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27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没想到,刘媛依旧那么的严肃,看着我就问:“王磊,这都几点了?昨天告诉你,让你配合桑主任工作,你倒好,我不打电话,还不来吧?”
  我挠挠头,笑笑说:“我哪里知道今天就要配合工作?不过,我接受批评。”
  看着刘媛又要批评的样子,我赶忙承认错误,果真,刘媛没再板着脸,说:“去吧,楼下第一个门,桑主任在那等你。”
  结果,我和桑小红在我们镇东区,宣传了一天计划生育,当然还有高挑无比的钱双双的参与,我看着比桑小红足足高一头半的钱双双,又看看娇小玲珑的桑小红,心里居然涌出个很荒唐的想法,要是她们两个一起伺候我,嘿嘿,身体方面那绝对的剌激,肯定还会有那种妈妈和女儿的感觉,啊,我都想些什么,呸呸,看来我真的越来越坏了……
  没想到,刘媛居然要我提前找些包工队,说修路的资金虽然没到位,但却要先把修路声势打造出来,然后再去县政府找找,说不定还能把钱要回来,我一想,觉得很对,打造声势,要是实在拉不来钱,我就先修条四米的路,总之也不会欺骗大家。
  第二天,我就开始打造修路声势,开始招标施工队,消息一放出去,周围的那些个小包工头,都心动了,三百万的工程,可里面的油水也大多了,小包工头都纷纷到我们的街道办
  当天下午,大院里,很快就云集了十几个小包工头,大家围着讨论着这次修路,当然大多都说着我的能干。
  何强也听说了,心动了,他对于这种修路也不陌生,而且他也能召集一部分人手,在街道办就给白珊珊说:“弟妹,要是哥能把这个工程拿下,最少能收入几十万,少不了你的,呵呵,这次豁出去了,哪怕给王主任磕头,也要把这个活儿拿下。”
  傍晚时分,何强又来我的家,给老太太送了一大桶自己压榨的花生油,还笑着说:“婶儿,这次修路,可不能让外人给修,磊子回来,您告诉他,我也想为咱们这片出点力,给不给我工钱都行,只要让我修路就行。”
  我妈低声说:“行,磊子回来我给他好好说说,不过我的话有时他都不听。”

  我恰巧进门看到何强,可我刚和何强打了招呼,门外走进个女人,那女人扭着小腰,也提着一个袋子,进来就笑着说:“磊子,快来接住姐,妈,我来看你了。”
  我扭头看到女人,马上笑着说:“干姐,你来就来吧,还提什么东西,下次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啦。”
  我说着就走过来,接住了女人手里的东西,女人看了眼何强,也没在意,笑着说:“磊子,姐可是来求你了,你姐夫在家什么也不干,就想着怎样把路……”
  我对这个女人可没什么好感,这个女人还真是我的干姐,我妈从小收的干女儿,名叫马倩,不过为人很势利,当初我爸去世,她都没来。
  只是托人送来一点礼金,生怕我用她家的车。
  我妈对这个干女儿,心里有气,我爸去世,她居然没来,让我妈很伤心,看到她,也没理会,直接走进自己卧室去了。

  何强看到女人很强势地拉住我的手,向里屋走,笑笑对我说:“磊子,那我先走了,回头,让你嫂子来找你说说。”
  我随意应了一声,也没在意何强怎么说着,就让他老婆来找我。
  我被干姐拉着,那小手拉着我的大手,女子身上淡淡的香味,让我没有挣脱,脑海中闪现出,那一次被干姐光着身子把我堵在她被窝里,心就轮了,乖乖地跟着女人走进客厅。
  马倩进来,就笑着说:“磊子,这修路的事,还是让你姐夫替你操心吧,都是自家人,也不用担心,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夫可是老实人。”
  我心说:“我姐夫是老实人,可你却不是老实人,你都快比王熙凤厉害了,以前就没少欺负我,还总是趁我妈不注意,抢我的零食呢。”
  我心里不高兴,可脸上却笑着说:“干姐,我知道姐夫是很可靠的,可是布告贴出去了,不论是谁都要参加招标会,街道办那么多人,在盯着这件事呢,我一个人同意,也不算数。”

  马倩听了,不但没有着急,反而笑的更加甜美,拉着我的大手说:“磊子,姐可好久没和你说说话儿啦,刚记得你十七八,去姐家玩得时候,咱们处的多好,特别是那次姐正在洗澡,你小子就楞头愣脑的闯进来,姐可是被你看光了。”
  我一听,脑海中闪现出白白的身子,当时自己可是遐想了好几天,每次都让自己裤子变了形,甚至还梦到过一次,把面前的干姐压在身下狠狠地……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的裤裤都湿了。
  我低着头说:“那,那一次姐还记得?”
  “哼,怎么不记得了?你小子闯进来,差点把姐吓死,你瞪着那双大眼,直直地盯着姐的这里。”马倩说着竟然拉着我的手放在自己高高的衣服上,吓得我赶忙把手抽了回来,不过却被干姐再次抓住。

  干姐接着说:“当时你前脚进来,你姐夫随后就进来了,姐硬是把你按进姐的被窝,光着身子把你挡在被窝里,别以为姐不知道,你小子当时可是用手在姐身上摸了,对吧?”马倩笑着竟然把身子向我靠了靠,那翘起的香瓣,差点坐到我的腿上。
  “没,我真的没敢乱摸,我吓得连气都不敢出,那里还敢乱摸?”我清楚滴记得当时自己吓得差点背过气,不过干姐倒是用那个白白的轮轮的翘翘,一直向后磨蹭着,差点让我直接崩溃。
  自从那一次,自己再也不敢去干姐家了,一晃都好几年过去,没想到势利的干姐还记得那回事,不由得心火上升,看着干姐的那双势利眼,我心里一阵的激动:“妈的,再这样逗我,管你是谁,先把你降服了再说。”
  日期:2016-12-0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