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生》
第481节

作者: 方大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长发售货小姐,想到卖出一块二十万的表,能提不少的成,正笑得合不拢嘴。
  让她没想到的是。关键时刻方小宇却喊了一句,“那啥,长头发的,你别忙乎了。我要这位短发妹子去开单。”
  “我?”短发妹子欣喜若狂。
  “没错!就是你。态度好的业务员,本应该业绩好。有道是和气生财嘛!”方小宇笑了笑道。

  短发妹子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长发女子的脸却像霜打的茄子一样,黑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肠子都悔青了。
  接下来,红姐又要带着方小宇去买衣服。这回方小宇拒绝了。他实在穿不惯那些西服,原因是打起架来不方便。
  再说,以前凌红美买了两套不错的一直留着舍不得穿呢!这会儿肯定不能再要了。
  “好吧!我们先去吃中饭。吃了中饭,再一起去看种植基地。”红姐朝方小宇使了个眼色道,二人便离开了金都城,不一会儿与姚茜和叶倩两位美人在金都大饭店里碰了面,一起商讨在省城建分厂和种植基地的事情。
  方小宇与三名美女正共享午餐。
  而在金都市,某处在建大桥的工地上,一场惊心动魄的巫术杀人案,即将上演。
  工地的老板秦五,朝手下的风水师钱震雷淡淡地问了一句:“午时马上就到了,一切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万事俱备,我已经和工头交待好了。只要有人一跌进桥墩内,立马将整车整车的水泥浆填入。到时工人们,会把所有的绞拌机同时开启,就算有人喊救命也听不到。你放心,这大桥今天一定可以合拢。”钱震雷得意道。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走,我们先到一边,喝酒去。”
  秦五带着钱大师,进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凉棚,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观望着桥面上工人的工作进度。
  眼看一场活人祭,即将上演,用不了多久,必定会有人坠坑而亡。二人却表现得相当的镇定,并且有些小小的激动。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精心布下的巫术,早已经被方小宇给破了。

  秦五喝得正欢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表哥,你在哪儿?我有事找你,昨晚我被一个小子给打了……”史蒂文程被方小宇修理后,耿耿于怀,他决定让秦五出面摆平。
  “什么你被人打了?是谁?……行,这事你过来再说。你放心,表哥一定会出面替你摆平。”挂了电话后,秦五气哼哼地喝起了酒。
  史蒂文程特意换了一身花格子衣服,戴上墨镜,开着宝马X6直奔工地。
  不多久,他便来到在建的大桥上。

  “咦!都十二点了。工人们都不休息呢!”
  史蒂文程一边朝前走,一边好奇地向四处打量着。
  当他走到正在填泥浆的桥墩处时,心里像是受到什么蛊惑一般,莫名其妙地想过去看看。
  “喂!小伙子,别过去。这里是施工现场,前边危险。”一名施工人员,朝史蒂文程大声喊了一句。
  “别叫了!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秦总的表弟,史蒂文程明白吗?这工地的老板是我表哥,我想看哪儿就看哪儿。滚一边去。”史蒂文程不屑地朝那名工人吼了一句。
  工人张了张嘴,一肚子的怒火,却不敢作声。
  “靠,敢和我叫。”史蒂文程冷笑一声,把戴镜摘下,探着脖子往桥墩里望了望。
  突然,他脚下一滑,失声喊了一句:“诶!诶!诶!……妈呀!救命!”
  随着一声呼喊,他整个人连同他年轻的生命一起坠入了,空洞洞的桥墩里头,这是一个尚未坑满水泥浆的桥墩,三辆绞拌车正忙着往里边倒水泥浆。
  站在远处的工头,见有人掉进了桥墩里,心中一阵狂喜,旋即便挥舞着手中的红旗,大声喊了一句,“快,填泥浆。”
  接到命令,工人们加大油门,将一车车的泥浆飞快地,往空洞的桥墩里边倾倒。
  一名工人看到有人掉进桥墩里头。他连忙挥舞着双手,大声呼喊起来。
  “快停!快停!有人掉进桥墩里去了。”

  工人的声音,被轰隆隆的机器声淹没。加上工头的干扰,他的呼喊根本就没人在意。
  此时,坠入桥墩里的史蒂文程望着,从天而降的水泥浆,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跑。
  原本他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刚爬起来,上头的水泥浆便一车一车地倾泻而下。
  “你妹啊!这里有人。喂……你们这帮王八蛋,别倒了……”
  史蒂文程大声咆哮着。
  滚滚泥浆,无情地击打在他的身上,一点一点将他的身子淹没……
  随着一阵忙碌后,空洞的桥墩被一车车泥浆给填满了。

  先前发现史蒂文程坠坑的工人,跑到工头身旁,把有人坠坑的事和他说了。
  工头装作非常震惊的样子,招呼机器停下。
  又跑去,把情况向秦五汇报了。
  秦五淡淡地看了一眼,已经填好的桥墩,心中一阵狂喜。

  他装作有些同情的样子,摇头叹惜道:“泥浆都填上了,这时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没得救。到时我多赔一点钱吧!”
  “秦总,好像掉入桥墩里的不是我们的工人。”那名目击工人朝秦五补充了一句。
  “不是我们的工人,更好,私自闯入工地,死了活该!”秦五得意地笑道:“到时就算赔钱,也要少赔一点。”
  “可是……”目击工人想说,这人是他表弟,却被秦五打断了。

  “没什么可是,不就是死个人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秦五朝目击工人吼了一句,旋即又叮嘱工头继续干活。眼看,大桥今天就可以合拢,秦五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为一个陌生人的死而难过呢!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死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表弟。
  直到一个小时后,见表弟迟迟不来,拨打史蒂文程的电话又关机。秦五心里才慌了,最后他在大桥不远处发现了表弟的车子。问了目击者才知道,死的就是他的表弟。而且还在出事地点,还找到了一只鞋子。

  知道真相的秦五,愤怒到了极点,接连扇了工头几个耳光。
  旋即,又揪住了风水师钱震雷的衣领,大声吼道:“你他妈的搞什么鬼,怎么拿我表弟去祭桥?”
  “不可能,这不可能!”钱震雷连连摇头,他甩开了秦五的手,跑到大桥一侧的廊柱上,把那张催命符摘了下来,打开一看,不由得失声叫了起来:“不好,这个催命符被人掉包了。”
  “查,给我查!查出背后的真凶。我要那个掉包的人死!”
  秦五像疯了似的咆哮着,钱震雷连连点头。
  接下来,二人便开始调查起史蒂文程的死亡来。一番询问后,秦五终于摸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得知方小宇昨天和史蒂文程发生了摩擦,并且这小子在大街上用针扎了史蒂文程的指血。
  日期:2017-06-15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