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将当中,只有冯异既没有见过归不归,更没有和这个老家伙打过交道。听别人将归不归的脑筋说的神乎其神,当下颇有些不以为然。看到众人都想不到什么好对策之后,当下毛遂自荐的说道:“归不归不过是当初绿林军中的一个小小幕僚,就算会一点法术又怎么样?我只知道卫青、霍去病这样的名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是用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法术得了天下的。”
  说到这里。冯异起身冲着刘秀行礼说道:“冯异不才,愿为主公试探归不归等人。探听出来意之后,再予诸公商量对策。”
  按着冯异的想法,是想装扮成地保借着记录户籍的名义混进那座大宅子里面。从这些人言谈举止的蛛丝马迹当中,探听出来这次鄗城之行的目地。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没有两句话那个老家伙便先看出来了自己的破绽。当头第一个说得就是他冯异的名字,要不是冯将军也是个人物,硬着头皮将他和刘秀身边其他三位将军的名字、籍贯写完,竟然都没有失态。
  当下对着刘秀和众将军、谋士说了刚才在归不归府上发生的事情之后。冯异对着正在沉思的武信侯刘秀说道:“主公,归不归等人来历不明。为防重蹈更始帝的覆辙,这样的异人还是少惹为妙。他主公休要于此人接触。只当不知道他们已经进到鄗城,就算归不归等人前来求见,主公只叙旧情便好,不要与他有任何瓜葛。”
  冯异说完之后,又有四五个将领、谋士劝说刘秀不要招惹这几个人。怎么说更始政权的覆灭和这几个人都有极大的关联,谁知道他们这几个人是不是受了赤眉樊崇的托付,来给刘秀添乱子的。
  虽然这些人都在劝说刘喜不要招惹归不归那几个人,不过直到天色暗了下来。也没有什么对付归不归等人的具体对策。就在此间主人冯异点上的灯烛,准备安排酒宴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人撞倒了什么东西,吃痛呼叫的声音。
  听到门外的声音之后。冯异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如果不是刘秀就在身边的话,现在他已经开口申饬外面的仆人了。
  不过这个时候刘秀却突然站了起来,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周围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纷纷起身跟在武信侯的身边,护着他走到了门口。其中一位将军在刘秀的示意下,将大门推开。就见一个小厮手里捧着一个空酒坛。一瘸一拐的正打算从这里离开。
  看到正堂的大门突然打开,小厮愣了一下之后,转身就要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刘秀突然开口说道:“你手里的酒坛哪里来的?”
  小厮认得这人就是他主人的主人,当下脸上带着怯意说道:“不是我偷酒喝……这个酒坛子就在门口,我没留神一脚踢在了上面。真的不是我偷酒喝。酒坛子是空的……”
  说话的时候,小厮将酒坛子口朝下控了控,示意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这个动作正好让刘秀看清楚了酒坛的样子。这个正是当初他第一次去拜访吴勉那次带去的酒坛。
  这种酒是更始帝祭天时的祭酒,取得更始帝先祖长沙王刘发百年前的藏酒。酒坛也是为了祭天特意烧制出来带着云朵花纹的样式,当初一共只有九十九坛,出了祭天之外都赏赐给了刘玄身边的近臣。刘秀和归不归都得了一坛,他去长安城拜见吴勉的时候特意带上了这坛酒。
  当年的祭酒酒坛能在这里出现,不是自己留在吴勉家中的那个酒坛。就是当年刘玄分赐给归不归的那坛了。不管是那一个,都是归不归再告诉刘秀:老人家我来了……
  摆了摆手退了小厮之后,刘秀微微的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众人说道:“大家各自回府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到武信侯府中汇合……”
  刘秀也没有心思再解释什么了,当下不再理会手下谋士、众将的疑惑。冲着众人摆了摆手算是告辞,在众人的护送之下离开了冯异的府上。乘坐马车回到了自己的武信侯府。
  第二天一早,刘秀洗簌之后,带着手下的文武官员步行向着吴勉、归不归的那座大宅自走去。到了街口的时候。礼乐响起。刘秀走到了门前,亲自叫门:“绿林旧友刘秀,听闻吴勉、归不归二位先生到了鄗城。刘秀特来拜见。”

  叫了半天也不见门内有人回应,刘秀随后又亲自继续叩门,别说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了,就连管家、仆人也不见出来应门。当下,刘秀身后的文武官员的脸上都露出来了不悦之色。
  敲了半天门之后,刘秀也觉得里面有些古怪。虽然吴勉的性格隔色。但是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油滑的很,怎么样也不会把他这个地头蛇凉在外面。叩门几次无人应答之后,刘秀用力一推。将大门推出来一道缝隙。
  就在大门被推动的一瞬间,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跟在刘秀身后的侍卫和武将闻到了血腥气之后,同时将自己的主公拉回来护到了身后,随后一名侍卫代替刘秀推开了大门,只见吴勉、归不归他们从长安城带过来的管家已经倒在了门前。他的脑袋被人用利刃砍了下来,身子却被烧成了焦炭。
  除了管家之外,其他的几个仆人也倒在门口。他们的死相大致相同,都是被人用利刃砍断身体之后,再大火烧成了焦炭。满地的血污却没有血气从飘散出去,看样子是有人用了什么术法,将血腥气都控制在一定府中。
  见到了这样的场面之后,外面众人都是一惊。随后。冯异带人将这座府邸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吴勉、归不归等人的踪迹。从表面来看,像是昨晚出了什么变故,吴勉、归不归他们突然狂性大发,将这些人杀死之后又将尸体焚烧成焦炭的。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仇,竟然下手这么狠辣。
  当下。刘秀从城外调来五百军士。将这座府邸团团围住,不许闲杂人等闯入。随后,又将人马撒出去,在附近郡县打听吴勉、归不归等人的下落。刘秀论起心智来,并不亚于当年的淮南王刘喜。说吴勉、归不归杀人潜逃,他听起来就好像听笑话一样。不过到底除了什么事情,从表面来看又说不清楚。
  就在刘喜等人查看吴勉、归不归他们下落的时候。他们四个已经身在距离鄗城百里之外的一座高山上,现在他们四个已经是满身的血污。吴勉和归不归还还一些,仗着自身不死的恢复能力,已经看不到身上的伤口。百无求和小任叁就惨了一点,二愣子的脸色就好像白纸一样,他的肚子被一条碎布紧紧的包裹着,里面不停有鲜血渗出来。看样子如果没有这块碎布绑着,肚子里面的内脏已经流了出来。小任叁也是满身的血污,小家伙已经昏倒,被脸色发情的归不归抱在了怀里……

  昨天地保‘马二’进府登记户籍,归不归已经便认出来这位刘秀身边的将军。戏耍他之后,便隐住身形跟在冯异的身后。蹲在门口听到了刘秀等人的话之后,用五行遁法回来取了当初刘秀留在燕劫私宅当中的酒坛回来,将门口伺候的小厮绊了一个跟头。
  日期:2016-12-1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