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51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励东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有人在陷害他,而且如果杨寂染被他们抓到的话就不能救小微了,他们肯定不会同意让杨寂染去医院的。
  想到这儿他立刻拖着杨寂染往外面走,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陆战柯,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陆战柯垂了一下眸,刚毅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特别的情绪,顿了一下,他淡淡的答道:“因为你曾经救过一个人。”
  那个人叫常欢,是他……最爱的人……可惜……陈励东救过的人太多,他不知道陆战柯说的是哪一个,不过陆战柯今天倒是救了他一命,他说到:“我的车就在外面,一起走。”
  陆战柯的视线落到地上那滩血迹上面,说到:“你们走吧,我留下来打扫现场。”
  这里不能留下任何和陈励东有关的东西,不然他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干净了。
  陈励东点了点头:“谢了兄弟。”

  随后带着杨寂染快速消失在小巷尽头,他现在就是在和薛曜丞那些人赛跑,一定要在他们到达这里之前离开这里,不然恐怕难以脱身。
  离开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巷口唯一的一个监控摄像头也被人打爆了,也就是说没人会知道他到过这里的事情。
  陆战柯果然不一样。
  杨寂染已经没再哭了,有的脆弱,展示一次就够了。
  陈励东车子开得飞快,像是在大逃亡一样。

  过了一会儿,她却忽然问陈励东:“你知不知道我对余清微到底下了什么心理暗示?”
  陈励东全副身心都集中在开车上面,为了避免和薛曜丞那些人碰上,他走的是一条小路,路非常的偏僻,一不小心就可能开进死胡同里。
  听到杨寂染的问题他一开始没回过神来,等路比较宽敞了一点才问到:“你刚刚说什么?”
  杨寂染侧过脸看他,他受伤的头部并没有进行处理和包扎,所以温热的血迹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她看到他白色的领子上已经红了一大片。
  她收回目光,神色凄然的说到:“我问你知不知道我对余清微下了什么样的心理暗示,也就是她为什么会突然发病。”
  这个问题正是陈励东想知道的,他万万没想到当初杨寂染还会留这样一手,不仅涮了他,还害了小微。
  想到这儿,他的眉心已经高高的蹙起,下颚不悦的紧绷着:“你到底做了什么?”

  杨寂染得意的笑了一声:“我不过是在把她的记忆全部清除之后又对她说了一些别的。”
  说到这儿她故意停了下来,她想看看陈励东对着她会不会除了冷漠之外还有别的表情。
  果然,陈励东偏头看了她一眼,那眼中是明明白白的担忧,还有愤怒:“你对她说了什么?”
  看到陈励东急了,杨寂染却高兴的笑了,她趴在陈励东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吹了一口气:“想知道?那你吻我一下,吻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陈励东自然是不会理会她这种奇怪的要求,他偏了一下脑袋,尽量离她远一点:“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害人害己。”
  杨寂染的眼神一下子阴暗了下来,她扑过去狠狠的咬住陈励东的脖子。
  陈励东没料到她会来这招,手一滑,车子差点撞到墙里面去,他浑身紧绷,双手快速的打着方向盘,好不容易才脱离了危险。
  杨寂染一直咬着没松口,直到嘴里尝到了血腥味才从他的肩膀上滑落下来,她擦了擦嘴角殷红的血迹,笑的诡异:“我这么做你是不是特很我?”
  “你希望我恨你?”
  “不,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她伸手,有些迷恋的抚摸上了陈励东脖子上的伤口,“我知道你不会爱我,所以只能让你恨我了,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根本看不见我,哪怕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杨寂染,你疯了。”陈励东冷冷的吐出一句,对她这奇怪的思维表示非常的不理解。
  “对,我疯了,当你爱上别人的那一刻,我就疯了,所以,我也要让你得不到爱,让你看着爱人离你越来越远。”她又笑了,嘴唇上的血迹并没有擦干净,反倒在嘴唇上留下一层血红的印记,像极了吸血的女鬼,“怎么样,当那个女人,用看陌生人的眼光看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特别难受?是不是觉得生不如死?那就是我看着你的时候的感受,你现在明白了吧?”
  “我和你不一样。”陈励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我希望你爱我,你希望那个女人爱你,我们都是可怜虫罢了。”

  “我不会像你那样不择手段。”
  “呵呵,我才不信,如果那个女人一直无法爱上你,你也会疯的,你也会像我一样不择手段逼她爱你,陈励东,你敢说,当那个女人爱上别人的时候,你不会嫉妒吗?你不希望她爱你吗?你摸着你的良心说,如果她真的要走,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会放手吗?”
  陈励东眉心蹙了一下,如果余清微爱上别人,他会嫉妒吗?他一定会嫉妒的,而且会嫉妒的发疯,让他放手,他也许真的做不到。
  所以,他竟然无法回答杨寂染的问题。
  见陈励东久久的沉默,杨寂染又笑了,而且越笑越大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你还说你和我不一样,你和我分明就是一样的,你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吗?其实你也是个凡夫俗子而已,一样希望得到别人的爱,一样具有自私的占有欲,你觉得自己没错,那你凭什么认为我错了?”

  “对,爱一个人的确没有错,希望得到自己爱的人的心也没有错,但是打着爱情的名义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却是大错特错,我爱一个人,是希望倾尽全力去保护她,而不是伤害她,就算得不到也没关系,而你是得不到就要毁掉,这就是我和你最大的区别。”
  杨寂染不信,她不信真的有这样的爱情,能够为一个人生,为一个人死,却什么也不图。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让你来做选择,”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到,“我对那个女人下了一个心理暗示,如果,你对她说了我爱你,她就会发病,心痛致死。”
  刺啦一声,汽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极其刺耳的长长的一声,车子滑行了好几米,终于停了下来,因为惯性,杨寂染整个人都向前栽去,在她以为自己要撞上挡风玻璃的时候身子又被人猛地拉住。
  陈励东紧紧的钳制住了她的双臂,两眼**的看着她,因为愤怒他的呼吸都变得很粗重,手下的力道也没个轻重,只往死里抓着她,他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说什么?”

  杨寂染痛的皱眉,却不肯认输,她高傲的扬起头颅,一脸挑衅的看着陈励东:“就是你听到的那样,你不是说你爱她吗?那你证明给我看啊。你说你不自私,那你就一辈子别对她说我爱你这三个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