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8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给我讲那些大道理,那都是骗鬼的。”张鹏飞猛的一挥右臂,“我就想知道,为什么非要把配套金拨下去?”
  “这事跟你有关系吗?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张天凯厉声喝道。
  张鹏飞猛的站了起来,吼道:“一群窝囊废,就知道欺负自家人,我真怀疑是不是你亲生的,你……”
  “混帐东西。”张天凯气的拿起桌上烟灰缸,又赶忙放下,继而拿起沙发上一个抱枕扔了过去,“滚,你给我滚。”
  张鹏飞随手一挡,把抱枕打到地上,手指父亲:“好,我滚,你就自己过吧,自己当个绝户头。”
  “妈个了*”张天凯骂了脏话,不管不顾拿起烟灰缸掷了过去。
  张鹏飞早有防备,一闪身躲开,烟灰缸落到地上,“啪”的一下摔碎了。
  来在门口,张鹏飞轻轻摇头,看似伤心欲绝的说:“张省长,你们的做法真让人寒心啊!”说完,拉开屋门,蹿了出去。

  “哎”,张天凯长叹一声,软软的靠到了沙发上,“你不懂,你懂个屁。”
  配套金和拆迁补偿金相继下拨,让成康人大跌眼镜。最近几个月来,所有的信息都证明楚天齐遇到了危机,可以说是内忧外患,绝大多数人都在“唱衰”这个年轻人。可为什么事情忽然就成这样了?人们疑惑不已,也激发了对楚天齐的议论热潮,但这次议论的风向大变,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好几个月以来,经费一直没有到位,而且却又必须拿到经费,否则城建工作根本没法推进。楚天齐原先打算,在万不得以的情况下,用董建设和那个女人的事说事,或是用另一份录像说事。但又总觉得那样有失厚道,显着卑鄙,可除此之外,实在没有更好的方式。现在好了,经费都已顺利到位,没必要再纠结了。
  楚天齐注意到,自从经费接连到位,人们看自己的眼神又特别了,但却不同于前几天的神情。现在人们的目光中,更多的是羡慕、敬佩,甚至有一些敬畏。也难怪人们惊诧,反转太大了,不但其他人不明就理,就连自己这个当事人现在也糊里糊涂的。
  尽管还不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款项到位就是好事。而且王永新这次也表现非常大度,既认可了城建局新递交的拆迁计划,还同意由拆迁办按程序支配拆迁补偿金。对于房管所今年的办公经费,王永新也履行了承诺,让财政局按预算额增加百分之十五并及时下拨。至于房改配套金节余的部分,王永新也就按照楚天齐的建议,当仁不让的放到了财政局帐上。

  钱一到位,各项工作都顺了,领导支持、属下服从、企业配合,楚天齐则来回奔波在这些项目与办公室之间。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五月中旬后期。
  这天,楚天齐正在办公室看文件,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喊了声:“书记。”
  听筒里传来薛涛的声音:“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
  “需要……”刚想问需要准备什么,对方已经挂断电话,楚天齐只得做罢。
  放下电话听筒,楚天齐不禁疑惑起来:她找我*干什么?好长时间都没打过这种电话了。尽管心中不解,他还是拿起笔和笔记本,走出了屋子。
  一路狐疑着,楚天齐来到市委楼书记办公室门口,敲响了屋门。
  “进来。”薛涛的声音传了出来。
  推开屋门,楚天齐走了进去。他发现,除了薛涛外,沙发上还坐着四个人,都是一身黑色西服,面色冷竣。这四个人中,楚天齐只认识一位,那就是成康市纪委书记姚宗旺。顿时,他觉出了异样,感觉屋子里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不待楚天齐坐下,薛涛示意了一下:“楚天齐同志,定野市纪委同志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话音刚落,陌生人中最年长的那位说了话:“我是定野市纪委副书记、纠风办主任管丽堃,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纪委?管丽堃?楚天齐在脑中快速消化着这些信息。
  也不知是谁先传的话,政府楼好多人都把目光投到窗外。人们注意到,楚天齐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三个黑色衣裤的男子,其中一人是成康市纪委姚书记。看到这个组合,人们立即想到了这段时间的一个传言,看来真是无风不起浪啊。
  在众多观望者中,有三个女人一起聊的特别兴起,三个女人分别穿着红、黄、蓝三色上衣:
  黄衣女子一撇嘴:“怎么样?眼见为实吧。俗话说‘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一个腐败分子无论多么善于伪装,只要在纪委人员面前就会现出原形。平时你看他装的多像,几乎不参加饭局,从不去洗浴桑拿、歌厅,好像也没听说他上过牌桌。我一直就奇怪,做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正当年的岁数,吃喝嫖赌能一样不占?这也太假了吧?这还是男人吗?”
  “丽颖姐,你确定那是纪委人员?”红衣女子发问。
  蓝衣女子接了话:“姚书记亲自押着,另外两人也是黑衣黑裤、满脸正气,不是纪委人员还能是什么?没准那两人的来头更大。”
  红衣女子点点头:“应该是这么回事。那你们说姓楚的会犯什么事?贪污还是作风?”

  “如果只是作风问题,会被纪委人员盯上吗?而且还一路押着,这事肯定小不了。”黄衣女子指着楼下,“你们看,他双手交叉在前,上面好像盖着一件衣服。快看,真是的,看不见了,已经进到楼里了。”
  “丽颖姐,已经给铐上啦?”红衣女子很是惊讶,“这也太快了吧,调查清楚了吗?”
  蓝衣女子做了回答:“你以为纪委是吃干饭的?别看纪委是现在来的,其实早就调查了很长时间,没有真凭实据的话,纪委是不会找当事人的,一旦找上,那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红衣女子点点头,恍然大悟:“那就是说,姓楚的要倒霉了?”
  “你的话不完全准确,应该是自作孽不可活。”黄衣女子长叹一声,摇头晃脑着,“哎,可惜了,本来也是一个有点培养前途的人,结果就毁在这事上了。虽说他这人平时有些张狂,但毕竟年轻,有闯劲,也有些鬼点子,可惜了,可惜了。”
  蓝衣女子嗔道:“丽颖姐,你就是悲天悯人,脚上泡都是自己走的,怪不得别人。怪只怪他的‘三观’不正,以致才有今日的境遇。这也给我们大家提了个醒,看人不能光看表面,更不能光看局部,也不能短期就下结论,一定要深入、全面、长期的观察一个人。”
  “不是我悲天悯人,是确实可惜,刚三十来岁,就能到这个位置,如果不是走错路的话,前途不可限量。”黄衣女子道,“以后交人还是要留个心眼,以免被牵累了。”
  “对,对。”红衣女子连连点头,“我赶紧提醒一下我表姐夫。”说着,她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
  就在手机接通,传来对方声音的时候,红衣女子又迅速挂断了,因为他听到了男子上楼的脚步声。
  “来了。”黄衣女子轻声说着,冲着那二女努了努嘴。
  日期:2017-11-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