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9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杂毛小道说自然是真的,而大师兄、哦不,蚩尤的警告,是提醒,而这位永浩真人的话里,却充满了许多的挑拨之意。
  挑拨?
  我有点儿不太明白,说什么意思?
  杂毛小道说他其实对于这件事情,也很不甘心,故而除了告知这个消息给我以外,还说了许多,虽然云山雾罩,但我总感觉到他在跟我透露一个消息,那就是如果成为了执宰人,从祖灵那里获得力量之后,就被它在灵魂之中打下了思想钢印,在它面前,无所遁形,唯有在此之前,方才有机会灭掉它……
  啊?
  我说你的意思,是那家伙在怂恿你去对抗祖灵?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那家伙还透露了一下你堂哥的下落,说就算是成为了执宰人,知道了具体的情况,也未必能够将他救回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反抗,只有将祖灵消灭了,才有可能将人找回。
  呃……
  听到这么一个震撼的消息,我感觉脑子有一点儿不太够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我心头的震撼。
  原来,关于祖灵吃人的事儿,那些执宰人都是知晓的,他们都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却没办法摆脱,因为自己如同另外的一种傀儡,思维都逃不过祖灵的眼睛。
  那么既然如此,那个所谓的永浩真人为何又能够心生反意,将这消息传递给杂毛小道,又怂恿他趁机发难呢?

  他是真的心有不甘,想要一搏,还是觉得自己有什么秘法,能够瞒得过祖灵?
  我脑子有点儿乱,过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杂毛小道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那个永浩真人,是个老狐狸,我不太能够确定他话语里面的真实度,不过如果他说的那些是真的,即便是我成为了执宰人,知道了小毒物的下落,也未必能够将他救回来,那么我现如今其实只有了一个选择。”
  我说什么选择?
  杂毛小道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别无选择,只有硬干了。”
  啊?
  我犹豫了一下,说也许这是一个陷阱呢?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我也想了很久,那帮人对小毒物的下落一直闪躲,讳莫如深,不是没有理由的,想来想去,他应该是落到了祖灵手里,方才如此——所以我得去见祖灵,能够找回小毒物最好,若是不能,我就只有反了它娘的……
  说罢,他对我说道:“不过在处理这事儿之前,我得将你们给送走。”
  我说这怎么行,我们得跟你在一起,共同面对。
  杂毛小道笑了,说面对个屁啊,到时候去聚灵殿,只能是我一人,如果我若是交代在那里了,你们活着回去,至少能够接过大旗来,帮着我们,将未了的心愿继续下去……
  杂毛小道这架势,分明就是在交代后事。
  很显然,正如同屈胖三之前跟我所说的一般,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倘若我们面对的是那个什么执宰人,就算是他们成了神,我们其实也有与之一战的信心。
  但这些所谓的神,在那祖灵的眼中,也都不过是食物而已,那么我们又是什么呢?
  杂毛小道既然选择了与之硬干,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心里很难过,一个人倘若是没有了选择,那其实是很悲哀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如何呢?
  我看着他,说我不走,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陪在你身边。
  杂毛小道摆手,说你用不着这样——你的心意,我自然是知晓的,也知道你心中的勇气,但真正的大智大勇者,从来不会做出任何不理智的判断,此次我一人担当,是胜是负,都只是与我相关,多你一个,影响不了大局,但如果你能够回去,未来的日子里,还得你帮忙,多照应茅山宗……
  我依旧不愿,再次劝谏,杂毛小道依旧不听,并且让我去将其余人都叫过来。
  我没办法,只有回去叫人。
  没一刻钟,屈胖三、布鱼和善扬真人都来到了金字塔高台之上,杂毛小道将情况跟大家作了说明,然后说道:“事情我已经决定,没有反复的可能,而如果我这边一动,必然照顾不到你们,所以在行动之前,我会送你们离开。”
  善扬真人认真说道:“茅山宗刚受重创,需要有人坐镇,你若留在此处,那茅山又该如何办?你还年轻,不要冲动,来日方长。”
  杂毛小道对我说道:“陆言,你回去之后,拜托帮我传话,让符钧师兄继任茅山宗掌教真人之位,而你和大人如果有可能,未来多多照拂茅山一二,我相信凭借着茅山宗的千年底蕴,终究不会没落下去的。”
  说罢,他有朝着善扬真人拱手,说真人,茅山龙虎,同属道门,现如今三十四层剑主来势汹汹,心怀壮志,而三十三国王团又有横扫天下之意,还望你回去之后,领导龙虎山天师道,与茅山守望互助,同气连枝。
  善扬真人见劝不动,只有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说道:“这世间,我平生只佩服两个人——一个是王红旗,无论是眼光,还是修为,都是当世第一,再一个是你师父陶晋鸿,虽然我与他明争暗斗一辈子,但他最终能够成就地仙果位,便让我望尘莫及;而现如今,又多了一个你。你放心,我若回去,自然按照你的话去做的……”

  杂毛小道又看向了屈胖三,说大人,我若回不去,还请你帮忙,照顾好我和陆左的家人。
  屈胖三苦笑一声,说唉……
  他是个豁达洒脱的名士,向来都不喜欢这样生离死别、托付后事的场面,但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也说不出太多的意见来。
  杂毛小道又与布鱼说了几句,然后朝着我们深深一躬,表达托付之意。
  随后杂毛小道告诉我们,他已经掌握了如何通过天罗镜,将我们送回去的办法,问我们何时回去?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等你出发之前吧,我们再陪你一天。
  杂毛小道点头,说也好。
  在前往聚灵殿去拜见祖灵之前,杂毛小道需要一直在天罗镜之前静坐,养精蓄锐,准备接下来的事情,而我们答应了他离开之后,也不在这儿打扰,走下高台。
  我们回到了房间之后,简单聊了几句,布鱼很是焦急,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忧心忡忡。
  而善扬真人显然也不是很高兴。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屈胖三两人的时候,他朝外面望了两眼,然后对我说道:“你怎么想的?”

  啊?
  我说什么怎么想的?
  屈胖三说你难道真的打算让小杂毛去赴死么?
  我说也未必是赴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