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90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当然,我下次去京城一定好好感谢你!”
  “那好,我等着你!”张清扬能为自己喜欢的城市提供帮助,心里也挺满意。

  接下来,两人又谈了谈辽河发展的近况,由于有之前张清扬留下的大方针,辽河的一切都井然有序地向前走,更何况有黄承恩、郝楠楠来把握大的方向,张清扬对辽河还是很放心的。
  晚上的聚餐,地点就选在了发改委附近的一家京菜馆。饭店的规模虽然不大,但同事们都说这里的口味正宗,张清扬也就依了大家的话,跟着来到这里。
  发改委的干部们簇拥着张清扬向外走,在发改委大院内形成了一道特别的风景。私下里,张清扬是很随和的,他同身边的赵宾、陈静,以及司局级的巡视员们大谈特谈,回忆着曾经在东北工作时的点点滴滴。
  许虎没有参加宴会,不是他不想来,而是根本就没有人请他。自从上次会议之后,同事都看到张清扬把许虎打入了冷宫,也就没有人再把他当回事。连司领导都不把你当回事了,我们还在乎你干什么?
  这几天许虎的日子很不好过,好像一瞬间就老了十岁,头发都白了好几根。许虎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之前没放在眼里的张清扬,没怎么出手就把自己打趴下了,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他现在总算明白,这位看似年轻,却是从基层一步步爬起来的张清扬有多么的不简单!对于他失去信任的原因,他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只是想不通自己和刘志发的来往都是在私下里,难道张清扬派人跟着自己不成?

  也许,这将是许虎心中永远的疑团。
  在酒桌上,张清扬和大家举杯共饮,也许他也需要用酒精暂时麻丨醉丨心底的忧伤。今天的他喝起酒来很来劲儿,仿佛有意要喝醉似的。中途,张清扬借去洗手间的名义,直接到前台买了单。第一次和下属们吃饭,张清扬不想给他们增添负担。虽然这一顿饭并不奢侈,但是二十来个人也要一万块钱。平分下来,每人也要拿出不少。张清扬向来不把钱当回事,再说他本身也不缺钱,也就不会让别人心存压力。

  吃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张清扬完全的喝醉了,只是还有些自制力而已。当陈静要去买单时才知道张清扬买完了,她对大家一说,同事们无不都有些感动。张清扬笑着向大家摆手,说:“我家就在附近,你们自己回去吧。”
  自然有人提出来送他回家,张清扬没同意,硬是把别人推开,一个人慢慢地离开。这里离家的确很近,他连车都没打,慢慢地步行在街边,虽然身体有些摇晃,好在意识没有失去。
  夜晚的微风吹在他的脸上,酒醉以后,非但没有让张清扬忘记痛苦,反而让他的大脑更加清晰起来。与贺楚涵的一切都徘徊在脑中,他真的很想大哭一场。月夜下,暑气降了,可张清扬的心中仍然一团火熱,他不知道如何把这团火消灭,只能默默承受着那团热量向家中走去。
  张清扬终于坚持走到楼下,然后就没有了力气,坐在绿化带边的木椅上缓缓抽着烟。抽了两支烟,他仿佛有了力气,可是刚站起来没走两步便又倒在地上。他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可却一动没动。这是他最狼狈的一次,已经有很久没体会过酒醉的滋味了。
  “你怎么喝多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张清扬恍惚间听到有人喊自己,他睁开眼努力瞧着,见到一个女人弯下腰,担心地瞧着自己。他看向女人的脸,这个女人怎么会是贺楚涵?
  不等他说话,贺楚涵又夺夺逼人地问道:“你喝多了就回家,大晚上的跑我家楼下干什么?”
  张清扬笑了,虽然笑容有些傻,只听他说:“我……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我家也住在这里……”

  贺楚涵的表情一阵尴尬,可还是扶起他说:“走吧,我把你送回家。你……怎么喝这么多,让外人看见,你这个司长还要不要脸了?”
  “你……你不是外人……”张清扬仍然傻笑着。
  贺楚涵知道和酒鬼是没道理可讲的,扶着他说:“你家在哪?”
  “顶层……”张清扬缓缓地说道,把自己的身体完全靠在了她的身上。
  “怎么会这么巧,见鬼了!”贺楚涵嘴中嘟囔着。
  两人坐着电梯来到28楼,贺楚涵扶着他走出来,有些胆怯地问道:“你……在哪户?”这是四户型的房子,有四个相离不远的门。
  “那个……2801……”张清扬的手指过去。
  贺楚涵扶着他走过去,让他把着墙壁,轻声道:“你……你让老婆给你开门吧,我……我先走了。”她的语气很急,神情也有些慌乱。
  “我……小雅没在家,我自己开门……”张清扬大脑短路地摸出钥匙,可是插了好几次也没插对地方。
  贺楚涵听到小雅没在家,好像放了心,抢过钥匙说:“怎么不喝死你!”随后就把门打开,扶着他进去。贺楚涵好人做到底,直接把张清扬扶进了卧室。一看到床,张清扬便倒在上面起不来了。
  贺楚涵累得一身是汗,可她仍然机警地环视了一周,待确定房间内没有其它人以后,这才把张清扬的身体翻转过来,又捏着鼻子脱去他的鞋袜,坐在床边发呆。
  张清扬没有马上睡去,痴痴傻傻地望着贺楚涵,问道:“你……你也住在这里?真……真巧啊,我……记得在珲水时,我们……就是邻居,没想到现在又……”
  “别说话,躺着别动!”贺楚涵懒得理他,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呵呵……”张清扬醉眼腥红地发笑,“楚涵,你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是不是因为我?我……”
  “少自作多情,和你没关系!”贺楚涵还没有休息过来,坐在床边不停地喘气,她只想快些离开这里,起身倒了一杯水,一仰头全喝了。
  “我……给我喝点……”张清扬伸手要水杯。

  “毛病真多,等着……我再给你倒!”贺楚涵见到张清扬就是一肚子火。
  等张清扬喝了水,他好像清醒了不少,紧紧抓着贺楚涵的手说:“楚涵,我们今天司里聚餐,大家开始把我当回事了。我高兴啊,真他妈的高兴!你知道吗?我和旅游局又打了一场大仗。我……太高兴了,好……好想和你聊聊,有好多话想和你说……”
  贺楚涵正扭头听他讲话,可是突然听不到声音了。回头一瞧,不禁笑了,原来他已经打起了呼噜。贺楚涵起身拧了把毛巾擦了擦他的脸,然后才怀着满腔的心事离开他的房间。
  强烈的阳光透过窗帘射在张清扬的脸上,昨夜好像没有拉上。张清扬感觉头很痛,而且还口干舌燥的,他挣扎着想起身喝杯水,可是眼睛仿佛都睁不开了。

  日期:2016-12-0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