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9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我们的这种情况,一脸求知欲的朵朵和包子大为失望,不过她俩告诉我们,我们沉睡,已经有了一个多月,姑姑都急死了,让我们赶紧出去,与姑姑见面,至少也要报个平安。
  我们不再停留,跟着离开了闭关崖。
  重回茅山前院,传功长老的草庐之中,屈胖三陪着两个小女孩儿有模有样地去菜园摘菜,而萧家小姑则给我们冲茶提神。
  大家盘腿坐在一个简陋但还算雅致的茶亭之中,一边喝茶,一边闲聊,我却突然间发现,这个时候聊起天罗秘境之中的一切,居然畅通无阻。

  难道萧家小姑去过天罗秘境?
  杂毛小道也发现了这一点,忍不住地问起,萧家小姑摇头,说天罗秘境我没有去过,但去过深渊附近。
  她之前突然消失,的确是去了某个地方,后来找到回返而来的路,这我们都是知晓的,却不知道这里面跟那天罗秘境,又有何等的联系。
  萧家小姑泡的茶很香,有一种脱尘之气,而她的言语也让人舒服,寥寥几句,让人听得豁然开朗。
  她告诉我们,深渊并非一片虚无,而是一层又一层环境极为恶劣的空间,那里或者遍地熔浆,或者充满毒气,或者时不时就地震、火山喷发,又或者满地沼泽,毒虫遍布,人在其中,很难生存,然而越是如此,越容易诞生强横的生命,而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便是深渊魔王。
  她去过深渊,也去过别处,也听说过众神角斗场的故事,那里是每一个没有成为深渊魔王的强横生命,为之向往的地方。
  因为只有能够从众神角斗场走出来的强横生命,方才能够有成为深渊魔王的资格。
  聊过了天罗秘境,萧家小姑从房间里搬出了厚厚的一沓资料来。
  这里是上次从长白山天池寨边境洞穴之中,摘抄的那些图录拓本,最终解析出来的所有资料,这些东西是她拜托之前工作的华东神学院同事,找国内各个大学各领域的学术带头人帮忙破译的,因为处于领域的不同,所以这些人的破译方向都不一样,但总体上的成果却很是显著。
  萧家小姑从其中一堆书里,抽出了一本小册子来,拿给了杂毛小道,说这是燕京大学数学系里“向量代数与空间解析几何”领域泰山北斗方正良教授的一点解读,我用修行的路数标注了出来,你先看看,是否对你境界的提升有帮助。
  杂毛小道点头,接过来,翻看了一下,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总共十来页,他却看了差不多一刻多钟,这对于一目十行的修行者来说,着实是有一些缓慢。
  我有些好奇,探头过去看,结果瞧见一大堆的公式解释,莫名感觉回到了上学时老师讲到超纲内容的悲催岁月里去,有点儿头晕眼花,最终还是放弃了。
  我这边看不下去,杂毛小道却读得酣畅淋漓,当最后一页看完,激动地说道:“天啊,太不可思议了。”
  萧家小姑说有帮助么?
  杂毛小道点头,说有,先前我在天罗秘境之中,得到君宝真人当年悟道之时的一点灵光,对于如何成就地仙果位,心中已有计较,而你给的这本解析里面,却是用逻辑的手段,将那种难以描述的领悟,用最基本的办法一点一点解析出来,虽然看这还是有一些玄虚,但我却已经掌握了大致的方向了。
  真的可行?

  我有点儿愣了,问杂毛小道接过来看,对于我,杂毛小道倒是不吝啬,交到了我的手上来。
  结果我瞧了一会儿,差点儿没有把自己看睡着。
  瞧见我眼神飘忽,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你还没有走到这一步,自然没有什么共鸣,不过等到你真正抵达到某种境界了,再来看的话,就是另外的一方情况了。
  说罢,他有些感慨,说王明的那个老弟,还真的是个天才啊,只可惜,英年早逝……
  萧家小姑也点头,说对,我这些东西,是掰碎了,分散着拿出去的,结果有识货的专家,对于弄出这东西来的人很是称赞,说是百年难遇的天才……
  检验过最新的破译成果之后,又说起了当前的江湖状况来。
  自从龙虎山遇袭之后,在张天师的操作之下,天下震动,连一直反应迟钝的上层都有点儿坐不住了,之前的态度,还是放任下面的争斗,让江湖人狗咬狗,一嘴毛,他们好来个渔翁得利,结果现如今龙虎山的影响力太大了,许多的子弟都在朝堂的各部门之中,而涉事者又多是境外人物,这使得很多身居高位的大佬产生了危机感。
  就连主持大局的那一位,都在一天内,找民顾委的高级智囊咨询了好几次,问对社会稳定是否有影响。
  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从上到下,都发挥了极为高效的运转,许多潜伏在神州内部的不良目的者都给清理出来,该遣送回国的遣送,有作案前科的,直接关押了去。

  一时间风云变色,各个涉事国家吵开了锅,而与此同时,在国家经济的另外一个层面,那帮人也下了手。
  出身于石匠兄弟会的三十三国王团,对于金融这事儿,最是在行,在继之前的大股灾之后,又连续出手,因为有着国内部分黑心财阀的配合,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兴风作浪,务必要打击朝堂资本,让上面在这一层面上屈服,另外又在多个领域上使绊子,甚至通过大规模收购粮油等农业公司,从转基因农作物产品,进行计划。
  大浪过后,暗流潜涌,山雨欲来风满楼,别看现在的江湖好像风平浪静,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时间节点,就会陡然爆发。
  聊到一半,符钧来访。
  帮杂毛小道代理茅山的符钧前来,告诉了两个消息,第一就是长白山天池寨再一次被不明身份的人物袭击,只不过黄金王家已经退守长春,除了留守的东北局人员,损失不大。
  第二件事情,是京都的有关部门,龙脉功勋派与元老派再一次发生了冲突,规模挺大,几个部门都陷入瘫痪之中,矛盾似乎难以调和。
  对于这事儿,上层的态度也有一些难以捉摸,总之两边都有人站台,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另外还有一个小道消息,是关于虫虫的恩师许映愚的。

  据有人传言,说许映愚之所以失踪这么久,是因为他被召唤到了龙脉之中去。
  至于他是否融身于龙脉,还是别的什么,这个就语焉不详了。
  听到这话儿,又想起那个对我很是不错的老人,我有种忍不住想要跑去龙脉见他的冲动。
  然而最终我还是没有启程。

  毕竟龙脉此事,太过于隐秘了,无关人等,基本上是不可能进入其中的。
  屈胖三在茅山待了两天,然后找到了我,说要去外面走一趟,问我是否愿意作陪,我问他莫不是真的去挖人张三丰的坟头?
  日期:2017-04-11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