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0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百无求可不管那么多,当下被小腹的伤口疼的呲牙咧嘴。张口骂了几句就当作止疼了:“老子管他什么魂魄,反正这仇也结下了。以后再骂街的时候,就把这一段一起骂出来。给徐福那个老东西光宗耀祖!”
  百无求骂街的时候。吴勉还在冷眼看着归不归。白发男人这眼神看的老家伙心里有些发毛,他明白吴勉要说什么,当下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事还真攀不上广仁,到现在他只是做了两件事。第一,在长安城燕劫那宅子门口,给老人家我看了储天珠金和储金。从头到尾他都没说过有关刘玄、刘秀和绿林军的话,是我老人家看穿了他的心思之后,自己跑到绿林军中的。

  再有就是救了武信侯那件事。这个也算不上是干扰国运。到现在,老人家我有点要高看广仁一眼了。你我包括那个没有脸的楼主都是他棋盘上棋子,下棋的一句话都没说。都是棋子们自己按着他的心意走的。就算有当初那只乌龟壳,自己不发一言就有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也是不容易了。”
  “老家伙,你的意思,现在这样都是你们自己作的,是吧?”百无求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瞪着眼睛继续说道:“你不是方士,操控国运也就操控了。小爷叔得了那个老东西的东西。不能操控国运。真操控国运的是广仁那些方士,不过他们没出面,反而得了最大的便宜。结果黑锅只有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的小爷叔背了,是这个意思吧?”
  “也有你这么一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就算是方士一门真的重新起来,广仁这个大方师的位置也坐不住了。大概要把大方师的位子传给火山,他在后面辅佐了。”
  这个时候,老家伙怀抱的小任叁睁开了眼睛。刚刚苏醒之后还是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归不归,又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发现自己不是鄗城的大宅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怎么带着我们人参到这里来了?这深山老林的。你们想要干什么?”

  就在归不归向着小任叁解释刚才发生什么事情的同时,距离高山五十多里之外的另外一座高山上。一个带着斗笠的中年人走到了一个空空荡荡山洞面前,左右看了一眼之后。这人将斗笠取下。露出来满头的白发,这才开口说道:“东海船主徐福之弟子——鲸鲛,奉师尊之命,前来拜见大方师广仁师兄。请守山门的师兄向大方师通秉…..”
  片刻之后,从山洞里面走出来一个红头发的男人,正是大方师广仁的弟子火山。见到了来人头上的白发之后。火山恭恭敬敬的施礼说道:“在下是大方师的弟子火山,大方师有事离开了洞府,先生有什么事情火山可以转告大方师。如果不嫌弃洞府简陋,先生也可以在这里住几天,等大方师回来之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和大方师来说。”
  “大方师不在洞府?”来人古怪的笑了一声之后。从袖子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蜡丸递给了火山,随后继续说道:“这里有一颗丹药,请你转交大方师。过几天之后我再来。希望能有福气见到大方师一面……”
  看到了火山接过了丹药之后,来人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向着山下走去。就在此人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就见远处一块巨石上面,坐着一个一身白衣,三十多岁的白发男人。刚才见到的火山垂手站在白发男人身后。
  见到斗笠男人走下来之后,白衣白发的男人微微一笑,从巨石上面跳了下来。迎着斗笠男人走了过去:“是鲸鲛先生吗?广仁刚刚远归,听火山说先生奉前任大方师之命见我。广仁不敢耽搁,特地前来接受前任大方师的训教。”
  “训教不敢当,鲸鲛只是替师尊——东海船主徐福先生传几句话的。”井鲛说到这里之后,对着广仁行了半礼,随后微笑着继续说道:“鲸鲛虽与广仁先生都是一师之徒,不过师尊并未收鲸鲛入方士门墙。故而未行方士门人对大方师的参拜大礼,还望广仁先生不要怪罪。”

  听到了徐福没有将鲸鲛收入方士门墙。广仁有些意想不到,他的脸上微微怔了一下。不过这个表情转瞬即逝,随后他还是笑着要带鲸鲛回到刚才的洞府说话。没有想到的是,带着斗笠的鲸鲛摇了摇头之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对着广仁说道:“下面是东海船主徐福先生要我转述的话。请广仁师兄听好。
  广仁,我传你大方师之位是如何说的?伦纵横捭阖你不如广孝,心思缜密你不及广悌。勇猛刚毅你又不如广义。取你继大方师之位,是看重你谨小慎微。不求你将方士一门发扬光大,只要无功无过即可。当初哪一句话是要你费尽心思将中兴方士一门的?潮涨潮退岂能尽如人意?小心你机关算尽之后,才是真正不可挽回的地步……”
  鲸鲛说这几句话的时候,广仁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从头到尾低着头不发一言,直到鲸鲛说完之后。大方师才好像大病初愈一样,无力的抬头对着面前这个阴柔的男人说道:“多谢井鲛师弟代师传话,师弟与我回洞府休息。师尊出海多年,我也想向师弟请教师尊的近况如何。”
  鲸鲛微微的摇了摇头之后,冲广仁笑着说道:“刚才代师传话,话语当中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广仁师兄不要挂怀。本来到了山门口,井鲛也应该留下讨扰几天,听候广仁师兄教导的。不过师尊还交代了其他的事情……”
  说到这里,鲸鲛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广仁身后的火山之后,再次说道:“因为修士吴勉操控国运,师尊交代要取回修士吴勉的技业和种子,只不过他的运气好,刚刚让吴勉逃脱了。这件事虽然师尊没有交代广仁师兄来做,不过看在一师之徒的份上,还请广仁师兄帮忙。派出术法高强的同门,相助鲸鲛一起抓获吴勉。”
  “既然是师尊的意思。广仁定当尽力去办。”大方师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等到鲸鲛师弟回到海上复命的时候,广仁还有问天楼和修士广孝的之事要向师尊请教,还请井鲛师弟一定代为转达师尊。”
  听了广仁的话之后,鲸鲛的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他说道:“这个自然,到时广仁师兄的话,鲸鲛一定转告。不过师尊嘱咐的事情不敢耽搁,还请广仁师兄尽早安排抓获吴勉的事情。鲸鲛也要去做这事,就不继续打扰广仁师兄,这就告辞了……”

  看着鲸鲛要走,广仁客气了几句之后,便看着他慢慢的走下了这座高山。直到这个阴柔的男人彻底消失,火山这才走了几步,在广仁的耳边说道:“如果这人真的找到了吴勉、归不归等人,恐怕会对大方师不利。是不是提醒归、吴二人暂时躲避一下?直到鲸鲛先生回东海复命之后,再让他们出来。”
  日期:2016-12-13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