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20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修路的消息一下在全镇还有我们镇东的两个村庄,全部都传遍了,好多人围在一起,谈论着我修路的事,基本上分为了两派。
  一派表示了支持,准备等我修路的时候,出人出力,帮助我完成这个大好事。另一派坚决的反对,不但嘲笑我的不自量力,而且还准备向镇政府要求,以后减少对我们镇东区的民政福利,甚至要求镇政府给我们镇东区多派些个义务工,还要查查我财产的来源。
  镇上的吕镇长在镇办公室会议上,明确表示:镇东区这次果子丰收后,必须向镇政府缴纳一半的利润,果山是国家的,要是不交,直接收到镇里,并且决定派出调查组,到镇东区调查我钱的来路,要是来路不正,直接把我逮进派出所。
  白珊珊的小姨没有表达什么,只是笑着说:“要是真的把路修好了,也算是大功一件。”
  当我们知道吕镇长的决定,都气的骂妈,特别是吴秃子,骂的最凶,还站到镇口,看到有别的村人路过,来镇上的时候,就开始大声骂,要是不是我拦着,吴秃子和十几个老头,就准备跑到镇政府门口大骂。
  老子种的果子怎么就交给你?现在农民种地还有补贴呢。还有往年你怎么就不说收一半的果子钱?

  我也听说,当时张三听到吕镇长的话,还幸灾乐祸地笑着说:“爸,这次不用咱收拾他,人家就准备抄他家了,嘿嘿,真是心里痛快。”
  “啪”一个耳刮子,打的张三眼冒金星,张三捂着脸,好一会才看清竟然是自己的爸打了自己。
  张大成瞪着大眼,怒声骂道:“混球,你知到个什么,磊子干的这件事,可是咱这片老少爷们的心愿,咱和他有仇,是一回事,可要是真的逮了他,没有把路修好,那才是咱们最大的损失,想想你以后还要有孩子!”
  张三捂着脸,看着发怒的张大成,说:“我也就说说,你煽的这么有劲儿!”

  旁边张大成的老婆,轻声说:“唉,三儿,你爸这次说的没错,磊子这次修路可是件大好事,咱们这片谁家不想修路?这次磊子竟然先掏自己的钱,来修路,我都觉得他不错,虽然咱们家和他有仇,但在这件事上,咱们家绝对不能给磊子做对,而且人家的钱,来路正大光明,卖小玉人来的。”
  张三低声说:“嗯,妈,可我爸打的太疼了,你看看,是不是都红了?我脸火辣辣的。”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白珊珊来找我,进门就说:“王主任,我来给你汇报个事。”
  莉姐和白珊珊关系可是很好的,笑着说:“都到家了,还喊王主任?你呀,是不是喊给我听的?让我知道你们没什么对吧?”

  白珊珊笑着说:“莉姐,我还不是害怕你吃醋,嘻嘻。”
  我从卧室走出来,看到白珊珊和莉姐都坐在沙发上,眼前一亮,真的好漂亮,一个端庄美丽,一个时尚漂亮,我们镇东区两朵花啊,嘿嘿,要是一起躺在我身边……
  “傻笑什么?看到珊珊口水都流下来了。”莉姐的话,让我一阵清醒,可不能露馅。
  “磊子,看来你不行啊,莉姐还这么的抱怨,今晚,你就卖卖力气,把莉姐的小嘴喂饱,嘻嘻。”白珊珊说着,忙躲到一边,莉姐准备闹她了。
  我可不敢坐她们两边,万一要围攻我,我可受不了。我发觉莉姐心眼小了,不过也证明喜欢我,嘿嘿。
  “珊珊,你说有什么事?”莉姐还是严肃起来。
  “是我家赵刚告诉我的,他说那个吕镇长真不是东西,不但他不支持咱们修路,还拉拢几个村长,准备和咱们作对呢。”白珊珊说着,把赵刚告诉她的全说了一遍。
  原来土路两边的那两个村的村长,居然都被吕镇长拉拢了。
  镇上菜馆的包间里,王家村的杨宝坐在大桌后面,看着满桌子的酒菜,笑着说:“吕镇长,王磊子,也就是个小毛头孩子,能干些个什么?还想修土大路,真是一个傻蛋,您一声令下,直接把他给撸下去,算了,也省的烦心,来,我敬你一杯。”
  胖大的吕镇长笑着端起面前的酒杯,笑着说:“呵呵,你们可别小看那个王磊,张大成都被他弄下去了,选举的时候,那小子使了个荫招,搞了个抽奖,真他妈聪明,不过,这也算物资拉拢,可当时其他候选人主动退出,根本不用选举,我本想作废那次选举,可根本没选举,就把他推上去了,这次竟然又能一下子拿出百多万,让我都吓了一跳。”

  说完一饮而尽,拿起筷子抄了块肉片,放进大嘴,有滋味地吃着,赵刚很适时拿起酒瓶儿,给吕镇长添上,却看到旁边的桑小红,用小手被吕镇长偷偷地捏了几下。
  而桑小红这位掌管全镇计划生育的主任,好像没发觉小手被抓似的,根本没什么表示。
  三药村的村长笑着说:“我觉得王磊那小子的钱,来路不正。等调查组一查,把那些钱都收上来,吕镇长,这可是您的功劳啊。”
  “是啊。百多万还能给政府买几辆好车,呵呵,等买来,正好开着下去视察工作。那绝对的舒服,到时候,吕镇长,你可得给我们大家留个座位儿。”又一位笑着说道。

  “呵呵,好,等把钱收上来,先给你们每个村买辆好车,你们都开着,也省的整天来我跟前装可怜。”吕镇长说着又端起了酒杯,再一次一饮而尽,大手也摸了下去,这次到了桑小红的小腰上,赵刚心里暗骂,却不敢表示出来,还主动给吕镇长倒酒。
  喝过酒,赵刚回到家,就把吕镇长的事,告诉了老婆白珊珊,白珊珊第一时间跑来告诉我。
  我听完,白珊珊的话,笑笑:“放心吧,钱的事,清者自清,没问题,都别担心。”
  送走白珊珊,躺在自己的库上,想着这次可怎么办?自己那么多钱,要说交易后,还真的没有交过什么税的……
  我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个办法,翻身就坐了起来,走出屋子,来到外面,也不想让莉姐她们担心,也就没和她们说,简单和妈说了一声,开着车就向县城驶去。
  我先找到了马明,把张三的事,先和马明简单说了下。
  “明子,你有什么防身的家伙没?我可不想再像上次那样,被打的像只死狗。”我坐在明子新换的躺椅上,慢慢地摇着身子,心里却想着钱的事,要是我不去修路,哪里会被姓吕的调查?
  不过看到那几个偷偷看向自己的女孩,心说:“不就是个张三和吕镇长吗?”
  “呵呵,要是以前,还真的没有,最多一把匕首什么的,前几天我又去那个五哥的天上人家,没想到那小子竟然还记得你,一个劲打听你,我听的心烦,改口问他,有没有防身的家伙?没想到那小子还真的有,我给你买了一把……”
  “什么一把?不会是手枪吧?那我可不会要的。”我有些惊讶,带枪可是犯法的。
  “嗯,不过却不犯法,我给你拿来,你先试试,可是好东西,嘿嘿。”马明说着走进一个小门,没三分钟,带着笑容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把黑亮的小手枪。
  我一看,马上跳了出来,低声说:“你小子,想作死?还真的是手枪?这还不犯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