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249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励东一掌拍在桌面上,锐利的眼神直直的射向杨寂染:“少废话,你到底想怎么样,不妨把所有条件都说出来。”
  “呵,陈励东,你为了那个女人还真是在所不惜。”杨寂染坐了回去,随后又勾着嘴角笑道,“你还有什么条件跟我谈判?我想要的,可是都得到了。”
  “没有吗?不见得吧?”话音刚落,陈励东抬腿一脚将两人中间的桌子踹了过去。
  站在杨寂染身后的卫尔没想到他会突然发动进攻,他立刻一把将杨寂染提了起来甩到一边然后再一个回身将桌子踹了回去。
  陈励东接着这个动作翻身而起,一下子跃到桌面上,再一个飞身,顺利落地,而且还擒住了杨寂染的脖子。
  卫尔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这才明白自己中了陈励东的计。
  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一瞬间,等埋伏在外面的人冲进来的时候陈励东已经掌握了整个局面。

  他的手绕过杨寂染的肩膀力道适中的掐着她的脖子,然后问她:“这个条件够不够?”
  卫尔的脸色已经变了,他紧张万分的盯着陈励东手,以防他对杨寂染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你不要乱来。”
  陈励东并不搭理他,他问杨寂染:“怎么样,说还是不说?”
  他对余清微越在意,杨寂染心里就越恨他,你想救余清微是吧?好啊,我偏不救。
  这样想着,她倒是一点也不怕,反而一脸挑衅的说到:“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啊,我死了你也走不出这里,你那个什么小微也是死路一条,有你们两个给我陪葬,我一点也不吃亏。”
  陈励东哼了一声:“我杀了你是为民除害,死了也是为国捐躯,我死了,我的战友还会继续调查下去,你的洗钱集团很快就会土崩瓦解,谁比较不划算一点?”
  杨寂染恨恨的咬了咬唇:“你就是把我绑过去我也不会救你的情人,除非,你肯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陈励东瞳孔猛地一缩,这个杨寂染已经三番四次的挑战他的极限了,他不会容忍她继续胡作非为下去。
  “离开她,和我在一起。”杨寂染说出了自己的条件,这一步棋是她早就埋好的,她知道陈励东迟早都会跳下来,她在等着他进入这个圈套,又侥幸的想着也许他不一定会入坑呢?
  结果就是现在这样,陈励东主动把自己送到了她的面前,她了然,却也失望。

  “杨寂染你是不是疯了?”陈励东掐着她脖子的手不禁一再用力。
  卫尔急的大叫:“你想杀了她吗?”
  陈励东只问杨寂染:“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你自己?为什么就要缠着我不放?”
  “呵呵,我杨寂染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为什么你偏偏要破这个例?跟着我不好吗?我保证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甚至还能混的比现在更风生水起。”

  陈励东看她的眼神是说不出的鄙夷和蔑视:“你想让我像霍沥阳那样,当你身边的一条狗,为你洗钱,为你干一些丧尽天良的勾当?”
  “霍沥阳怎么能和你比,他就是一条狗,可有可无,没了他还有别人,可是你不一样,没了你,就再找不着第二个了。”杨寂染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我也恨我自己痴心,明知道你是个混蛋,却还对你念念不忘,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也管不了我自己。”
  一旁的卫尔脸色已经变了又变,她对陈励东痴心,那他的痴心呢?一文不值吗?是不是在她眼里,他也和一条狗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我不爱你,也不想成为你的独一无二,只有小微才是我的独一无二,你这样伤害她,我不会放过你的。”说着,陈励东掐着她脖子的手不禁一再用力。
  杨寂染的脸色已经由白转为紫红,她的双手拼命扒着陈励东的手,想要呼吸更多的新鲜空气。
  卫尔原本恨她对自己无情,想要给她一点惩罚,可是在看到杨寂染宁死也不肯松口的情况下又有些不忍心了。
  他对她,到底爱多过恨。

  他掏出手枪,指向了陈励东:“放开她,不然我开枪了。”
  陈励东没有动。
  卫尔已经扣动了扳机,他神色冷漠的看着陈励东:“你应该明白,就算你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我的枪。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你还不放,我就开枪。一,二,三……”
  三声之后陈励东还是没有放。
  卫尔闭了一下眼,然后再睁开,淡蓝色的眸中闪过一丝凌冽的杀意,他缓缓的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了……枪声响起,倒地的却是卫尔。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的其他人都懵掉了,陈励东的视线迅速的掠过枪声的源头,可疑的红点在咖啡屋内游动着。

  是狙击枪,而且对方枪法高明,不是善茬。
  他带着杨寂染快速的躲到了一个可以避免被狙击的角落,目光锐利的盯着那个地方,猜测对方的来头。
  屋内的其他人在经过一瞬间的慌乱之后迅速展开了反击,都朝着枪声来源的地方开枪。
  陈励东知道他们做的都是无用功,那个人早就换了狙击点了,怎么可能还等在那里等他们开枪。

  果然,不一会儿又有人倒地,五个人到最后只剩下两个,那两人背靠着背,视线敏锐的在附近搜索着。
  杨寂染却忽然抽出枪顶在了陈励东的太阳穴上,眼中是明明白白的恨意,她语气凶狠的质问到:“人是你带来的?”
  陈励东心头一惊,刚刚一时大意放松了对杨寂染的控制,现在他连最后一点主动权都没有了。
  他拧了一下眉,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他必须暗中寻找着夺下她的枪的机会,他一边思考着一边反问:“你怎么知道不是你的仇家?”
  杨寂染除了洗钱,还涉嫌走私枪支和丨毒丨品,这两样都是把脑袋别在腰上的营生,不但要小心丨警丨察,还要小心别被同行黑吃黑,所以为了不被别人吃掉,她一直都选择先下手为强,得罪的人自然是一批又一批。
  陈励东这么说,她一时也反驳不出来,现在的情况敌我未分,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又是砰的一声,那两个黑衣保镖已经倒下了一个,而他在死之前甚至还没明白那一枪到底是从哪里射出来的。

  咖啡屋内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一个看似镇定其实就快崩溃的黑衣保镖,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却还不想死的女洗钱犯,还有一个神情冷漠作壁上观的男人。
  杨寂染看的清清楚楚,那一枪是从非常刁钻的角度打出来的,来人肯定受过专业的训练狙击训练,至少比她花大价钱请来的杀手和保镖要厉害多了。
  “我们走!”杨寂染用枪顶着陈励东的脑袋,让他赶快跟着自己一起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