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7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说的申请,欧阳明也懂,那是让汪翠兰找孙副书记等人活动一下,但欧阳明心里反倒有点不安。

  “文博,这个汪翠兰是孙副书记的人?这样的人会不会最后难以掌控!”
  夏文博摇摇头:“不会,她和孙副书记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事情比较特殊,三言两语解释不清,但请书记你放心,她没问题!”
  “奥,那就好,我相信你,这样,你让她自己提出来,这样上会的时候我通过就好办点!”
  “好好,那我今天就赶回去处理这件事情!”
  “今天就返回......”
  欧阳明本来是准备和夏文博坐一下,再好好的谈谈,有的话他还没有说的太清楚,他觉得有必要给夏文博表露的更明显一点,让他在县政府里做好自己的内应,但是眼瞅着夏文博对东岭乡后面的工作很认真,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狭隘,在正义面前,阴谋总是无法光明正大。
  他亲自把夏文博送到了门口,还很亲切的站在门口,和夏文博谈了好一会,让夏文博以后要多注意身体,少喝点酒等等。

  起初,夏文博还觉得他太啰嗦,自己不过是一个扫尾的副县长,怎么欧阳明和自己聊起了闲话,对一些路过的干部,欧阳明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这的确让夏文博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了。
  他不知道这份殊荣为何而来?
  这个问题还没有想清楚,夏文博一眼就看到了刚刚从办公室出来的孙副书记那阴冷的目光,夏文博脑中轰然骤鸣,他明白了,彻彻底底的明白了,欧阳明不过是用了一个简简单单的手段,不过是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自己闲聊一会,就完全的把自己置身在了一个让人猜度,让人提防的险境中来。
  第六百四十八章:笑了
  所有那些敌视欧阳明的人,不管是隐伏的,已经认为自己和欧阳明开始联手同盟了,自己将再也难以跨入到其他联盟之中,自己轻轻巧巧的就被欧阳明摁上了一个印记,再也无法摆脱他的阴影。
  夏文博的惊诧表情即刻的投入到了欧阳明的眼中,欧阳明笑了,他已经给这个或许很难掌控的年轻人留下了一条唯一的选择,那就是你只能跟着我欧阳明的步点前行,从此往后,再也没人敢于和愿意让你接近了。
  他挥手放过了夏文博,带着狡默的笑返回了办公室。
  到了此刻,夏文博才深深的认识到,这里的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睿智,狡诈的多,他们在这条布满荆棘、充满虚伪、尔虞我诈的官场上已经练就了一身深谙世道,熟悉人性的本领,看来,自己要步步小心,如履薄冰方可一路走下去。
  夏文博没有在县城里继续停留,当天开车返回了东岭乡。
  此次的归来,在夏文博的心中感觉又是大不相同了,一路上,夏文博的心里竟然有了这么一些莫名其妙的感慨,这段时间在东岭乡的一幕幕情景,一一出现在了夏文博的眼前,他无比珍惜的看着这里的山山水水,沉思良久。
  离开了,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祝愿这里的一切变得越来越好!
  怀着这个美好的祝愿,夏文博的小车进到乡政府大院,院子里和楼前站满了人,大概得知夏文博已经到市里谈话归来了,大家显见是想搞一个欢迎的仪式。
  掌声响起,这倒让夏文博有点哭笑不得,这是祝贺自己荣升呢,还是欢迎自己离开吗?不会大家都巴不得自己赶快滚蛋吗?
  当然不是了,这只是大家想要急切的表示一点点心意而已,几个副乡长,还有办公室的同事都忙不迭地接住夏文博提着的一个小包,其他人则不断的鼓掌,目送夏文博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很快有人泡好了茶,还有人打来了洗脸的热水,同志们想得非常周到。

  徐副乡长第一个说话:“夏乡长,情况不错吧,谈的怎么样!”
  “呵呵,还行吧!”
  “说说,你们咋谈的!”
  对这里所有人来说,和市委组织部的部长谈话,那可是无尚荣耀的一件事情,他们这辈子反正是没有谈过,都感到很新鲜,很神秘。
  “这还能咋谈,就随便的聊聊呗!”
  “随便聊啊......”
  夏文博看到他们眼中的羡慕,他想,应该还有嫉妒吧,只是大家都掩饰的很好,看不出来而已。
  稍事休息,小陈打来了电话,说伙食上今天加餐,让大家都去。
  一堆人到了餐厅,果然每个桌子上都多出了几份菜,平常吃饭都是自己打自己的饭菜,不会多出这几个的,今天看来乡政府要贴补一点进来。
  “这不年不节的,太奢侈了吧!”
  万子昌从后面过来,哈哈的一笑:“文博,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乡政府出点水也是应该的,走,我们到里面去!”

  餐厅里面还有一个小包间,过去高明德在的时候,乡领导每次吃饭都是坐里面的,后来万子昌和夏文博上任了,基本不太进去,除非是上面来人的时候才用,夏文博感到有点太隆重。
  “书记,我们还是在外面吃吧!”
  “走走,进去,进去!你们几个都跟上!”
  呼啦啦,乡里的两个书记,四五个副乡长都跟了进来,坐满了一桌子,夏文博一看,还放着两瓶酒,在感动之余,还是有点感觉不妥,但眼下这个状况,也没办法推辞,只好往万子昌下手一坐。
  “嗨嗨,这可不想,起来,起来,今天你坐上座。”

  万子昌死活再也不敢坐上面了,大家都虚头巴脑的客气了一番,无奈,夏文博就当中一坐,递筷子的,送餐巾纸的,发烟,点烟的,包间里又是乱了一会,这才逐渐的安定下来。
  喝第一杯酒的时候,大家让夏文博讲了几句,后面都是敬酒,碰杯。
  本来夏文博还想给汪翠兰说说她的事情,让她想办法让张大川去孙副书记那里说说情况,把汪翠兰的调动调整一下,可是,哪里有空闲啊,包间里敬酒结束了,外面又不断的有人进来敬酒,差不多在东岭乡有点头面的干部,都过来走了一圈,说好的两瓶酒,到后来桌子下面的空瓶子都扔下了七八个,夏文博又一次被大家给灌倒了。
  他不知道谁送他会的房间,反正醒来之后,天都快黑了,夏文博只感到头疼。
  打开灯,倒上了一杯浓茶,猛喝了几口,人才从恍惚状态中清醒过来,只是,肚子又饿了,今天在餐厅菜是不少,可哪有时间吃,现在他就想着好好的吃碗米饭,下点泡菜。
  披上衣服,夏文博到了柳儿的夕月酒楼,这里到还没有关门,楼上有两桌客人在包间吃饭,店里的服务员一看到夏文博,赶忙过来招呼,另外的一个服务员就喊来了柳儿和杜军毅。
  “文博,你脸色咋这么差,喝酒了!”

  “是啊,刚刚从沉醉中惊醒,到你这要碗饭吃!”
  “哎呀,咋就喝成这样了,你快坐,军毅啊,你陪着说说话,我让厨房弄点好吃的。”
  柳儿匆匆忙忙的到后厨去了。
  杜军毅坐在了夏文博的对面:“文博,你大概什么时候走!”说着话的时候,杜军毅脸色平平的,没有一点惜别的意思。
  “嘿嘿,是不是感到舍不得兄弟!”
  “自作多情啊,这又什么舍不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