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60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后来又为什么一直不说,你知不知道我们找那份档案找的有多辛苦?”发现档案不见了,他们就开始疯狂的寻找和搜索,他们不是没想过可能是夹到别的档案里面去了,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每一份档案里面夹了一页。
  这样的古怪的主意,也只有陈励东能够想的出来吧。
  陈励东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他沉吟了一下,然后回答:“因为……心情不好。”
  “……”薛曜丞再次无语,如果不是天生脾气好,此刻恐怕他早已到了暴怒的边缘。
  宋仕章开口说到:“好,就算资料的事你能解释清楚,那么这件事呢?”他伸手把一沓资料摊开推到了陈励东的面前,“这是你名下的一张银行卡的交易记录,上面显示不久前你新开的这个账户忽然有了大量的现金流入,然后没过多久又转了出去,而购买的东西,却是一批鸡蛋。你能解释一下吗?”

  薛曜丞勾着嘴角笑了笑:“我也很想知道陈团长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起了鸡蛋贸易,这么多现金,足够买下a市全部的鸡蛋,请问,你的仓库在哪里呢?还是说根本什么都没有,这不过是一场虚假的交易,目的就是为了洗钱?你还能解释的清楚吗?”
  问题一个接一个,换其他人早慌了。
  陈励东一开始也有些惊讶,他怎么从来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卡全部带在身上,并没有发生丢失的情况。如果有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不知道。
  那么……他的视线落到了那份资料上,开户行是内地的银行没错,但是第一笔资金的来源却是法国的一家投行,然后从他账上过户,在购买了一批所谓的鸡蛋之后又迅速花了出去。
  杨寂染果然说到做到,这一招的确够狠,不用他亲自参与也把他拉入了洗钱的帮派,说他没干过,谁信啊,虽然现在户头上的确没钱,但是发生了资金流动却是不争的事实。
  他的身份证现在还在杨寂染那里。说出实情明显不是明智之举,有时候不得不说一些谎言。
  把事情的经过全部想了一遍,设想了种种可能,最后他开口说到:“卡的确是我的,但是后来就失窃了,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去挂失,但是你们也不能由此就断定,洗钱的那个人是我。”
  他说的合情合理,让人找不出任何破绽。
  薛曜丞冷笑了一声:“这张卡是从杨寂染的身上找到的,你的卡在她那里,会不会太巧合了一点?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你们之前的关系。”

  这个问题他之前已经问过杨寂染了,杨寂染说是自己捡的,陈励东说自己丢了,这两个人难道真的没有事先串通好?他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随你怎么想,我没有洗钱,这是绝对的。”陈励东一再强调着,洗钱这个罪名有多大他比谁都清楚,和杨寂染牵扯到一起本就情非得已,现在还被牵扯到她的案子里,他必须力挽狂澜,不然陈家就真的要完了。
  “事情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陆战柯终于再次开口,虽然他暗地里是支持陈励东的,但是有时候还必须得表一下态。
  宋仕章低声对陆战柯说了一句:“口供和杨寂染的基本吻合,暂时没发现破绽。”
  陆战柯点了一下头,侧身问薛曜丞:“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薛曜丞看了一下手中的证据目录,能问的都问完了,陈励东也回答的合情合理,他们并不能就这样判断陈励东参与了洗钱,但是也不能就此认定陈励东和这件事毫无关系。
  他看向陈励东,定定的问到:“你的确毫不知情?”
  “如果你问的是杨寂染用我的银行卡洗钱的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的确不知情。”陈励东回答的很缜密,不给对方留下一丝破绽。
  几人对视一眼,暂时都没了话。
  陈励东看了他们一会儿,忽然说到:“我想和薛科长单独聊两句,两位能不能通融一下?”

  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一个人单独审讯的,这是为了防止出现诱供逼供还有串供的现象,但是陈励东可不是一般人,诱供逼供对他来讲根本没用,而且从一开始两个人就水火不相容,串供就更不可能了。
  陆战柯和宋仕章都同意,但是审讯室里的监控不会关闭。
  听到陈励东说要和自己单独聊一聊,薛曜丞还有些吃惊,他想不出陈励东会和他说什么,心里竟然稍稍有些紧张。
  陆战柯和宋仕章出去之后,陈励东沉默的盯着薛曜丞,并没有开口主动说起什么。
  他越不说话就越显得高深莫测,薛曜丞一开始还能镇定的和他对视,等时间一久就有点承受不住了,他的视线太过迫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薛曜丞挑了一下眉,主动打破了沉默。
  陈励东嘲讽的笑了一声:“薛曜丞,本来你是被王师长亲自挑出来的,我对你多少还有几分欣赏,但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我发现你就是一个孬种。”
  薛曜丞脸色一变:“陈励东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今天的表现只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你是一个只会把枪口对准自己人,只会抓自己人小辫子的窝囊废。”陈励东毫不客气的说着,丝毫不顾及薛曜丞的面子。
  “我是公事公办,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犯了法我就要把他逮捕归案。陈励东,你该不会因为我找到了你犯罪的证据对我怀恨在心才故意这么说的吧?”他的视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陈励东,随后又说到,“那我也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因为我也没想到你是如此公私不分黑白不明的人。”
  “你觉得我这么说是因为私心?”陈励东眯了一下眼。
  薛曜丞倾身靠近与他对视:“不然你说呢?”
  “哼,如果不是窝囊废,那你说怎么会在霍沥阳已经抓到手的情况下又让他给逃了?”

  薛曜丞的脸色又黑又青:“那是因为证据不足!”
  “证据不足?薛曜丞,你不是经济犯罪科的高精尖人才吗?怎么可能会找不到足够的证据呢?”陈励东顿了一下,还故意笑的很冷,越冷就越容易让人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看到薛曜丞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又说了一句,“证据都摆在那里,也许是你自己没发现罢了。”
  “不可能!”虽然刚刚被打击的很深,可是那与生俱来的自信还是让薛曜丞立刻否定了陈励东的话,“所有证据我都认真分析过了,不可能有遗漏的。”
  “当证据单独分析看不出什么的时候,你就要联系在一起再进行分析,其中也许隐藏着什么难以发现的关系,这个,你以前的老师没教过你吗?”

  “老子自学成才的!”薛曜丞终于被激怒了,他几乎是拍案而起,“我,薛曜丞,在攻读npac的时候,学校没有一个老师能够教的下我,我的技术,绝对是最顶尖的!”
  日期:2016-12-0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