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3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军方反谍部门愿意全部接受,何乐而不为呢,况且这样的案子办到最后,解决问题的还是要他们出面。
  想到这里,林栋梁缓缓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向上面汇报,1121专案正常结案,到马莉这里为止。你们需要怎样协助?”
  刘卫红说道,“先建立联络渠道,需要你们出力的地方不少。我们的人手也不太足。”
  “没问题。”
  这就等于,在任务过程中,金陵国安局基本上算是在刘卫红的指挥下。多了这么一支生力军,刘卫红对计划的成功实施更加有信心了。当然,这里面也有背景的因素。如果刘卫红不是总部直属的反谍部门,他是很难这么轻易的取得金陵国安部门的帮助的。
  国安部门是什么地方,权力大到可以直接到部队抓人。
  当然,这些事情也是要看情况的。
  刘卫红离开金陵国安局的时候,乌鸦回到了住处,军方反谍部门的跟踪小组也跟了回来,这个过程里换了好几拨车,小心谨慎再谨慎,哪怕是车水马龙的大城市。
  十五分钟后,乌鸦拖了个行李箱出现在路边公交站处。
  安然连忙向刘卫红汇报:“头儿,他出来了,带了个行李箱,没开车!”
  尽管安然没明说,但是正在G500上往这里赶的刘卫红依然是听出了潜台词——担心目标逃跑。
  “别急,盯住他,我马上让国安的人去机场火车站布控。”刘卫红当机立断,不管乌鸦是不是要跑,必要的措施必须得做。
  挂了电话,刘卫红调出林栋梁的号码打过去:“林处长,我刘卫红。请你马上安排人手到机场和火车站布控,嗯,目标有可能要跑,我盯着,保持联系。”
  林栋梁那边马上行动起来,不到五分钟,停了将近一百辆各式车辆的国安局地下停车场里,就疾驰出去十几台车,以轿车居多,然后是高大的越野车,一台比一台性能好。全都是民用涂装民用牌照的车辆。
  金陵公丨安丨系统内部有句酸溜溜的话,大意指的是市局加区分局的民用涂装公务车加起来也没一个国安局的多。这种情况不普遍,因为金陵是军事重地,不但是军区总部驻地,还是驻扎着很多军兵种以及军事科研单位。安全保密工作压力山大,国安局的硬件配置自然是比其他省市的要好很多。
  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公务用车的标准在国安局这边是不那么适用的。国安局要对付的是高素质的嫌疑人,那些人通常有很体面的社会身份作为掩护,使用得车辆通常都是性能很好的车。如果因为车辆性能的关系影响了任务,那就不是几十万车辆购置费的事情了。
  国家安全至上。
  林栋梁这边行动起来,那边乌鸦也招手叫了一辆的士。这个时候正是一天当中的上班高峰,几条主干道很快的就变成了巨型露天停车场,车辆行进的速度平均下来很少能超过二十公里每小时。

  这对跟踪工作来说,提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和往常一样谨慎,乌鸦没有一次到达目的地,而是在三号线的某个地铁口下了车,然后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地铁口。
  通道里行人摩肩擦踵脚步匆匆神情呆滞中带着着急不时的看时间,上班高峰也是低头族相对较少的一个时间段。
  乌鸦灵活地在人流中穿行着,随着人潮往站台去。背了单肩包或者公文包的青年男女职业套装加持,再披上一件大衣,拉开距离都把焦点锁定在乌鸦身上。军方反谍部门的特工分成两个小组咬上了乌鸦。
  在外面路边,依维柯指挥车靠边停着,依然是规规矩矩地选择了有临时停车位的地方停放,发动机怠速运转中。
  安然依然负责居中调度,很快就接上了地下交通网络的监控系统,可以很方便的随时调出某个站点的某个监控头的实时画面。
  刘卫红依然在指挥车上,作为指挥官,他的位置不是在一线。
  看着监控头里,在人群中挤着上地铁的乌鸦,刘卫红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他也在转移据点。
  如果要跑,早在马莉落网的时候就会跑。在动手杀了阿东一伙劫匪之后,事实上已经频临暴露,乌鸦依然选择留下,这说明他轻易不会离开金陵。
  排除了逃跑的可能,似乎就剩下一种可能——转移据点,或者说转移到更加隐蔽的安全点。
  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转移?
  难道己方的跟踪小组暴露了?
  看见刘卫红在闭目沉思,安然控制了敲击键盘的声音。

  如果跟踪小组没有暴露,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刘卫红突然睁开眼睛问道:“目标在高校区的活动路线录下来了吗?”
  安然没反应过来,但还是下意识地回答:“录下来了!”
  “打开!”刘卫红坐直了身体,尽量靠近显示屏。
  安然很快调出监控录像打开,同时调出一副根据目标运动痕迹由软件自动绘制出来的路线图,包括在某个点经过了多少次,一层一层,一点一点,形成一个简单明了的示意图。
  从进入高校区开始,半个小时内,乌鸦驾车三次经过航天研究所,而他的运动路线乍一看没有规则,实际上却是呈现出一定的态势,整体上看,路线画成了两个部分重叠的8字和0字。

  安然看见刘卫红的脸色逐渐舒缓开,马上利用计算机对运动路线进行了分析,随即飞快地报出几项数据:“十三圈,三个八字路线,三次经过航天研究所,三次经过国大公交站。”
  刘卫红脑中闪过招-嫖卡片上的数字,13304875211,问道:“国大东南门的道路名称是?”
  “七一路。”
  “高校区有几家211学校?”
  安然十指飞舞,回答,“5家。”
  刘卫红重重松出了一口气,找出招-嫖卡片的照片,指着上面的数字说,“对应上了。第四位和第六位是路线形状,其他数字都时间里在这两位数字的基础之上。”

  安然恍然大悟,“他们还真舍得下功夫!”
  很快,她疑惑问道,“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和211高校有什么联系?”
  刘卫红说道,“和211高校本身没有联系,和他们的位置有联系。”
  说着,他果断下令,“马上给国安的人发协助调查请求,按照乌鸦的运动路线走一遭,派人去调查所经过的每一个点!我怀疑他们已经完成了接头,乌鸦获得了内线的情报!”

  安然顿时吃了一惊,满脸的不敢相信。
  “接头,不一定要见面。”刘卫红沉声说,“接头的目的是为了传递信息,如果有更好的方式传递信息,见面与否,不重要。”
  安然冷静下来,越想越是这个道理。思维惯性上认为,接头等于见面,实际上忽略接头的本质意义是传递信息。既然有更安全的方式来完成这个目的,见面自然是能避免就尽量避免。
  基本上,她可以想象得出,内线极有可能把所需要传递的信息分散布置在上述路线所经过的若干个点上,用一种只有乌鸦才能看得懂,或者说只有乌鸦才能解开的密语,选择一种平常的显示方式来进行提示。
  日期:2016-12-0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