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0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归不归嘀嘀咕咕的离开了偏殿,赵萌第一次有了想死的想法。可惜这个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变成了一个奢望……
  没过多久,更始帝毙命和赵萌成了一个不死不活之人的消息便传到了樊崇的耳朵里。当时,他刚刚发现了那一屋子的黄金。虽然这些年樊崇也算是吃过见过的主,不过这么多的黄金也是第一次见过。
  樊崇在刘玄的身边是有坐探的,更别说赵萌也是他的人。这位赤眉军的首领是知道这些黄金的主人是谁,不过现在吴勉、归不归这些人明显已经舍弃了这里。那么这些黄金便是无主之物,拿来用作军饷,赤眉军的军心必定大振。到时候何愁不能一鼓作气干掉河北的刘秀?
  就在樊崇命人将这些金锭都搬到自己的大营之时,突然有小校跑来禀告更始帝刘玄已经暴毙的消息。樊崇听到之后,笑了一声说道:“死了就死了吧,人虽然不是皇帝了。看在往日同征逆贼王莽的情分上,还是按着皇帝的规格安葬。让赵萌过来吧,我要和他淡淡长沙王的事情了。”
  报信的小校迟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赵萌大人来不了,他躺在刘玄尸身的旁边,一动不能动的。有军医粗看了一边,说赵萌大人全身的骨头已经都被捏碎了,不过古怪的是赵萌大人的脉象极强,没有一点的病像……”
  全身的骨头都断了。脉象竟然没有一点病象。听了小校的话之后,樊崇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当下他急忙将手里的金锭仍回到了金锭堆里,感觉有些不对,樊崇又亲自将那块金锭捡起来,工工整整的码放的整整齐齐。
  看着这些金块都码放整齐之后,樊崇这才把已经出了大门的军士又都叫了回来。将他们把所有的金锭都重新摆好。随后将这件库房贴上麻纸的封条。随后又派兵在这里看守,还特意嘱咐一旦有白头发的人要进库房,前往不要阻拦……
  于此同时。还是燕劫当初的私宅里面,吴勉和刘喜、孙小川三个白头发的男人坐在房间里面。孙小川有些心神不宁的时不时看一眼皇宫的方向,而吴勉和刘喜两个人好像没事人一样,一个在翻看着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竹简。另外一个在把玩着桌子上面的毛笔,看着笔头浸在水盆里面各种样子。

  就在孙小川坐立不安的时候,老家伙归不归突然出现在屋子里面。随后。刘喜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将毛笔重新放到笔架上面。而吴勉只是看了老家伙一眼,随后又将他的目光转移到了手里的书简上面。
  “老神仙。您老人家总算是回来了。”看到归不归出现之后,最欣喜的一个就是孙小川了。他将身边的一个坐垫恭恭敬敬的放在了老家伙的脚下,看着老家伙坐下之后,他这才陪着笑脸说道:“怎么样?宫里面的黄金都藏好了没有?咱们当初在洛阳的时候,可是说好的,不管有什么好处都是分三份。您老人家两份,我和我们家殿下一份的。这个已经是偏着来的,您不会后悔都占了吧?”
  “放心,一两金子都不会少你的。”归不归冲着孙小川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在长安城里面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适合藏这么多黄金的。转来转去,干脆还是把那批黄金藏在皇宫里……”
  “还藏在皇宫里面?”孙小川听到之后,直接站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还不如说直接便宜了赤眉军,老祖宗,那么多的黄金谁看见不眼红?完了……辛辛苦苦忙了一年多,结果您直接就便宜别人了。你说我这是为谁幸苦为谁忙……”
  “跟命比起来,黄金也没有那么重要了。”归不归被孙小川磨的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就算再借给樊崇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动那些黄金一分一毫。”

  “刘玄——已经故去了吗?”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刘喜开口继续说道:“我问的可能多余了,是赵萌下的手吗?不归先生应该已经替刘玄料理后事了吧?”
  “不愧是当年的淮南王”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赵萌妇女的确是赤眉军的细作,不过赵萌也得了报应。他活的越旧遭的罪也就越多。”
  “多谢不归先生。”刘喜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刘玄也好,刘秀也好。就连赤眉军保的刘盆子也好,都是我高祖皇帝传下来的血脉。想不到王莽新朝崩塌之后。倒是汉家的骨肉自己先打起来了……”
  刘喜的表情有些黯然,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不过话到嘴边的时候,又摇了摇头。还是将这几句话又咽了回去。

  “老家伙,这么说来,你的圣修王这就算是到头了。老子的王太子也没戏了,是吧?”这时候,房间门被打开,守在门口的百无求听到了几个人的谈话,忍不住进来说道:“老家伙,你的过足了诸侯王的瘾了,老子呢?老子的王太子离你的圣修王就差那么一点了。哪天你蹬了腿。老子就是圣修王了……”
  “皇帝都没有了,他封的圣修王又有什么用?”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自己这便宜儿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那么喜欢做诸侯王的话,老人家我就封你一个无求王,殿下,你和任叁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老子哪有什么东西,都是你三哥的。”百无求蹬着眼睛说道:“其实吧,老子看那个刘玄也不错。能下旨意让老子不用讲礼的。这么懂事的皇帝上哪去找?”
  “就是太懂事了,这个皇帝才当不下去的。”没等归不归说话,刘喜微笑着回答了百无求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刘玄只有夺天下之运,却没有治天下之德。这样充其量也是一世之君,他在位久了,并不是天下百姓之福。”
  “管他是福也好,是祸也罢,更始帝已经过去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下面就要看后面的人了,我们给广仁充当棋子已经够久了,后面的就让这位大方师去头疼吧。建世帝刘盆子……刘秀……”
  几个时辰之后,换上了礼服的樊崇带领着赤眉军的将领十几人,来到了燕劫的私宅门口。发现大门虚掩,叩门之后半晌无人应答,樊崇便带着众人推门进去。
  这座私宅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围着这里转了一圈之后,发现厨下的灶膛还是热的。虽然这些人走了没有多久,不过樊崇明白,想要再追到他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看着当初吴勉所住的房间。樊崇显得有些落寞,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不是刘玄。也不是赤眉军。那你门挑选的是谁呢……”
  樊崇不知道的是,他在这里感慨着抓不住几个活神仙心思的时候。藏在皇宫里面的黄金已经凭空消失了三之一,库房大门上面还是贴着黄麻纸的封条。站在门口的赤眉军也没有发现意思异样的情况。
  七八天之后。六架马车的车队进入了河北鄗城。除了第一架马车上面坐着的老少四人之外,剩下五架马车上面摆放的都是金玉细软。除了两块十斤的金锭之外,就是一些珍贵的珠玉之物。
  日期:2016-12-1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