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0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齐鸣犹豫了一下,苦笑着说道:“其实呢,我这边的事情基本上审核结束了,准备返回东南局赴任,结果因为一点儿事情,又在京都拖了两天,然后正好碰到你的事情,总局这边跟你有交情的人不多,我算一个,他们就让我来跟你聊一聊——事实上,就在半个小时之前,日本外务省那边发来一个照会,是日本天皇皇宫处来的通函,说他们的一位老师在我国受到袭击,希望中央能够介入此事,保证他们国民的安全……”

  我听到,不由得骂了一句三字经,说那个所谓的国民,不会是西园寺一郎吧?
  林齐鸣说道:“还真是他。”
  我有点儿恼了,说那帮人还要不要脸啊,林大哥,事情的经过你也是了解的,是他西园寺一郎带着人伏击我的,不但搞了烈性丨炸丨药,而且还弄了汽油阵,再加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布置,我差点儿没死那里,怎么着,现在见到情况不妙,开始过来捞人了?你们干嘛理啊,直接告诉他们,说西园寺一郎涉嫌谋杀,被当场击毙,不就行了?
  林齐鸣依旧苦笑,说陆言,总局这边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了解,现在咱可做不了主,而且你知道那个西园寺一郎的身份吗?

  我说一手下败将,我管他什么狗屁身份呢?
  林齐鸣说西园寺一郎此人在日本国内十分著名,不但是日本当代神道教之中排名前三的人物,而且精通剑道、阴阳术,门下弟子过千,人才辈出,与此同时,他还是天皇的御用祭祀,曾经主持过许多大型祭祀活动,这样的人物,堪称日本神道教的国宝,你说说,他的死讯传出去,会引发什么样的风波?
  我说他再牛波伊,管我屁事?难不成他千里迢迢跑过来杀我,我还得束手就擒,连反抗都不能?你们那边,难不成还想把我给捆了,交出去?
  林齐鸣说如果是想要弄你,你觉得会是我来打电话么?
  听到这话儿,我的怨气消减了一些,说得,你说吧,要我怎么做?

  林齐鸣说这件事情呢,我会通知金陵市局这边,尽量把证据给落实了,不要给人有诟病的地方,另外你们不是抓了活口么?掏出点什么东西来了没有?
  我说正在审呢,屈胖三再弄,你放心,撂了个底朝天。
  林齐鸣说这就行了,你放心,不管我们这边再怎么明争暗斗,但没有人胆敢冒出来,拿脸去贴日本人的屁股,所以你问题不大,主要是怎么搪塞他们罢了;不过我想跟你提一个醒,叫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最近风头太盛了,现在跳出一个西园寺一郎,明天说不定又跳出另外一个人来,而你,未必每一个,都能够应付。
  我点头,对电话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其实这一次我们也很小心了,只不过对方居然拿左哥的前女友黄菲来当诱饵……”

  林齐鸣说你懂就好,你要知道,我们现在面对的敌人,远比以前的更加强大,一切都得小心。
  我跟他又聊了几句,然后说道:“林佑的事情,怎么样了?”
  林齐鸣说你知道了?
  我说因为在金陵,所以找戴局长办事,听他手下人聊过,所以知道了,我听说你在查?
  林齐鸣说对,事实上我之所以没有去东南局赴任,这件事也有一部分原因,目前的情况有点儿扑朔迷离,事情或许涉及到南韩一个叫做釜山真理教的组织,而那个组织,据说在南韩的势力十分庞大,跟他们的女总统都有一些联系。
  我说人呢,查清楚在哪里了没有?
  林齐鸣说没有,现在还在弄,因为萧局的关系,总局这边还是挺重视的,启动了不少的特勤人员,我打算我这边如果离开的话,让布鱼来接管这件事情,后续的事情,由他来跟你联系——对了,还没有跟你说谢谢,我听布鱼说了,他之所以能够回来,多亏了你。
  我说他现在状况怎么样了?
  林齐鸣说还不错,目前已经出院了,不过回来开工,估计还得有几天时间,他没有说太多的事情,但跟我讲了,说没有你,他估计一辈子都这样了。
  我说都是应当的,用不着说这些。
  林齐鸣又跟我聊了几句,然后让我放宽心,日本人那边,他在总局那里帮我们顶着,问题不大。

  挂了电话,我回来的时候,审问已经进入了尾声,那人是个小角色,知道得有限,掏不出太多的东西来,而即便是交待的这些,估计以那帮人的专业性,应该也早就收拾妥当了,没有给我们顺藤摸瓜的机会。
  此刻他最主要的作用,估计就是用来对付日本方面的质询。
  屈胖三问了我几句,然后跟汪副局长这边进行沟通,他告诉我们,总局那边有了吩咐,要把这件事情给落实下来,务必办成铁案,不给借题发挥的空间。
  因为这事儿,我们不得不又在金陵这儿耽搁了一天,配合着金陵市局这边将事情处理妥当之后,方才离开。
  至于后续的事情,以及黄菲母女的下落,我们虽然很是关心,但没有办法全程跟下去。
  汪副局长跟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说案子一旦有任何进展,他都会告知我们的。

  对方很是客气,甚至有点儿毕恭毕敬的感觉。
  第三日,我们方才乘上了前往豫南商都的高铁,准备先去处理屈胖三的事情。
  事实上,我此刻最担忧的,是林佑。
  那小子根本就不是修行者,如果真的碰到什么事情,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他毕竟跟我是相识于微末之时,那时的友谊远不是现在的迎来送往所能够比的,而且他还是萧家女婿,不管出于什么角度,我都应该出手帮忙。
  只可惜现在的情况还在调查之中,得等到具体的消息传回来,我这边才能够动,要不然也是有力没处使。
  在沉重的压力之下,我和屈胖三这回学乖了,外貌变得很彻底。
  一路上没有什么麻烦,当天抵达了豫南商都之后,我们并没有停留太久,直接乘车赶往嵩山。
  我们是傍晚时分赶到的嵩山,这边的香火很盛,时不时就能够瞧见上山进香的香客,以及路上行走,都能够瞧见光头的和尚。
  跟其它的古刹相比,这儿比较入世。
  我们在山下的一处小店落脚,打算先吃一点儿饭,结果坐下没一会儿,发现周遭的几桌,居然都是修行者。
  这情况让人有点儿诧异,所以我便下意识地听了一下,这才知道两日后少林会有一个舍利佛法会,吸引了附近几省的修行者过来观摩,而这些人,也都是过来凑热闹的江湖人物。
  这些人平日里藏得严实,好不容易凑到一起,便开始吹牛扯淡。
  我并不在意,与屈胖三点菜,结果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说道:“你们可知,那千面人屠又犯事儿了?”
  我没有想到这帮人的开场没几句,就开始往我的身上绕,下意识地侧耳听着,但听旁人纷纷说道:“哎呀,洪老三,千面人屠大闹东海蓬莱岛,一人单挑四百人,阵斩无数这段子,你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我们耳朵都听出了茧子来,不要再说了……”
  日期:2017-04-1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