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69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农村建新房的速度比较快,一般一个多月一栋新房就建起来了,刘家兄弟这栋面积稍大,正常情况下两个月内也可以完工,二十多天之后,新房的所有地基、架空层(释1)等都已经建好,再继续下一步就需要付第二笔款,但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让刘贵措手不及的状况:
  刘富说自己没钱了。
  刘贵质问刘富为什么之前答应得好好的现在却突然变卦,刘富解释说自己一开始确实规划好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当时这十几万他准备先找老板预支一部分工资,剩下的再找工友们借,付第一笔款的时候找老板预支了三万工资,加上自己这段时间存下来的一万正好四万,但之后再找工友们借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借给他。
  按照他的想法自己这几年起码输给工友们几十万,找他们其中经常赢钱的借个十万八万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但万万没想到找上门后却被种种理由拒绝,最终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

  刘富央求刘贵先垫付一下,再次信誓旦旦拍胸脯保证这段时间他一定会筹到钱。
  日期:2017-04-09 00:08:57
  刘贵平日里省吃俭用,这么多年来确实存了一些钱,不过刘富之前答应的好好的突然变卦,心里郁闷不已。
  但房子已经动工,要停建等钱也不现实,只能忍气吞声掏了第二笔款,等到半个月之后需要结算第三笔款的时候,刘贵找到刘富,刘富却依旧表示自己身上没钱,别说还要出十几万,他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这下刘贵怒了,如果之前刘富不说出三份之二建房的钱,就算父母再反对,他也不可能同意两兄弟共建一栋房子,现在反倒变成了自己这个受害者需要出绝大部分钱,而侵犯自己妻子的刘富却只出四万就能住进新房,这样的屈辱,换做任何人都承受不了!
  刘贵当即对刘富破口大骂,言语间彻底撕破了脸,骂的极其难听。
  刘富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听到这些侮辱性的语言也对骂起来,矛盾瞬间升级,两兄弟完全什么不顾及兄弟情面,什么难听的话都讲了出来。
  如果单纯只是对骂,或许最多两兄弟动动手大打一架,打累了双方受点小伤也就算了,但之后刘富说的一些话彻底点燃了刘贵内心中暴怒的小宇宙。
  (释1)架空层:指的是建筑物深基础或坡地建筑吊脚架空部位不回填土石方形成的建筑空间。
  农村新房常见的架空层和城市楼房的架空层不一样,城市里楼房的架空层一般都比较高,有的甚至有一层楼高,整个架空层是镂空的,只用几根承重柱加上一两面墙壁支持整栋楼房的重量,这些架空层里面会放一些桌椅板凳或者健身器械,作为小区居民休闲的地方。
  而农村的架空层一般高只有十几厘米到半米之间,四周用砖石封闭,里面是空的,目的是为了让地板远离地表,保持室内干燥。
  日期:2017-04-09 00:09:22
  当时刘贵言语中一边辱骂刘富,一边质问刘富为什么会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说他这种**弟媳的恶行如果让法律来制裁要判死刑!
  刘富这个时候却嘎嘎冷笑起来,说刘贵你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是你自己无能满足不了杨珊,现在还来说我。

  刘富还说自己和杨珊是两情相悦,刘贵才是横亘在中间破坏他和杨珊幸福的人,要不是看在兄弟情面和年迈的父母份上,他才不会忍气吞声请求刘贵原谅,早就带着杨珊双宿双飞了。
  刘贵气得睚眦迸裂,说刘富胡说八道,如果不是他色胆包天**妻子,最终导致妻子怀上了孩子,妻子绝对不会饱受屈辱却不告诉他实情。
  刘富放声大笑,用嘲讽的眼神看着刘贵,说出了一句让刘贵仅存的神智彻底被愤火焚毁的话:“杨珊和我XX的时候,不知道多享受,你这个无能的怂货占着茅坑不拉屎,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我早就干死你丫的!”
  日期:2017-04-09 00:10:12
  自己的禽兽兄长不但强bao了妻子,还让妻子怀上了孩子,给自己带了一顶天大的绿帽子,现在每天要忍气吞声帮他养孩子,甚至还要出钱给他盖房子,即使这样的状况下他还要编造种种谎言来羞辱自己,这样的屈辱任何人都无法忍受!
  刘贵瞬间彻底失去了理智,对刘富大打出手,他平常性格比较温存很少和人生气,但往往这种性格的人一旦生起气来就会完全不顾一切。
  刘贵个子本就比刘富高大,平日里作息时间规律的他远比经常通宵赌博的刘富身体要好,打斗中很快便占了上风,当然刘富作为一个旷工也有一把子力气,挣扎中也让刘贵吃了极大的苦头,愤怒到极点的两人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兄弟的概念,变成了两个仇敌!
  据刘贵交待,自己本来完全压制了刘富,只想狠狠教训一下,出出心中恶气,后来自己打累了也就停手了。

  但这个时候刘富挣扎着爬起来,操起一把锋利的铁凳子要砸他,这种铁凳子菱角特别锐利,一旦砸到要害部位很可能就会一命呜呼!
  而且刘富当时那种疯狂的模样就是要置他于死地!
  刘贵的生命受到了威胁,爆发出了最大的愤怒,从刘富手中夺过铁凳子,狠狠地砸向刘富的脑袋!
  等到刘贵筋疲力尽地从愤怒中清醒过来,刘富已经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筋疲力尽的刘贵瘫倒在旁边,静静地看着这数月前还相亲相爱,现在却躺在地上皮开肉绽鲜血直流的大哥,突然之间觉得他完全像是一个陌生人。
  刘富临死之前朝刘贵伸出了手,嘴唇微微张动,不知道是要他叫救护车还是要想要说些什么遗言,总之这个刘贵叫了将近三十年大哥的人,就在亲弟弟的冷眼注视下,离开了这个世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