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6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嗳,好!”
  苗小惠装上钱,怯弱弱的说其他几个人都已经到夕月酒楼去了,请夏文博也过去吃饭。
  夏文博正要走,万子昌敲门走进了进来。
  “文博,这是要出去!”
  “是啊,他们几个闹着要聚一下,我们一起去吧!”
  “嗯,我就不去了,我一去啊,场面就冷淡了,改天我单独请你,这会我......”
  万子昌说到这里,看看还没有离开的苗小惠,便停住的话头。
  苗小惠忙说:“那我先过去了,你们两位领导也早点过去啊。”说完她离开了。
  夏文博看万子昌的样子,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就忙让坐,倒茶。
  坐在沙发上,万子昌沉思着说:“文博啊,你这一走,我真的有点舍不得,也有点麻烦了!”
  夏文博放下水杯,一笑说:“不会是不想让我走吧!”
  “哪里啊,你走不走我也不能决定,要是我能决定,我当然不会让你走,现在的问题是,你这一走,东岭乡恐怕又要起风波了。”
  万子昌的话其实夏文博也曾经思考过,他明白万子昌的担忧,不错,自己的离开肯定会让东岭乡出现一个权力真空,会让刚刚平静下来的东岭乡又风起云涌,而且,谁来接替自己,对万子昌而言,是极具风险的,来一个强手,万子昌未必压得住,来一个弱的,工作上的事情又全要压在万子昌的肩上,他很难在平稳的把持住东岭乡的未来了。
  “万书记,情况也未必像你想的那样,呵呵,你是吉人自有天相。”面对这样的局面,夏文博也是无能为力,他只好安慰一下万子昌。
  万子昌摆摆手:“我算什么吉人啊,我走到这一步多不容易,我真心想把东岭乡建设好,为群众谋福利,可是,瞅一瞅眼前的乡政府,谁也难以接任你的位置,张大川就不说,那是个满身坏水的家伙,徐副乡长过于圆滑,成事不足,李修凡只懂技术,不通政务,还有......哎,我都愁死了!”

  夏文博心中也不希望随着自己的离开,东岭乡刚刚好转的局面就被破坏,他默默的点上了一支烟,沉吟片刻说:“万书记,你觉得汪翠兰怎么样?”
  “汪翠兰?她到是这副职里面比较能干,能独当一面的人,可惜她也要离开。”
  “你觉得我们有没有可能给她做做工作,让她留下来做乡长,给你搭班子!”
  “这......难度很高啊,她一直闹着想回城,这次还被提升一下,相比于东岭乡的这个乡长,我觉得她更原意回城做妇联的主任!”
  夏文博想想也是,但他还是想要试探一下汪翠兰的想法,毕竟夏文博和万子昌都认为,东岭乡最适合的乡长,那就是汪翠兰了,不管这女人生活上有什么毛病,但敢管,敢干,能震的住人,这才是重要的。
  当夏文博到了夕月酒楼的时候,包间里已经坐满了人,除了万子昌和张大川之外,其他干部差不多都来了,正吵吵着说夏文博迟到了,一会多罚几杯酒。
  “谁在背后搞煽动呢,我这不是来了吗!”
  夏文博一现身,包间里的人都轰然站起,徐副乡长一把拉住了夏文博的胳膊,说:“哎呀,大家都等的不行了,你和万书记咋就聊上了,快上座,上座!”

  夏文博也不客气,坐上了正对包间门口的上座,左面是徐副乡长,右面是汪翠兰,挨个还有李修凡等人,挤了满满的十一二个人,大家寒暄几句,相互攻击一阵,柳儿亲自带着服务员把酒菜送到了包间。
  夏文博打眼一看柳儿,觉得人比过去精神了许多,脸色也红润细腻,细小的琼鼻如汉白玉石雕刻而成,晶莹剔透。薄薄的嘴唇呈现出一种淡淡地玫瑰红,让人忍不住想去采撷它的美丽。尖细的下巴把一张脸衬托得棱角分明,个性十足,她一副笑笑吟吟的样子,用大大的眼睛看着夏文博。
  “柳儿,我杜大哥呢,叫过来一起喝酒!”
  “他啊,上午到县城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徐副乡长一笑,说:“柳儿,你那个杜大哥我看人很不错,你们是不是住一起了,哎呀,非法同丨居丨可是要罚款的!”
  大家都笑起来,笑的柳儿也笑脸红红的,唾了徐副乡长一口,说:“就你啥事都要管,我们是不是同丨居丨,有你什么事!”
  大家在开玩笑,夏文博却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想法,他心里知道,杜军毅对柳儿还是有些喜欢的,至于柳儿,从最近她的气色,表情来看,她对杜军毅也是很满意的,但是,怎么才能让杜军毅放下心中的顾虑,好好的和柳儿过生活呢,夏文博觉得,自己还是要抽时间多和杜军毅聊聊。
  柳儿安顿好了,又给夏文博敬了一杯酒,说是祝贺他高升。
  又人喊着让他们和交杯酒,被夏文博骂了回去,他恭恭敬敬的接过了柳儿递来的酒杯,很郑重的喝干了,在他的心中,已经吧柳儿看成了杜军毅的妻子,自己把杜军毅叫大哥,这柳儿以后便是自己的嫂子了,马虎不得,也不能在随便调笑了。
  大家见夏文博喝的郑重,也都慢慢的不敢拿柳儿来开玩笑,连汪翠兰也低下头,回避开柳儿的眼,过去她给柳儿使了太多的绊子,一直都很讨厌这个女人,可是,自己将要离开东岭乡了,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由的生出了一份留恋和不舍,回头想想,人家柳儿也没惹着自己什么,都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女人嫉妒心在作怪。
  “好,那你们慢慢喝着,有什么需要,喊一声就成!”

  柳儿要离开了,夏文博忙站起来,和柳儿说了一句道别的话。
  徐副乡长有些纳闷,等柳儿一走,问夏文博:“夏乡长,看你样子对柳儿很有点不舍,不过我可是听她的伙计说,这柳儿好像爱上那个杜军毅了!”
  “不错,正是因为她爱上了杜大哥,我才更加尊重她,你们也许不知道,杜大哥和我是过命的交情,希望以后你们还能经常照顾一下他们!”
  “啊,不会吧,你早就认识杜军毅!”
  很多人到现在才知道夏文博和杜军毅的关系,过去就看夏文博经常来柳儿这里吃饭喝茶,还以为夏文博是看上了柳儿,现在都恍然大悟。
  徐副乡长忙道歉说:“夏乡长,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个事情,刚才我玩笑开的有点不合时宜,请夏乡长谅解!”
  “开玩笑是开玩笑,这没什么谅解的话,要说起来,这个汪翠兰同志啊,过去可是没少给柳儿找麻烦,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汪翠兰有点尴尬的笑笑,说:“夏乡长,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都不好意思了。”
  有人接上话:“哎呦,能让汪乡长不好意思那真是太难了,除非你是处男!”
  哄!大家又笑起来,汪翠兰一茶杯的水泼在了那人的身上,骂了他个狗血喷头,大家笑的更欢实了。
  等笑过之后,酒宴正式开始,夏文博按照常规,自然要讲上几句话了,无非是感谢大家的热情,以后一起努力什么什么的,然后,狂欢开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