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8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妈叹了一口气说:“真是苦了你了。”
  我说:“妈,别这么说。”
  “那你们打算离婚了?”我爸熄灭了烟。
  我点了点头。
  我妈说:“我们来还以为你们小两口有了,高高兴兴来的,没想到会是这样,不过以后是你过日子,你决定了就好,给我们订票吧,明天我们就走。”
  我点了点头,没挽留,现在我说什么他们也听不进去,我妈说要把关珊买的东西退掉,她是觉得既然要离婚了,拿东西不好。我说不用,就当最后的一点心意。

  安顿他们睡觉,我坐在了沙发上抽烟,很晚了,关珊才回来了。
  她对我笑笑,苦笑。
  我问她解决完了?关珊点点头却没有多说,我也不想多问,她的家如深渊一般可怕。
  我告诉关珊我爸我妈明天就走,关珊说她明天跟我一起去送,我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晚上又睡在一张床上,关珊背对着我,我看着天花,几乎一夜没睡。关珊也是如此,彼此没有点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多了都是废话,只有默默无言。

  隔天,沉闷的吃了早饭,关珊开车把人送到了车站,临别之前,我妈拉着我的手,又拉了拉关珊的手,一声叹息。
  送完了我爸妈,关珊问我去哪里,我说有点事情让她先走,关珊想要对我说点什么,最后只说了一句有事给她打电话便开车走了。
  看着车远去,我知道我们现在应该谈离婚的事了,关珊现在的态度,我倾向于协议离婚,可是今天我没想提,不是不敢,是有些不忍。
  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边走边抽着烟,早上的一盒现在只剩半盒,我刚要继续拿烟,来电话了,齐语兰告诉我查出一点眉目。
  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面谈的好,恰好齐语兰正在外边办事,我看了看时间,说不如一起吃午饭。
  总说要请齐语兰吃点好的,没有太多的机会,纵然知道齐语兰对我有些特别心思,不过明面上不能让她看出来。
  在她面前,我就是一个小职员,经济条件尚可,不轻易惹事,但偶尔也会冲动。
  见了面。已是十一点左右,我们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点了餐。

  “距离市中心十公里,往莽山那个方向走,有一个精神病院,叫八院,八几年建的,关在那里的人都挺严重的,因为病人情况严重,所以安保规格特别高。”
  齐语兰一边吃一边说着情况,感觉她有些饿了,吃的很快,我无法形容她吃饭是个什么样子,她吃相不丑,每次只吃一小口,但速率奇快。
  我没什么心思吃,齐语兰吃完了我还没动,我把盘子推了过去。齐语兰笑笑,说:“谢谢了,正好我没有吃饱。”
  我在发愁,齐语兰介绍的情况不容乐观,当初我脑袋一热便说要去救李依然,完全没考虑实际问题。现在听齐语兰一说,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你在发愁?”齐语兰放下了筷子,抽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这家的炒面很有名,齐语兰吃的嘴巴油乎乎。这一张纸,擦去了油腻,物有所值。
  我叹了一口气,说:“齐警官,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很不看好我去救人。”
  齐语兰笑笑,说:“解决的办法有很多种,你偏偏想直接闯进去,这是代价最大要求最高的一种。”
  “那,还有什么办法吗?”
  齐语兰信手拈来,说:“比如买通保安,放咱们进去,比如伪装成病人,进去精神病院,只要不是被关禁闭,你就能找到人,还有....”
  齐语兰说了很多,全部听下来,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感觉电影里面演过类似的,听起来不怎么靠谱。
  “怎么了?”见我愣神,齐语兰问我。
  我说:“齐警官,我说句冒犯的话,你说的办法我感觉都不太靠谱。”

  齐语兰点点头。说:“你说对了,是不靠谱,没人可以靠谱,八院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我获得的信息很少,但一点可知。你的朋友处境堪忧,一个年轻的女孩,被扔在一群不正常人中,你想想那是多么可怕的场景,会被同化的,你想她变成精神病吗?”
  我摇了摇头,握紧了拳头,齐语兰说的对,李依然的状况堪忧,她没有希望,只有我勉强可以成为她的一丝希望。
  就算知道有困难也要上,我不能让李依然在精神病院里慢慢绝望。
  李依然为我挺身而出。我是男人,不能怂。

  齐语兰说:“所以刻不容缓,就算难,我们也要去解决。”
  我说:“齐警官,你说的很好,我们最好什么时候行动。”
  齐语兰说:“晚上,我觉得守卫不是那么严,人是有惰性的,八院在偏僻的地方,很少出过状况,久而久之,人的警惕性会降低,这是天性问题,便是我们的机会。”
  我说:“时间呢?”
  齐语兰说:“时间你来定吧,毕竟救人需要咱们俩配合,因为这件事的特殊性,我不能走官方程序,也就是说只有我陪你去救人,先说明,有失败的可能。”
  我说:“齐警官,你给我提供这么多帮助,我已经很感激你了。”
  齐语兰笑笑说:“今天的这顿饭不算,你还欠我一顿。”
  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走。齐语兰还有其他事情要忙,看着她的车消失在街角,我收回了目光。
  齐语兰把选择的权利交给我真是太好了,我还想该怎么说呢,毕竟我想等曾茂才那边行动的当夜去救李依然,现在不用为这个问题烦恼了。

  想到李依然。我眼前似乎浮现起来她古灵精怪的脸,她变化多端,是个不折不扣小怪物,可是她的心里暗藏黑暗,因为母亲的死她至今不原谅李国明。
  我担心,在那个环境中,李依然真的会崩溃。
  站在街头,我掏出了手机,给曾茂才打电话。
  曾茂才说:“兄弟,是不是准备好了。”
  我说:“曾哥,我耽误你太多时间了,我准备好了。咱们那个计划越快实施越好。”
  曾茂才说:“等下我派人接你,我已经安排好了,今夜你等着看好戏吧。”
  跟曾茂才说话永远很轻松,因为曾茂才很尊重人,他让你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想到他是那样的身份,这种感觉更加让人沉迷。
  我尽量让自己不沉迷,我直觉曾茂才是危险的人。

  关山要倒霉了,那个我痛恨的小舅子要进监狱了,借此我能报复关珊,报复李国明,可是。我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我他妈的在搞什么?
  我不知道,没有人能知道。
  人的心情人的想法无时不刻在变化。
  我这样做,对吗?
  等待的时间里,我回了一趟家,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夜有两件大事,亲眼目睹关山倒霉,亲手解救李依然出院,精神一定要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