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这些话儿,我们都藏在了心里,并没有说出来。
  经历过之前被杂毛小道识破计划的事情之后,我们知道,整个双鱼宫都被天罗镜所掌控,我们私下议论的这些事情,也会被在天罗镜之前的善扬真人知晓。
  所以与其让他心生芥蒂,还不如藏在心底,回头再说。
  杂毛小道足足睡了两天两夜,这才精神焕发地起了床,简单洗漱之后,他带着等候久矣的善扬真人前往聚灵殿。
  本来我们准备一起去的,结果杂毛小道却告诉我们,聚灵殿这个地方,比较特别,需要经过那些守陵人的认可,一个人还可以,去这么多人,他们未必愿意。
  这……
  尽管他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还是感觉有一些不太对劲儿。
  若是说到那些守陵人的态度,我止不住地回想起两天前杂毛小道出关之时,那守陵人近乎于谄媚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拒绝人的样子。
  我忍不住想要反驳,却给屈胖三拉住了,给我使眼色,让我稍安勿躁。
  当杂毛小道和善扬真人联袂而走之后,我忍不住问道:“你拦着我干嘛?”
  屈胖三说道:“他不让你去,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何必盘根问底,让大家都尴尬呢?”
  呃……
  我没有再说话了,在双鱼宫中等待了小半天,却是又有光芒大放,不过这一回,远没有之前杂毛小道出关之时那般绚烂,持续的时间也并不算久,过了没多一会儿,善扬真人和杂毛小道返回了双鱼宫,我瞧见善扬真人精神抖擞,英姿勃发,就连胡须都有点儿飘了起来,知道他应该是获得了认证,成为了执宰人。
  一进宫来,门关上之后,当着我和屈胖三的面,善扬真人朝着杂毛小道行了一个礼,长鞠到地。
  他显得十分隆重,而杂毛小道赶忙将他扶了起来,说真人这又是何必?
  善扬真人有些激动地说道:“你此番对我,有如再造之恩,受我一礼,这是理所应当的……”

  杂毛小道说真人客气了。
  随后,他又有些认真地说道:“刚才那些执宰人的表现,真人想必也是瞧见了,只怕奥修当初什么待遇,你也是差不多,在这位置上待着,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善扬真人说他们的想法,我知道,事实上,我也知道自己是个走后门的,被人看不起,这是正常的,不过在获得了这天罗琉璃道统之后,我有信心在短时间内脱胎换骨,等到拥有了真正的实力,谁也不能瞧不起咱……
  杂毛小道点头,说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善扬真人说道:“对了,几位要走,我不拦,不过临走之前,我送你们一份大礼。”
  啊?
  杂毛小道说什么大礼?
  善扬真人说道:“我之前不是说过么,我在第二关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
  “张三丰?”
  我记得他提过这事儿,不过至于是真是假,谁也不知晓,而善扬真人点头,说对,倘若是别人,我自然是心中不甘,但君宝真人,我是心服口服——按道理说,如他这般的世间奇侠,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天罗秘境之中,不过他既然在这儿,我们碰见了,也不可能不管不顾。
  屈胖三点头,说这是正理。
  善扬真人说诸位稍等,我这就去找寻君宝真人的下落,看看是否有办法,将他给找出来。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不急着走了,而是耐心等待着。
  许多朋友可能都听过张三丰的名号,但对于他具体的成就也许并不太了解——事实上,君宝真人是武当派的开山祖师,明英宗赐号“通微显化真人”;明宪宗特封号为“韬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赠封他为“清虚元妙真君”。
  除此之外,他是丹道修炼的集大成者,光他创立的流派,便有王屋山邋遢派、三丰自然派、三丰派、三丰正宗自然派、日新派、蓬莱派、檀塔派、隐仙派、武当丹派、犹龙派等至少十七支。
  清代大儒朱仕丰评价张三丰说,古今练道者无数,而得天地之造化者,张三丰也。

  在修行界之中,一直有这么一个论调。
  张三丰,是近几百年来,最后一个成就了地仙果位的修行者。
  要不是后来出了一个陶晋鸿,只怕这个记录还得保持下去。
  在这等传奇人物面前,我们都算是小辈。
  可能是对于天罗镜了解得并不深刻,也许是刚刚成为执宰人不久,所以善扬真人的效率并不算高,弄了差不多一下午,方才确定人的方向,随后他前去接触,途中又回返了一次,找到杂毛小道与他同行。
  几番周折,在下午的时候,双鱼宫终于迎来了一个长袍草鞋的白发老者,衣袂飘飘,气度俨然。
  不用介绍,我们便都知晓,这位就是曾经败过善扬真人的张三丰。
  老者性格很好,进来便笑,与我们招呼,一如邻家大爷。
  对方的名头实在是太过于响亮,就连屈胖三在他跟前,也下意识地收敛姿态,不敢放肆,简单交流一会儿之后,君宝真人便表达出了谢意来。
  许是先前在路上的时候,有过了介绍,简单寒暄之后,他对我说道:“我曾听闻,你有修行过希夷老祖的《陈抟胎息诀》?”

  啊?
  听到这问话,我愣了一会儿,然后傻乎乎地说道:“希夷老祖是谁?”
  屈胖三在旁边直翻白眼,说希夷老祖就是陈抟老祖,你个白痴。
  君宝真人微笑着说道:“吾曾拜火龙真人为师,而火龙真人则是承袭希夷老祖,这《陈抟胎息诀》我也有学得,不过希夷老祖乃仙人体态,这胎息诀传于凡人耳中,多有更改,你且附耳过来,我将最开始的修行之法传于你听,能学多少,看你自己。”

  听到这话儿,我止不住地满心欢喜,连忙点头,说请赐教。
  君宝真人嘴唇微张,而我的耳中却想起了《陈抟胎息诀》的经诀来,与刘学道传于我的不同,这一篇的语句更加凝练,许多地方言简意赅,又颇有深意,通篇下来,让人听了荡气回肠,果然是真品。
  我拿君宝真人传于我的篇章与原来的对应,发现原先所学虽然大体的路子是对的,但是走了不少的弯路,显然是传承之中,有了不少的歪曲。
  我这边细细默述,而君宝真人又看向了杂毛小道,与他说道:“茅山宗乃千年道门,底蕴悠长,用不着我来唠叨,不过我这里有一点体悟,却是当日修成地仙果位之时的灵光一现,你且过来,我与你分享一二……”
  杂毛小道上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他这边双手拱起,而君宝真人抬起手来,结了一个法印,拍在了杂毛小道的额头之上去。
  杂毛小道心中坦然,不闪不避,硬生生地挨了这么一记印法。
  几秒钟之后,君宝真人收回右手,微笑着说道:“痴儿,可知这天地奥妙,非常人所窥?”
  杂毛小道此刻居然激动得泪流满面,不断地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居移气,养移体,杂毛小道重新回到了茅山宗掌教真人这个位置上来之后,整个人的气场都有变化,轻易不会流露情感,然而此刻却忍不住地泪流满面,显然是大受触动。
  日期:2017-04-1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