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8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什么?楚天齐?听错了,听漏了,还是说错了?刚才人们还在思虑“绝大多数”的具体涵义,却不料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都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或别人的嘴巴出了问题。
  管丽堃的声音已然响起:“袁主任之所以要点出楚天齐同志,主要是缘于一次举报,缘于对举报的调查结果。事情是这样的:五月十二日,市纪检委接到一份举报,里面有优盘还有文字材料,举报楚天齐同志利用弟弟婚礼大肆收受礼金。在文字材料中,举报者自称知情人,对楚天齐弟弟楚礼瑞的收礼情况进行了描述;优盘中是一份录音,录音内容是一名上礼金者与楚礼瑞的对话。
  本着对楚天齐同志爱护,本着对举报者负责的态度,市纪委立刻派我带着五名同志,调查了解此事。我们首先同时调查了三件事情:到了楚天齐同志的家乡玉赤县,到举办酒店调取了婚礼当日的监控录像;到银行调取了楚天齐同志的银行卡、存折进帐纪录;按举报材料上电话联系所谓的知情人。对三件事情的调查结果是,录像未发现楚天齐同志有收受礼金行为,楚天齐同志卡、折近两月只有工资进帐,举报材料上联系电话停机。

  紧接着,五月十七日,我们直接找到楚天齐同志,核实录音中一万礼金的事情;同时,另两名同志拿到了楚礼瑞的结婚礼帐。经过调查核实,举报与事实完全不符,完全是诬告。上礼者与所谓的知情人是同一人,是一名曾经被楚天齐同志制服过的犯罪分子,这次是栽脏陷害。实际情况是……”
  台下众人都被管丽堃的“故事”吸引了,都想知道楚天齐怎么会“吐”出到嘴的肥肉,都想知道他是怎么吐的。
  而做为故事中的主人公,楚天齐却在心中大念“好险,好险”,往事依次涌进脑海:
  时间回拨。
  五月一日婚礼当天,楚天齐又是陪新亲,又是陪贺喜宾朋,还陪帮忙的亲朋好友,一天喝了四场酒,尽管他酒量大,但也喝的晕晕乎乎。当天晚上回到柳林堡家里时,倒头便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
  五月二日一整天,楚天齐头都有点疼,直到吃完晚饭后,才舒服了一些。

  五月三日中午,柳林堡村书记柳大年请客,楚天齐盛情难却,便去了;谁知中途来了好多其他村村干部,和楚天齐都认识,都埋怨楚天齐没有通知参加婚礼,为了拒绝这些人后补礼金,楚天齐便以陪着喝酒婉拒,结果又喝了个头昏脑胀。
  五月四日早晨,楚天齐起床后,觉得头脑彻底清醒了。
  上午十点多,楚礼瑞带着新媳妇杨梅,由县城回到家中。
  进门后,杨梅和婆婆、公公说话去了。楚礼瑞则把哥哥叫到了另一个房间。
  “什么事?”楚天齐不明就理。
  “哥,给你。”说着,楚礼瑞把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楚天齐没有接,而是直接问:“这是什么?怎么回事?”
  “哥,是一万块钱,是这么回事。”楚礼瑞讲起了事情经过。
  原来,五月一日婚礼当天,楚礼瑞刚在宴会中厅敬完酒,正准备坐下吃饭。服务员进来告诉他,厅门口有人找。楚礼瑞赶忙到了门口,一个头戴大沿凉帽的男子上前打招呼。此男子自称是楚市长朋友,特来贺喜,说着,把一个信封递了过来。哥哥曾叮嘱过自己,一定不能收不明不白的礼金,便坚决推却。男子又说,刚才进来时正好遇到楚市长,楚市长让把这钱给你,否则我也不认识你呀。楚礼瑞确实看见大哥刚刚出去,正疑惑对方所言是虚是实,男子趁势把钱放进对方西服外兜,快速钻进了正好打开的电梯。

  正这时,同学又来拉着楚礼瑞喝酒,一直喝到酩酊大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身处新房之中,新娘正冲着他瞪眼呢。当天楚礼瑞把西服上吐的一塌糊涂,杨梅就把那件西服装进食品袋,放到了杂物间;楚礼瑞五月一日醉的一塌糊涂,五月二日在县城招待同学,五月三日到岳父家回门,早忘了衣服里钱的事。直到今天早上准备简单处理一下,再拿出去干洗时,才发现了里面的钱,楚礼瑞也才想起了钱的来历。夫妻俩一商量,觉得事情很大,决定回柳林堡找大哥处理。

  听楚礼瑞说完,楚天齐气的真想给弟弟两巴掌,要不是家里有弟妹,最起码他要把弟弟骂个狗血喷头。
  意识到事情不简单,楚天齐经过快速思考后,决定向程爱国报告此事,可程爱国电话却不通。其实,程爱国当时正好手机没电,仅关机十多分钟,楚天齐见到程爱国后才知。于是,他电话叫来厉剑,当天就赶到了定野市程爱国家里。程爱国听说事情经过后,也意识到事有蹊跷,经过简单思考,便给楚天齐支招,让他把钱上交到相关部门。程爱国没让他交到定野市纪委,而是让他交到省纪委,并提前电话联系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巩义珠。当晚,楚天齐住到了定野。

  五月五日,一大早从定野出发,九点以前,楚天齐便赶到了省纪委,见到了专门等候的巩义珠。等候的不止巩义珠,还有两名下属,这两名下属,一人收取了现金,一人出具了一万元的收款收据。楚天齐这才大放宽心,找云翔宇、于涛玩了两天,于五月七日下午回到了成康市。
  五月十七日,市纪委管丽堃等人来调查时,楚天齐被叫到了市委书记薛涛的办公室。看到纪委同志,楚天齐就猜出了事情大概,尽管心中没鬼,尽管钱款处置符合规定,但也不免略有紧张。没办法,绝大多数人都这样,楚天齐也不能处处免俗。
  听管丽堃说明来意后,楚天齐简单讲述了事情经过;并在定野市纪委两名同志以及成康市纪委书记姚宗旺共同监督下,回到办公室,拿出省纪委出具的收据,供其拍照取证,然后又一同回到薛涛办公室。看过相关证据,履行完相关手续后,要求薛涛、姚宗旺、楚天齐要保密,管丽堃等人离开了成康市。
  离开书记办公室,回到自己屋子,楚天齐就接到了楚礼瑞打来的电话,说是礼帐被纪委拍照了。不多时,又接到了要文武等人的信息。

  当时坐在办公室,楚天齐暗道“好险,好险”,还好自己坚决不多收皮丹阳等人的礼金,当时还惹的众人不高兴,埋怨自己太教条;还好弟弟再次发现那个信封不太晚;还好弟弟及时向自己告之此事;还好自己向程部长请教;还好……
  “哗”,一阵掌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原来管丽堃刚刚介绍完情况。
  待掌声停歇,袁犀梁又讲说起来:“无论是巩主任的先行汇报,还是定野市的调查结果,都证实楚天齐同志做的非常好,在弟弟婚礼一事上没有任何违规违纪行为。本着对同志高度负责的态度,市纪委主管领导又指示,整理这一年有关特别关注材料,对楚天齐同志进行综合认定。认定的结果是,楚天齐同志是清清白白、廉洁奉公的党员干部。”
  听到这里,楚天齐暗骂了句脏话:我*,竟然还有这种事,那个纪委主管领导是真的特别信任我,还是想整出事来呀?
  日期:2017-11-19 09: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