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18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稍微清醒了些。可看着张曼,听着她激动的话,我心头火起,当年,老子不是来你家提过亲?可是你不愿意,非要嫁给别人,现在老子有了些本事,你却来讨好老子,这就是贱,就该干!
  我伸大手抓住张曼抱住我的胳膊,用力扯开,然后大手当胸抓过去,一把扯住张曼的衣领,说:“当初我要娶你,你不愿意,现在我成了主任,你跑来找我,你真是个贱女人,不上不行,今夜老子要弄的你发.浪。”
  我说完,大手拉扯着张曼衣领,也不管张曼痛不痛,扯进我的怀里,抱住后,大嘴就堵在湿湿的小嘴上,带着满嘴的酒气在小嘴上,来回的大力地啃着。
  大手也可劲地捏着,也不揉摸,就是可劲捏着,疼的张曼差点没掉下眼泪。
  “磊子,别这样,弄痛我了,你轻点儿。”张曼说着,推着我,却没有拒绝,只是让我轻点,我越发的觉得她贱,虽然她长的清纯,可我就是粗鲁。
  “贱人,你不是说你男人常年不回来,老子就弄你,说你想不想让老子弄?”我完全醉了,就想着侮辱这个拉着我不让走的女人,当初你拒绝我,让我那么的丢人,都知道我是傻蛋,现在老子就是撒旦,就是恶魔,就是要狠狠地弄你。
  “磊子,别说的这么难听,我是喜欢你的,当初就喜欢你……”张曼的话,更是让我心火大,更是剌激我,都他妈原来是喜欢我的,结果一个个她妈甩了老子,章珍珍,杨澜,还有你,等等,老子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一个个不会放过,章珍珍已经被老子拿住,以后老子要她好好地补偿,杨澜你总会回来的,老子也饶不了你!
  喝醉的我嘿嘿地坏笑着,眼睛红的可怕,张曼害怕痛,主动把衣服脱了,白白的身子,让我的心火更加大,都她妈是好白菜来着,却不选老子,现在来找老子,老子就狠狠地弄你!
  我醉眼迷蒙看到旁边大库,大库可能没什么人睡,上面摆着不少包袱,我可不管那些,抱着张曼就走过去,也不顾库上的包袱,抓住甩到地上。
  “扑通”把张曼丢在库上,也不管她妈还在别的屋,大声说:“这是你自找的,这次非让你哭着喊着,求我饶了你。”
  接着我伸手把张曼拉过来,使劲在她脸上拍了一下,说:“把老子的衣服脱了,我要弄的你像个贱人。”
  张曼听着我的话,没有出声,不过却顺从地凑到我身边,解开我的裤子,没想到她甩动了下散乱的头发说:“磊子,别说大话,有本事让我叫出来,我就是你说的贱人!”

  我不再多说话了,三下五除二把落到脚腕上的裤子甩掉,爬上大库,把光了的张曼
  压在身下,可是我真的喝多了,手脚包括身子,都快不听使唤,张曼倒是体贴,用小手主动帮我。
  大库很不结实,嘎吱嘎吱地响个不停,可我越来越疯狂,张曼早就叫了起来,和张娟的身子差不多的单薄,怎么能经受住我越来越强烈的疯狂。
  “啪啪”“啪啪”门外响起拍门声,张曼的妈妈都被惊醒了,拍着门,哭着骂:“开门,开门,你们这个混账,死妮子,你和谁在里面?丢人啊……”
  被拍门声惊了一下,我一个忍不住,就舒服了,真他妈舒服啊!
  张曼也停下了哭叫,对着外面说:“妈,你睡吧,没事儿。”
  “滚出来,咱们老张家怎么……”张曼妈却来劲了。
  “是王主任。”张曼一句话,外面一阵的沉默,接着张曼妈说:“小声点儿,别让邻居乱说闲话,记得轻点儿。”

  听着脚步声走了,我心里真的好笑,原来他妈这权力太牛了,弄了人家女儿,居然还要叮嘱小声点,害怕被别人听到说闲话!
  我刚想动,吓得张曼忙说:“不行了,不行了,磊子,我真的不行,饶了我……”
  我翻身从张曼身上倒在一边,说:“我想下来,难道你不嫌被压的难受?”
  张曼长长地松了口气,依偎过来,也不顾脏不脏,拉了个薄薄的被子,帮我盖住,低声说:“磊子,你这么猛,张娟能受得住?她可还没我高。”

  “去,你能和张娟比吗?你就是个贱人,我弄你就使劲弄,对张娟,我可是小心翼翼的。”我故意气她。
  “唉,磊子,我知道你恨我,不过,我不恨你,今晚,真的好,人家刚才全身都飘起来了,以前,还不怨你,你来提亲,咱们可是单独见面的,你要是这么猛,人家早嫁给你了。”
  “屁,我要是和你见面,就这般弄你,你还不喊人抓流氓?来,为了证明你是贱人,跪倒老子面前,再来一次。”
  我说着推了她的头一下。

  吓得张曼忙说:“不,真的不行了,现在人家腿都酸酸的,小肚子更是难受死了,坏人饶了人家,以后,人家甘愿当你的贱人。”
  “算了,你去打些水,帮我洗洗,总行吧?”
  “磊子,等一下,人家现在根本走不好路,先睡吧,家里只有我和妈在家,没事的。”张曼说着,抱住我的脖子,像老婆一样抱着我闭上眼,睡了。
  我醒了,睁开眼,觉得不对劲,这里明显不是自己的房间,脑子急速转动起来,想到被张曼拦住,后面就不是很清楚了。
  这时,我感到胸膛上有人,低下头一看,正是张曼熟睡的脸,一下子就惊的坐了起来。我看着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心说:“都大白天了,难道昨晚我真的上了张曼,不是做梦?”
  这时,张曼也睁开眼,正好看到我低着头,看着她,张曼低声问:“磊子,这可怎么办?”

  我直接说:“先穿上衣服再说,什么怎么办?难道你还想要挟我?”
  张曼没说话,翻开被子,钻了出来,找自己的衣服,来回翻着,看样子准备穿。
  我看着张曼白白的身子,心说:“唉,给她点钱算了,真是喝酒犯错,难道真的上了……”
  日期:2016-12-0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