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苦着脸,不过屋里这么黑,估计白子惠也看不见。
  “我现在不知道你想什么,直觉是突然的,灵光一现那种,我也说不清楚,我可是对你都坦白了,你要不信我也没办法。”
  近在咫尺的白子惠沉默着。好像一道墙,立在那里,呼吸的声音对我是一种煎熬,我紧张起来,我不知道我的回答让没让白子惠满意,大概是不满意的,因为我没说全部的实话。我还留了一手。
  诚然,我很信任白子惠,我也很愿意跟她发生什么,风花雪月,涟漪,我想那一定很美,但。我无法做到,将心完全掏给白子惠,可能是因为关珊,她伤了我,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我现在还记得那痛,撕心裂肺。无法呼吸,似乎一吸气,身体便疼,现在我忘不掉,以后我也忘不掉。
  所以,抱歉了,白子惠。请让我保留这一点秘密。
  黑暗中的白子惠伸出了手,放在了我的胸口,我的心在跳,震动着,她能感觉到。
  “董宁,你有没有骗我?”
  “没有。”

  “我希望你不要骗我,因为你是我难得相信的一个人。”
  体温微微上升,心跳也渐渐加快,这时,白子惠抽回了手,我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很难受。
  或许是欺骗人的滋味不太好受吧,尤其那个人还是白子惠。
  人类的感情,变化多端。
  我说不好,因为太复杂,时刻在变化。
  但此时,我清楚的知道,我不想让白子惠失望,永远。
  “你回去吧,我累了,要睡了,对了,今天我很高兴,你帮了我很多。”

  白子惠有些意阑珊的说,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
  心提起来,不上不下。
  “那我...回去了。”
  我转身,打开门,我停了下来。

  背对着白子惠。我问:“有个问题,你现在对我还跟原来一样吗?”
  “啊?”
  “你说选择我是因为我弱,好控制,可以当你的傀儡,并且,你对这样的我不会有感情,现在还是这样吗?没有一点点改变吗?”
  “没有。”白子惠回答的很快。声音很冷静,不知道她是不是说谎,是不是因为我刚才欺骗她被察觉到,或者是她说的是真的,还当我是棋子。
  我暗笑自己傻,干什么把话挑的这么明白,我现在就像一只宠物狗,拼命的在白子惠面前摇尾巴,想要得到她一句明明白白的答复。
  白子惠明明说过我是特别的,明明说我是她最信任的人,我还在强求什么呢。

  拉开门,我说:“你早点休息。”
  门关上,我在门口驻足了一会,迈步。白子惠的声音突然从心里响起。
  “傻瓜,笨蛋,你这么问,我能怎么回答啊!”
  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扬。
  能听到白子惠的心,真好。
  本来是要返程了,但白子惠改主意了,说多住两天,放松放松,高强度的工作,不注意劳逸结合,人是承受不住的,虽然现在工作很多,不过白子惠都安排下去了,在她的身边还是有一批人才的,毕竟,白子惠不看关系,有能力人品好便有施展能力的舞台。
  说是放松,只是女人的享受,逛街购物,买买买对她们来说确实是减压的方式,但对我来说就不友好了。
  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白子惠埋在心中的话让我有些飘飘然,我甘愿当苦工。
  赔女人逛街是件力气活,还需要极大的耐心,不亚于谈判的强度,逛到下午,我便有些不行了,这功夫需要练的。
  陈姐看出来我心不在焉,她说:“董宁,你要不去咖啡店坐坐,我们去逛,逛完了找你。”

  我一听这主意不错,喝喝咖啡,玩玩手机。歇歇脚,没看出来陈姐经验如此丰富。
  我说:“好啊,那我就在星巴克等你们。”
  两女去逛,我进了星巴克,点了一杯咖啡,将两个人买的一大袋子东西放下,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手机。
  我查看之前买的那只股票。这段时间没怎么关注,结果发现这支股大跌,跌的很夸张,我暗自庆幸自己及时抽身而退,要不然就跟那个中年男人一样,亏的崩溃了。
  嗡嗡。

  微信有人给我发消息,是薇儿发的。我有点不想理她。
  此时,正是这一天中最舒缓的时候,我需要放松,不想面对薇儿的纠缠,不过,先看看她说什么吧。
  “董哥,在吗?”
  “董哥。有急事。”
  我不由好笑,有什么急事,无非就是缺钱了,购物车里的东西需要清了。
  我刚要退出微信,薇儿给我发了一段小视频。
  视频是在KTV中拍摄的,光线很不好,但都是熟人。
  郭总监抱着爱莎,手紧忙活。
  这郭总监色中饿鬼,前天来了一次,看他样子都快被榨干了,竟然还找爱莎,有瘾,这爱莎也是,还能忍受郭总监,大概钱给的多吧。
  镜头慢慢移,房间里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竟然是卫弘文,他笑着跟郭总监说着什么,应该很黄色,引得郭总监淫笑起来,爱莎则低下头,瘫在郭总监身上。

  视频结束。
  拍摄者应该是薇儿,拍摄时间极有可能是昨天晚上,应该是隐蔽拍摄,装作玩手机,拍下了这一段。
  卫弘文到了东湖,肯定不是找郭总监玩乐这么简单,看他们相处的很愉快,卫弘文应该没有因合作的事情怪罪郭总监。
  前天欢愉之后,郭总监应该要了爱莎的联系方式,卫弘文来东湖,郭总监便找爱莎和薇儿作陪,事情应该就是这么个过程。
  那么,薇儿想跟我说什么?
  我说:“我在,你给我发的视频是什么情况。”
  薇儿说:“我昨天拍的。郭总监联系的爱莎,叫上了我,陪了一个叫卫少的男人,昨晚上他...睡了我,给了我很多钱,可我很害怕。”
  我说:“为什么?”
  薇儿这样的女人爱财,可拿到钱还害怕就有问题了。
  薇儿说:“他打我。”
  几张照片也被发了过来。胳膊腿上都青了。
  我说:“你报警啊!”
  薇儿说:“董哥,我害怕,他是有钱人,我惹不起,再说,他给的钱还挺多的。”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薇儿说:“董哥,我跟你说,我昨天听到一些话,他们不知道我听到了,他们要对你身边两个女人下手,董哥,你是个好人,你救过我,我有点不懂事,对你有些过分,但你没伤害我,还给我介绍活,我感谢你,所以,董哥,你快点走吧,离开东湖,他们冲着你们来的。”
  我说:“我知道了,你没事吧。”

  薇儿说:“我没事,我很好。”
  我说:“你去医院没有?”
  薇儿说:“我不敢出门。”
  我说:“那你吃饭没有。”
  薇儿说:“吃了一袋方便面。”
  我说:“你订外卖啊!”
  薇儿说:“董哥,我身上都是伤,我不敢见人。我现在特别害怕。”
  我说:“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里,地址给我。”
  薇儿说:“董哥,你别来,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

  我说:“我就给你送点饭过去,你遮住脸就好了。”
  薇儿又坚持了一会,但最后被我说通。把地址发给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