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5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县长大概的看了看材料,就在上面签上字,让秘书用快递送到市长办公室去,今天一早他就接到了吕秋山的电话,说最近几天市里就要研究各县补充干部人选名单了。
  黄县长也已经收了人家不少的好处,不过想想,这件事情大概不会有什么问题,连吕秋山都没有提出异议,还能有什么问题呢?
  处理了这件事情,黄县长又给孙副书记去了个电话,问起了市纪检委对夏文博的调查情况。
  听完电话,黄县长很满意的点点头,一切尽在掌握中,这个夏文博总算是被打翻在地了,想一想这小子也真是命硬的很,多少次都让他给逃脱了,不容易啊不容易。
  第六百三十一章:四面楚歌

  四面楚歌不断的传来,夏文博心里也多多少少的有点犯嘀咕了,不要看他对苏亚梅说的轻松坦然,心中终究还是有些紧张,那天吃饭的时候,郭书记的态度很模糊,接着又来了市纪检委的人,夏文博无法断定这些人到底是郭书记派来的,还是吕秋山派来了。
  可是,事情已经走到这个份上了,夏文博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淡定,面对很多乡政府人员那担忧的,疑惑的,高兴和幸灾乐祸的眼神,夏文博总要露出笃定的笑容,他亲切的和每一个遇到的干部打着招呼。
  今天是李修凡和徐副乡长,还有汪翠兰几人相约一起,弄了一桌菜,说是大家聚聚,实际上夏文博心里明白,这就是来安慰自己的,只是人家不说明,夏文博也装着糊涂,轻松的答应了。
  大伙刚到酒楼,说话间就要入席了,万子昌打来了电话,说县交通局的局长带一班子人来了,正在商议修路的事情,让夏文博也过去听听。
  东岭乡关于通往河坝村里的道路已经申报好久,夏文博和万子昌也一直都把修路的事情放上了心上,这会正好比“瞌睡时送上来枕头”,夏文博也不管自己的目前的处境如何,认为自己必须过去参与研究。
  这倒好,让汪翠兰他们几个很没意思了,只好由着夏文博离开。
  回到乡政府,万子昌他们正在说着这事情,东岭乡南边的河坝村还没有一处是硬化路面,由于旅游项目的按时展开,县委一直都要求交通局研究一下,拿出办法,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交通局也只好咬着牙拿出了一部分的资金,准备优先修建东岭乡这几处路段。
  “万书记,夏乡长,不瞒你们说,我这里的资金肯定是不够的,按现在的最低造价,每公里需要投入十五万元,你们这段路线,交通局只能出百分之七十,其他部分要由你们乡里自己解决。”
  “啊,资金不够?”万子昌心里有点发毛。
  夏文博边听边算,也就是说,乡政府至少要筹资一百零五万,这怎么行?
  夏文博觉得,应当向交通局多要一点。
  于是,就说:“大局长啊,我们刚刚搞了教育集资,修建东岭乡终须,再拿这么多钱说什么也办不到了。还是老哥你帮忙在想办法吧?”
  局长听夏文博这么一说,一下子显出着急相来,说:“夏乡长,你不要卖关子,我知道你想修这段路,你要是嫌给你的钱少,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暂时停止修建。”

  夏文博和万子昌相互看看,这万一暂停了,又不知道得等多少年。
  两人点点头,再怎么说,也一定要先修起来。
  想是这样想,但夏文博和万子昌还是唉声叹气的诉起了苦,说的都有点可怜巴巴的,最后让局长实在受不了,答应帮着在解决三十五万。
  夏文博他们见实在也没有什么油水可占,只好答应了。
  送走了交通局的局长,夏文博和万子昌又认真的商议了一遍,找来了乡财务所,翻看了一遍账目,实在还是筹不够这剩余的七十万,不得已,夏文博提出了想法。
  “万书记,我们在办学集资时,全乡群众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我感到,修一条致富路,仍然是一件群众满意、高兴的大好事,也许这份热情不低于那份热情。至于如何运作,我想开一个扩大丨党丨委会,让大家认真酝酿一番。”

  “嗯,好,马上通知乡里的干部,集中在大会议开会!”
  “好,我这就通知!”
  夏文博到了楼下,给办公室安排了此事。
  下午,在扩大丨党丨委会上,夏文博讲:“我们修这条黑色路面,意义非常重大而深远。这是东岭乡人民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东岭乡应该从我们这一届丨党丨委、政府开始,彻底结束河坝村没有硬化路面的历史。请大家对这一问题进行讨论。”
  一开始,同志们的情绪十分活跃,大家本来就正在为办学集资成功而兴奋着,说起修路,更显得特别高兴。人都是想多干点事情的,大家有时就闲得发慌。今年赶上这集资办学和修路两项大动作,都需要全体动员,全体动作,人人都使得上劲儿,所以大家就有一种异乎寻常的兴奋感。
  可是,到了研究集资的办法时,大家就有些沉闷,发言不再热烈。
  徐副乡长说:“万书记,夏乡长,我不是打击大家的热情啊,实在是老百姓太穷,一年集一次资还差不多,一口气整两回,就是大娘她也受不了哇!”

  大家‘哄’地笑了,因为他说的是个东岭乡的小典故,说啊,解放前东岭乡有一个小财主娶了两个老婆,一开始他和两个老婆轮着一个月换一次睡觉,两个女人都嫌时间长,于是改成半个月换一次,两个女人仍然嫌时间长,后来改来改去,怎么都不如意,一直改到与一个女人睡了前半夜,与另一个女人就在后半夜睡。
  一天晚上,这小财主与小老婆睡到三更天,被大老婆从这个热被窝叫到另一个热被窝,没有多久,就大哭大闹起来,直吵得左邻右舍都睡不成觉。
  邻居大娘来劝他们,这大老婆哭诉说:“他和那个小妖精干了半夜,也不留点劲给我,那玩意儿成了小软虫,干抿也抿不到里边,叫人都快急死了,大娘啊,换成你,你也不愿意呀!”
  那大娘扭头就走,再也不来劝架。
  大家都在笑,夏文博现在哪里有心情听什么笑话,有点不高兴地说:“老徐,不要闹了,你说说集资的困难在哪里?”
  徐副乡长有点尴尬地说:“夏乡长,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咱东岭乡是山区,群众的底子很薄,集一次资时,大家还能承受,不出一个春上,摊派两次钱,恐怕群众不会接受。”
  旁边的几个老同志纷纷表示赞同,说:“夏乡长,广大群众手里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闲钱。”
  夏文博想想,大家说的确实有道理,又让汪翠兰说说用些什么办法。
  汪翠兰本也是马上要调走的人了,也不愿意在得罪人,就支支吾吾的说了些没用的话。
  夏文博无奈,只好问另一个从乡武装部提上来的副乡长。
  这小子到是提出了一个思路:“夏乡长,我们这里矿山多,再加上最近的旅游项目修建,常驻在东岭乡的车辆就更多了,你们二位领导看看,是不是可以从这上面做一些文章?”
  万子昌一拍大腿:“对对,这倒是一个好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