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8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穿上跑步运动衣,便出了门。这个时间,齐语兰会在小区后边的公园跑步,我要求一个偶遇,不经意的提起这件事,引起她的兴趣,如果她真的那么在意我,她肯定主动提出帮我。
  我到了公园,外边的天气不太好,有些雾霾,不知道齐语兰会不会出来,小步的跑着,我没敢太快,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跑了两圈,我都没看到齐语兰,不过不死心,因为要救小美女,这个念头很坚定,人也变得坚持起来。
  站在路口等了大概十分钟,还是没见到齐语兰的踪迹,我有些失望,觉得齐语兰今天不会来了。
  可人生就是处处充满惊喜,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齐语兰穿着荧光绿色的上衣。黑色的跑步裤加黑色的短裤,脚踏浅绿色的跑鞋跑了过来。
  我对她挥挥手,说:“好巧啊!齐警官。”
  齐语兰对我笑笑,说:“董宁,好巧啊!你有话跟我说吗?”

  本来我想循序渐进慢慢引导话题,结果没想到齐语兰上来第一句话便破了我的功。
  事情肯定都不会如想象那般顺利,或多或少都有变化的,现在,我固守之前的策略已经不合适了,我决定主动出击。
  我说:“齐警官,你真的好眼力,知道我有话要说。”
  齐语兰停了下来。运动衣很贴身,显得她身材棒极了,不仅仅美还充满力量。
  齐语兰指了指自己眼睛,说:“早就跟你说过,我是丨警丨察,眼睛毒着呢。你站在那里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便知道你有话要说,来,咱们边走边说。”
  往前走了几步,我说:“齐警官,我现在不知道找谁帮忙了,只能求助你了。”
  这样说是营造一种信任感,没有人可以,只有你可以,这样一说,很有可能成功。

  齐语兰笑笑,说:“董宁。咱们也算熟人了,有什么你就说,我能帮忙一定帮。”
  我说:“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她被她爸关进了精神病院,我想救她出来。可不知道她被关在哪个精神病院里。”
  齐语兰说:“你知道她的身份信息吗?这种情况最好报警。”
  我苦笑了一下,说:“她爸就是丨警丨察,你也认识,李国明。”
  齐语兰说:“原来李国明的女儿是你朋友,你知道因为什么被关到精神病院里吗?”
  我说:“她跟她爸不和,我跟李国明也不和,她又跟我来往,所以激怒了李国明。”
  齐语兰点了点头,说:“我了解了,这样,董宁,你不要着急。我回去了解一下情况,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我说:“那给你添麻烦了,齐警官,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就是希望不要让李国明知道,其实我也知道这事很难。救不出来的话,起码让我跟她见一面也行。”
  齐语兰说:“放心,如果情况真的如你所说,咱们一定能救她出来。”
  我说:“那太感谢了。”
  齐语兰说:“先别急着感谢,你朋友的名字给我。”
  我说:“李依然。”
  齐语兰点点头,说:“我记下来了。”
  事情还不错,进展的很顺利,齐语兰答应帮忙,我们便一起回去,添了麻烦又害得齐语兰没跑成步,我说请齐语兰吃饭,齐语兰说不急。先把李依然救出来再说,到时候一定吃我一次大餐,我笑着说好没问题。
  回了家,困意上涌,我上床睡了,这一觉睡到了中午,我点了份外卖,吃完之后,我思考起来,齐语兰那边给我消息之后,我便要联系曾茂才,安排关山酒吧之事,看完那一出戏,我要马上赶到精神病院,试着联系上小美女,晚上,可能消息传递的不是很及时,白天会让我很被动。

  这样,便需要时间安排的合理,并且要有交通工具,我需要租一辆车,没有问题不会掉链子的车。
  我在心里盘算着,这两件事情需要准备的事宜,有什么工具是要带的,这一点要等齐语兰给我消息,确定李依然在哪家精神病院之后,我才能准备,除此之外,必要的伪装也需要,还有精神病院的地图。
  计划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如果遇到变化,我该怎么面对,也需要做一个预案。
  我心里清楚,我所做的肯定不靠谱。
  跟临海集团谈合作的时候,白子惠便准备充分,结果来人王承泽直接另辟蹊径,让人招架不住。
  但没办法,我必须要这样做,只有这样,我才有希望和信心去救小美女。

  转眼,便六点多了,我想了整整一下午,准备的方案也写了十几页,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伸了个大懒腰。
  手机响了,关珊的来电。
  我想起昨天晚上她说的话,让我回家陪她吃饭,真是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说实话,我不想回那个家,曾经的家,因为让我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电话依旧响个不停,我接了起来,“老公,你怎么还不回来吃晚饭。”
  我说:“你烦不烦!”

  电话那边没声了,很快,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儿子,姗姗把饭都做好了,就等你回来了,我和你爸刚下火车,都饿了,你快一点。”
  我突然想起关珊昨天的话。
  “明天,你一定会回来的,相信我。”
  我拿着电话,手有点抖,我说:“妈,我马上就回去,你先把电话给关珊。”
  电话又到了关珊手里,她笑着说:“董宁,等会菜都凉了,我就先让爸妈吃了。”
  我小声说:“关珊,你搞什么鬼?”
  关珊从来没让我父母过来住过,现在我父母出现在家里,关珊一定做了一些事,并且还让我父母没有告诉我。
  对此。我很气愤。
  不声不响做了这些事的关珊到底想干什么?
  关珊笑着说:“老公,你快点回来吧,不说了。”
  这女人竟然把我电话挂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给我妈打了过去,我妈接起电话说:“儿子,别打电话了,快点回来吧。”
  说完又挂了。
  我坐在沙发上生了两分钟闷气,然后下了楼,往家赶去,我不能不回,我爸和我妈都在,关珊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没办法,这招高明,我服,我真他妈的服。
  到了家,我还有家里的钥匙,在门口犹豫了十秒钟,我那颗狂乱的心才安稳下来,房门后传来了笑声,我打开门,关珊笑着对我说:“老公,你回来啦,快洗手吃饭吧。”
  我脱下鞋子,目光扫了一圈,一切都没变啊!
  可是,心里的伤痕还在,我还记得地板上的发现,痛彻心扉。

  走进了屋,我说:“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我妈笑着说:“姗姗说你们正在要孩子,我们便过来看看,在这边住几天。”
  我说:“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爸说:“姗姗说给你一个惊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