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11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亮子还故意扬了下手,让我看到真的是一只大鳖。我知道亮子是想让我亲眼看到,他给的大鳖,可我看着吴美丽,看着大鳖,心里真的怪怪的,很想笑。
  小手又悄悄钻进被子,直接用了力气,痛得我,忙说:“嫂子,你干什么?想废了我?”
  “去,你刚才是不是觉得亮子是……”
  “嫂子,你可别乱说,那夜要不是我喝多了,真的不敢弄你。”
  “呸,你越来越会说瞎话,是谁逼着人家给你吃那个?还有什么你不敢的?唉,磊子,你是不是觉得嫂子贱?”
  吴美丽说着,收回手,眼睛有些红润。
  “别,别哭,嫂子,我知道你的难处,亮子真的太不争气了,要不是他出去乱找,染上病,你也不会让我占便宜的。”
  “磊子,其实嫂子真的熬不住了,没有孩子,别人指指点点,这些不算,而且亮子本来就长期在外打工,好不容易回来,却又不能做,嫂子也是女人,也有渴望,磊子那晚你真的让嫂子知道女人的天堂,真的美死了,想起那个感觉,嫂子的腿就轮,要是当年嫁给你,嫂子现在天天要……”
  吴美丽再次停下,亮子迈步走了进来,笑着说:“磊子,过几天,我和永峰他们可要出去打工了,怎么样?要不乘早和张大成来个了断?”
  我笑着说:“不用,等大家能正式工作,张大成想闹,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张大成可不傻。”

  我本想说亮子那个病,可想了想还是算了,给亮子留点尊严,何况亮子的病,只有吴美丽知道,我要是提出来,真的不好。
  “唉,磊子,我想借点钱。”亮子说着,脸上笑容消失了。
  “说吧,要多少?”我直接问道,也没问干什么用的。
  “其实磊子,哥也不用瞒你,哥那个有病了,去小医院,吃中药偏方,始终不见效,我和你嫂子商量了,趁着这几天有时间,去省城大医院看看,要是大医院也说看不好了,哥就和你嫂子离婚……”
  “不,亮子,不好,我也跟着你。”吴美丽马上站起来,眼泪唰地流淌下来,看来吴美丽还是很喜欢亮子。
  我说:“先别说看不好,这样吧,我给你拿两万,你们去看病,省城看不好,回来我再拿钱,去大都市医院,我觉得你那个病又不是什么绝症,总会治好的,咱们可先说好,你们的第一个孩子,我可是干爸。”
  亮子一听,眼泪都下来了,低着头哭了起来,说:“行,就算喊你亲爸,我也乐意。磊子,你真的是哥的……”
  “呵呵,别他妈哭了,等我病好了,咱们好好喝一场,明天吧,我能下地,给你那两万,你和嫂子去看病。”
  我说话,吴美丽看着我也双眼通红。
  病好了,我爸的又一个祭日到了,亲戚朋友比上次多很多,这与我成为主任分不开的,心里再次感慨权力的力量之大。

  祭日很热闹,看着好多人的笑容,我总感觉是假的,是看中了我的权力,不过,看到莉姐的身影,我心里好多了,这个女人至始至终,没看不起我。对,还有张美好,难道她还真的爱着我?邓爽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新的街道办选举大会,召开的很顺利,也不知道是邓爽把十二万拿回去,起了作用,还是张大成病倒了,张家要消停一阵子,反正我的班子正式上任。
  我把街道办的钱,按照每人两百,发下去,发了三十万左右。
  张家没人来闹,反倒让我感觉有些对不住张家,不过想到爸的报丧电话被压住,就觉得一分钱也不该给他们。
  亮子和吴美丽,笑嘻嘻地回来了,还是大医院,直接用激光把亮子的包,皮割掉,然后又怎么冰冻杀真菌,短短三天的治疗,加上来回坐车,一个星期,亮子完全好了,当然,还需要复原,一个月不能动,嘿嘿。
  亮子回来,抱住我就笑,傻傻地笑,只花了五千左右,就治好了病,他心情大好。吴美丽站在旁边,看着我眼睛里闪烁着感激和喜悦。

  街道办大门钥匙,交给吴美丽,亮子跟着大家出去打工了,走的时候,还想找我喝酒,却被吴美丽拧着耳朵教训,医生交代过,一个月内绝对不能喝酒吃辣。
  可没等我过清净日子,镇东向山里的那条土路,我答应修的,这个大难题,摆在我的面前,大伙都眼睁睁地看着呢。
  找人预算了下,要修好这条路,最少也要三百万,土路不但长,而且很宽,还要通过两个村子。不过要真的修好了,那些大山可能引来不少旅客,大山风景很美,不少山泉。
  这些年,倒不是没人想来修路搞旅游,而是大家也都知道有两座山勘探说有铁矿,镇政府也想找人来开矿,要是一开矿,旅游绝对搞不成。
  不过,这个铁矿有多少,到现在也没勘探清楚,而且国家对开矿也加强了管理,所以开矿也没人搞起来,一直拖到了现在。
  我召开会议,让大家各抒己见,看看有什么好办法没有,比如去上面反应情况,找一下路子,看看能不能拉到赞助商,来搞旅游?
  没想到的是,白珊珊站起来说:“我有个办法,不知道好用不好?”
  我说:“先把办法说出来,让大家一起想想。”
  “很简单,就是向上面申请,修路建桥。上面可是大力支持,我觉得咱们应该向镇上领导申请下,说不定还真的能拨下来钱。”
  “唉,这个肯定不行。我知道这个事。”王叔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其实修路的钱,早在三年前,已经拨到县里。可不是谣传。的确是真的,当时县办公室有个叫蒋天申,是个主任,管着这笔钱,可他迷上彩票,结果把修路的钱,花了个津光,被查到,又恰巧严打,直接判了个死刑。现在换了办公室主任,可这修路的钱,却没追回,谁也不问不管,一直拖到现在。”
  “真他妈,我一直以为这都是传的瞎话,原来真有这事,怪不得张大成那只老狗,提到土路,也总是骂什么蒋天申。我一直闹不明白,现在才知道还有比张大成更让人可气的,要是我见到这孙子,非大耳刮抽死不可。”吴秃子气的大声骂道。
  会议室,开始乱糟糟的,就连我都低声骂了句:“他妈,三百万就这么没了,又多走几年土路,真不是个东西。”
  白珊珊幽怨地看了眼我,我赶忙说:“不要骂了,咱们还是商量怎么办?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大家安静下来,白珊珊站起来说:“现在县里拿不出这三百万,要不直接去市里找?”

  我一听,差点没坐到地上,心说:“搞来搞去,竟然要越级上去,恐怕没把钱要下来,我就被关起来了。”
  我摆摆手示意白珊珊坐下,说:“这个可不行,有问题需要一级级的来,现在大家都来说说。”
  开始了乱糟糟的讨论,也说不出什么,大多也就是发表下自己的愤怒和不满。
  我看出来了,这个事,大家都没好主意,其实张大成这些年,也想着修土路,可他也没好办法,最终没修成。
  我大声说:“好了,不多说了,咳咳,安静下,不说话了。”

  我接连喊了两声,才安静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