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赶快给白子惠打电话,问她在哪里,白子惠问我,“董宁,怎么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可能我口气比较急,让她听出来了。
  我说:“我没时间解释了,你和陈姐赶快来星巴克,我送你们回去。”
  没让我等多久,白子惠和陈姐一起下来了,她们面上表情没有很急迫,但是走的速度却很快,我拿着大袋子小袋子迎了过去。
  白子惠小声的问我,“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我说:“卫弘文来东湖了,他要对你不利。”
  白子惠说:“你哪来的消息。”
  我说:“薇儿告诉我的。”

  白子惠说:“薇儿?啊,我想起来了,消息准吗?”
  我说:“有视频,应该准。”
  我们说着,已经出了商场大门。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陈姐坐在了前面,我和白子惠坐在后面,陈姐知道我和白子惠有话要说。
  白子惠说:“你相信这个薇儿吗?不会是卫弘文搞的鬼吧。”
  我想了想,说:“应该不会,我救过她,她还被卫弘文给打了,心中有怨气,再说,卫弘文没有这么聪明吧。”
  白子惠笑了笑,说:“说的对。”
  回到了酒店,我帮两个女人拎袋子上了楼。进了白子惠的房间,我说:“你们关好门,反锁上,再用桌子顶住门,谁敲门也不要开,顺便订回去的车票,如果遇到情况,报警,我去一趟。”
  白子惠皱皱眉,说道:“你真的要去啊!”
  我点点头,我这个人心不够狠,或者说有当老好人的潜质,要不然怎么会被关珊绿了,还绿了这么长时间。
  我看到薇儿身上的伤,便觉得她有些可怜,卫弘文真是个畜生,我庆幸自己救了白子惠,要不然她落到卫弘文手里,简直不敢想象。
  白子惠说:“人心隔肚皮,董宁,我建议你不要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知道白子惠说的对,人心缥缈不定,最是难以琢磨,此去,福祸不定,可薇儿告诉我这件事,便对我有恩,她不光救我,也救了白子惠,所以我觉得我必须去一趟,否则心难安。
  这大概是我人格中执拗的一面。
  白子惠也不多劝,她对我说:“你小心,我们在酒店等你。”
  我想了想,说:“你跟我说过,不打无准备仗,我每十五分钟都跟你联系一下,这是薇儿家的地址,还有这个电话,如果联系不到我,打过去,跟他说。是曾茂才曾哥的朋友,遇到困难了,请他帮帮忙。”
  白子惠说:“既然这样,我跟你一起去,万一有什么事,反映也及时。”
  这怎么可以。白子惠绝对不可以以身犯险,我摇了摇头,说:“卫弘文是冲着你来的,你让他没了面子,这里又是东湖,虽然是法治社会,但拥有权利和金钱的阶级多么黑暗你清楚。”
  白子惠微微点了点头,她确实比我知道的多,有些黑暗不会暴露在阳光之下,媒体不是正义,而是某些人的喉舌,那些黑暗的事只流传在小圈子中。
  我说了一声一会见。触碰到白子惠那依依不舍的目光,可是一经触及,那情浓如水便消散,我确定我没有看错,所以,白子惠已经对我有了依赖感,但她在极力控制着,不让这种情感影响了自己,果然是理智的白子惠。
  我想我能走进白子惠的心里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允许外人靠近,这段时间的相处,平淡,激情,共同经历过各种事,以至于情感慢慢发酵。
  向门走去,白子惠说:“等等。”
  我停下,白子惠悄然跑到我身边,快速的说了一连串的话,我对她点点头。
  上了车,我叮嘱司机师傅快点开,我赶时间,司机师傅不太愿意,我加了钱,从酒店到薇儿家有一段距离,在未堵车的状况下。二十分多分钟,到了。
  小区有年头了,外墙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斑驳,这种条件,租金一定不贵,门口有不少小饭店,生意都不错,居住在这里的住户一般都是打工的,经济条件不好,所以小店生意兴隆,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店,要了一份面皮,二个肉夹馍,店是连锁的,还算有保障,没让我等多久,拎着袋子往小区里面走,路很破,有的地方还有垃圾没有清,味道感人。
  我给白子惠发了信息,临走之前,她和我定了暗号,防止别人拿到我手机,伪装没事发生。
  上了楼,敲门。
  屋里传来一声,“谁啊!”
  声音不大,是薇儿的声音,透着惊恐。
  “是我,董宁。”
  “董哥。你等等啊!别着急。”

  声音变得兴奋,隐含着激动。
  这一等让我等了两分钟。
  门打开,薇儿热情的说:“董哥,你请进,屋里有点乱。”
  薇儿穿着粉色的家居服,带着帽子和墨镜,嘴角有些红,遮瑕膏也掩盖不住,墨镜边缘处有些外溢的青色。
  我把袋子递了过去,说:“饿了吧,趁热吃吧。”
  薇儿接过袋子,好像哭了,她说:“董哥,谢谢你...”

  我本来想走的,薇儿拉着我非让让我到屋里坐一坐,我想了想,问一问昨天的情况也好,顺便看看薇儿需不需要帮助。
  “董哥。我的屋在最里面。”薇儿前面带路。
  只有几步的距离,但我却走的很异样,头重脚轻,来到开着门的房间前,光线还是不错的,这个时间了还很亮。粉红色的床单被褥,充满了少女气息,床边对面是衣柜,还有张电脑桌,看起来很简单,却布置的很温馨。
  “董哥,你为什么不进去呢。”薇儿笑意盈盈,我却一阵恶寒。
  屋里面有人,三个人。
  一个人坐在床上,面带微笑的看着我,可那笑带着残忍,剩下两人站着。一左一右,身上套着的是紧身衣,肌肉夸张。
  果然让白子惠说中了。
  人心不可信。
  此刻此景,我想起了一则寓言,农夫与蛇,我是农夫。薇儿是蛇,好心救她,却被反咬。
  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给我跳,演了这么多戏给我看。
  我董宁,何德何能啊!
  “董宁,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
  卫弘文脸有些潮红,不知道是身体哪个器官不好,那表情,做作恶心。
  当下,我做了一件事,转身,迈腿,跑。
  这个决定慢了,但我希望还来得及。
  只有我的脚步声,很快,到了门口,很快。打开了门。
  呵呵,准备的真是充分呢。
  门外,两个人,堵着,彪形大汉,把我推进了屋里面。
  看到我被推进房间。卫弘文哈哈大笑起来,他说:“董宁,你不是很嚣张吗?为什么见到我就跑,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看着坐在卫弘文腿上的薇儿,她眉眼含春,手臂勾着卫弘文的脖子。
  “为什么?”
  薇儿指了指自己,说:“你问我?”
  我点了点头。
  薇儿轻哼了一声,说:“我那么主动,你却不看我一眼,我是不够漂亮,还是不够风*,或者说你嫌弃我,董哥,当时我就想,要给你这样的臭男人一个教训。”
  原来是这样。
  卫弘文笑着说:“董宁,你错过了她,真可惜。”
  说着,卫弘文对薇儿动手动脚起来。
  薇儿嘤咛一声,说:“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