上的脏东西,两人就用手摇了一下手推车,以示对老梁的惩罚。这么一摇,意外发生了,就见老梁直接被甩了出去,掉到散乱的砖堆上。这堆砖离着边上挺近,老梁的半个身子已经垂在边沿上,吓的‘哇哇’直叫,同时身子向下滑着。张二壮和老姚正抹着脸上的污物,也没想到会这样,就向前一扑,一人抓住了老梁一只手。可就在向前扑的过程中,他俩也踩到并趴在了稀混凝土上,向前滑去。

  本来是救人,结果滑的方向反而加速了老梁向下坠去。那二人趴倒在地,一手抓着老梁,脚上又滑,根本用不上力,越折腾越被老梁拉着向边上滑,稀混凝土还起到了助滑作用。就在其他工友赶到近前的时候,只差一步,老梁整个身子吊在楼房边沿,向下坠去;同时求生的yuwang,也让他死死抓着两个工友,就这样三人都掉下了这个已经建到了四层的楼房。现在老姚是清醒着,可是一问到当时的事,就说什么也不记得了,而且医院正对其观察,不宜多问。”

  楚天齐“哦”了一声,问道:“城建局都做了哪些工作?”
  “事故发生后,我派周局长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我也随后就到……”曹金海汇报起了自己及城建局所做的工作。
  听对方说完,楚天齐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些工作做的很及时,只是重视程度还不够,还应该想到一些后遗症,或是可能出现的麻烦。”
  “重视不够?”曹金海显得很疑惑,“工程事故一共四类,死亡三十人以上是特别重大事故,死十到三十人或重伤五十到一百人是重大事故,死三到十人或重伤十到五十人是较大事故,死三人以下或重伤十人以下是一般事故。从这次伤亡情况来看,只属于一般事故范畴,这么操作应该已经是比较重视了。”
  楚天齐摆了摆手:“不然,不然,规定只是一个硬杠杠,不过也是死的,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否则后悔晚矣。”
  看着对方疑惑但也不很认同的表情,楚天齐语气更加严肃:“对事故的认定,一般依据那四类划分进行,但对各责任单位的处理意见却往往不尽相同,具体到某个人或某个单位差别可能很大。就拿这次的事故来说,即使三人都是死亡,也的确只能认定为一般事故,可成康市城建局的责任却可能被扩大,主要领导也可能会被重责。
  首先,同样是一般事故,放到人口众多的省城或是地级市,造成的影响相对较小,好多人根本就不知有此事;但放在一个县级市,却可以弄的满城皆知,传遍全市。其次,大城市人多、单位多、事情多,这么一件事可能只是众多建筑安全事故中的极小一例;而在成康这种地级市,别说只是建筑事故,就是各种伤亡事故中,出现死人的情况都不多,一旦有死人,就显得事情很重大。
  再次,近几年成康城建工作进展缓慢,工程量少,事故也就少,上次出现死人事故已经好几年了,这次突然出现就显得很突兀。第四,现在成康城建工作正值规划设计重新获批之后,省市政府及主管部门的关注度本身就高,一旦有事故发生,更容易招致特别关注。另外,有个别部门或个别人士也可能正盯着这里,这种事故正是极易被利用之处。”

  曹金海面色越来越重,听完整段话,满脸几乎都成了苦瓜色,急忙问道:“那可怎么办?该不会因此就降罪于我吧?”
  “一切皆有可能,所以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楚天齐郑重的说,“你刚才安排的那些都很好,也很有必要,另外必须把对伤者抢救和对死者善后事宜做为重要事项,这既是职责所在,也能为你和城建局争取到更多主动。还有,要立即着手安全生产警示教育,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与实际行动,坚决杜绝类似案例发生;要拿出严厉的举措,对曹阳及其项目部进行严肃处理,以示惩戒和警示;要监督、跟进、关注,注意事情有无隐情,这既便于正确处理事情,也避免留下隐患;城建局要以此事为切入点,立即进行全市建筑安全大检查,要做的有声有势,不能流于形式,必须严查严处;要……”

  边听边检查,边做记录,曹金海脸上的不解神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庄重和心悦诚服。听对方说完,曹金海马上表态:“我们严格按市长要求执行,把全市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教育做的有声有色,把安全生产监督、检查完全落到实处,做到前世不忘后事之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