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9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笑了,说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只是去拿一样东西而已。
  我说你确定我们不用跑去武当山人家后院里面偷东西,又或者跟那土夫子一样,跑人家地宫里面去刨坑盗墓?
  屈胖三说你放心,我们不去武当山。
  我说那去哪儿?
  屈胖三嘿嘿一笑,故作神秘地说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他这话儿说得我特别心虚,不过开玩笑是归开玩笑,他既然叫了我,我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当下也是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与屈胖三一同下山。
  离开之前,杂毛小道召集了茅山宗所有在家的长老聚在一块儿,一来是给我送行,二来商讨当今局势。
  现如今朝堂之上,龙脉勋贵派与元老派斗争激烈,日益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甚至还出现过几起斗殴和伤人事件,尽管都被及时处理了,但双方的争斗也近乎于一触即发的状态,有人分析,说这架势有点儿像是明末阉党与东林党那样激烈的斗争,而且没多久,中立的派别很有可能会卷进来。
  对于这件事情,杂毛小道作为茅山宗的掌舵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判断和态度。
  我虽然是茅山宗的外门长老,但是对于这里面的蹊跷知晓得不多,也只是在旁边听着别人的分析,带着耳朵,尽量地不发言。
  而经过一阵激烈的讨论之后,杂毛小道这边做出了一个初步的决断。
  介于我们之前一直以来的立场,在矛盾真的深化到不可协调的情况时,茅山宗这边应该会软站边元老派。
  事实上,无论是王红旗,还是许映愚,以及后面的这几位大佬,跟我们的关系都还不错。
  反倒是龙脉勋贵派这帮人,跟我们一直都是关系交恶的。
  这里面除了王明的原因之外,更多的,还是这帮人的处事理念,跟我们相差得还是太远了。
  这帮人不理智,也不成熟,而且据京都孤狼那边传来的消息,说那帮人里面,有一部分人很有可能跟境外势力相交过密。
  这才是我们最为忌惮的。
  然而从当前的局势上来看,元老派因为把持几个有关部门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引起了朝堂上多方势力的忌惮,在上意之中,天然就会被打压,未必能够笑得到最好。
  毕竟龙脉勋贵派之所以能够起来,就是上面扶持的结果。
  当然,在此刻这样危机时刻,贸然的内斗,对于谁都没有好处,对茅山也是一样。
  从内心来说,我们还是希望双方能够以和为贵,上面也能够帮忙调解的。
  听了一脑门官司的我和屈胖三在下午的时候,离开了茅山宗,然后帮着杂毛小道和萧家小姑带了家信,前往搬过家、离开句容天王镇的萧家,一是带信,二来则是看望陆左的父母,也是我的堂伯和婶子。

  萧老爷子这几年来处于隐退状态,所以待客的则是萧家三叔。
  至于与我比较熟悉的五哥,则又跟着一帮人去西北边疆探险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相比其他人,他现在过得最潇洒。
  在萧家的新宅住了一夜,与萧三叔聊天,又看过了陆左的父母之后,我们次日离开。
  这儿比较偏僻,所以路上花的时间也比较多,我们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方才赶到金陵这儿,这时我方才得知屈胖三的目的地,居然是豫南的嵩山。
  我们这一次,要去的,是闻名天下的少林寺。
  当然,与少林寺的鼎鼎大名所不相符的,是它在当今江湖上的地位,并没有人们认为的那般崇高,事实上,它不但比不了近在咫尺的洛阳老城白马寺,就连佛门四大圣地金五台、银普陀、铜峨眉、铁九华这四处道场都不如。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武当都没落了,少林寺,也算不得多么厉害。
  不过它在现如今的江湖格局之中占不到重要板块,并不代表少林寺就不是修行界的其中一员,事实上,这座北魏孝文帝为了安置他所敬仰的印度高僧跋陀尊者而特地设立的寺院,是世界著名的佛教寺院,也是汉传佛教的禅宗祖庭,在我国的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刹”。

  有无数的影视剧和书籍对其都有记载,这里就不多加描述。
  我有点儿担心,没事儿跑到那少林寺之中去,会不会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屈胖三拍着胸脯跟我表示,说没事儿的。
  这一来我们去的地方,别人都不知道,咱就是去逛一逛,拿了东西就走,再一个,当今的少林寺,还真的没有多少厉害的高手在,未必还真指望那位可能暗地里结了婚,又开着豪车住着豪宅的CEO来逮我们?
  放心了,没事儿的。
  我给他一通拍胸脯,没办法,只有点头,临了还警告他,说别在这儿乱造谣,人调查组已经查清楚了,什么结了婚,私生子,都是假的,那所谓的私生子,不过是收养的弃婴,所谓的豪车豪宅,也都只是误会而已……

  屈胖三不置可否,淡淡微笑,说行吧,你乐意听,高兴就好。
  我们用茅山提供的备用身份买了前往豫南商都的高铁票,不过是次日,所以当天就在金陵高铁站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干了一天路,刚刚在酒店房间落下了脚,屈胖三就嚷嚷着让我带他去外面整顿好吃的,犒劳一下五脏庙。
  这家伙是个吃货,我也没办法,当下也是收拾了一下,又刻意弄了一下外貌,修饰了一下,这才出发。

  因为赶路太累了,所以就没有怎么找,直接在附近一家海底捞就餐。
  屈胖三对于这种热辣辣的火锅十分没有抵抗力,也不管吃得完吃不完,点了一大堆,弄得人服务员都不得不好心提醒,说如果就只有两位的话,不建议您点这么多。
  屈胖三却不管,又加了一大堆澳洲牛肉,然后指着我,说没事儿,他能吃。
  得……

  明明是他能吃,这口锅却偏偏盖在了我的头上来。
  不过我也是日常背锅,都习惯了,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对服务员说道:“你下单吧,我们吃不完的话,打包走。”
  服务员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妹子,礼貌地点了点头,说好。
  吃火锅,没有什么可说的,屈胖三这家伙食量惊人,我都有点儿汗颜,又怕吓到别人,低着头吃饭,也不敢多言,而没一会儿,屈胖三又叫我去帮他拿自助水果,说要吃西瓜和圣女果,我无奈,谁叫他是大爷,于是就跑过去,拿了一碟水果,正准备离开,突然间听到有个小女孩儿在喊妈妈。
  一开始我并不注意,结果走了两步,总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瞧见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黄菲?

  我与正在带着女儿小蝶的黄菲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照面,目光交汇了一下,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被那女人给认出来没有,有点儿慌张地回头离开。
  往回走的时候,我感觉后背有人在盯着我,很显然,黄菲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我转过一道墙,回到了我们的桌子前来,屈胖三瞧见我,说怎么这么久才过来,把碟子拿来,我尝一尝这儿的西瓜。
  日期:2017-04-1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