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8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确信参加珊瑚海海战的两艘美军航母均已被击沉,日本人就认为自己用于中途岛作战的航母对美军仍具有压倒优势。南云部队拥有经过无数次战斗考验的“赤城”、“加贺”、“苍龙”和“飞龙”,完全有把握击溃可能与之交手的任何敌军,“瑞鹤”号参战的必要性不大。骄傲死板的日本人完全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美军航母具有较大的载机量,他们3艘航母上的舰载机就与日军4艘航母的载机数不相上下。况且他们非常清楚,中途岛可以得到夏威夷大规模的飞机增援。试想,如果在未来实战中“赤城”、“加贺”、“苍龙”号战沉,“瑞鹤”号能够配合“飞龙”号,在美军“约克城”号已失去战斗力的情况下与“企业”号和“大黄蜂”号死磕,胜负还真是不太好说。

  如果拿中途岛和珍珠港两次作战相比,当初金梅尔严重低估了对手的素质,没有认真评估其能力就自认为料敌在先。现在同样如此,不过山本坐上了原来金梅尔的位置,根本看不起他对面的尼米兹,这不啻为一个绝妙的讽刺。
  在“赤城”号上,那些信心十足的水兵们把许多私人物品都带上了航母,还带了大量用于庆祝胜利的啤酒和清酒。不过也有一个人在忧心忡忡,他就是偷袭珍珠港时投弹命中“俄克拉何马”号的阿部兵次郎大尉。阿部劝源田取消这次行动,他刚刚收到一位在中国的朋友写来的信,“预祝他在中途岛作战中马到成功”。阿部仅仅是海军大尉,他的朋友肯定不会是将军一类的上层人物,看来人人都知道日本人要对中途岛采取行动了。阿部预言美国人很可能已经挖下陷阱等着他们去跳呢。但源田说为时已晚,其它舰只业已出动。再说这也不是源田这个级别的人能当家的事儿。

  5月18日,参加中途岛登陆作战的一木清直大佐登上“大和”号,接受了山本大将的具体指示,至此各参战部队均已接受了作战任务。19日,“大和”号返回柱岛进行出航前的最后准备。
  5月20日,搭载陆军一木支队和海军中途岛登陆部队的田中输送船团从横须贺和吴港启航,5月24日到达距日本1400公里的集结地塞班岛。藤田少将的水上飞机母舰部队也随田中一起出发并同期抵达。栗田健男中将的近距离支援部队大概也在这一时间抵达关岛。细萱中将的北方部队同样在这一天从濑户内海西部起程,驶往部队集结地青森县陆奥湾的大凑港。
  直接从濑户内海驶往战场的主力舰队一个星期后才能出发。山本大将认为时间不能白白浪费,5月21日,山本、高须、近藤、南云4支部队经丰后水道浩浩荡荡驶入公海,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联合军事演习。这是联合舰队开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也是日本海军在公海上的最后一次演习。
  5月23日17时,山本率主力舰队返回柱岛。返航途中,他们与参加MO作战归来的高木第五战队、五藤第六战队相遇。“大和”号礼貌地发出信号,祝贺它们取得了珊瑚海海战的辉煌胜利。但6艘重巡洋舰和众多驱逐舰均默不作声。三和估计他们之所以保持沉默,是“出于意识到自己打得不好的缘故”。
  日期:2017-11-15 21:55:09
  (正文)

  很多必须出征的战舰仍在维修。参加阿留申战役的“龙骧”、“隼鹰”号航母,“高雄”、“摩耶”号重巡洋舰以及多艘驱逐舰都在其中,它们必须做好应对寒冷天气的准备。“潮”、“涟”、“曙”号等驱逐舰刚刚从热带的珊瑚海回来,就要马不停蹄地前往北方寒冷的集结地大凑,差点没能赶上大队的行程,协同作战训练也就无从谈起,陆军北海支队和横须贺第二海军陆战队只在25日进行了一次登陆演习。实际上所有作战部队都只能依靠以往的经验进行战斗。

  5月25日,山本在“大和”号上亲自主持了最后一次图上演习。兵棋推演再次暴露出作战计划可能存在重大缺陷。“美军”主动从瓦胡岛向西出击,然后快速向北,在随后的大战中日军被击沉航母1艘,受伤2艘,“美军”损失航母2艘。演习显示,如果美军部队出现在夏威夷和中途岛连线的南部,那里将是日军空中侦察的空白区。部分人员提出主力舰队和南云距离过远,一旦出现意外情况不可能提供有效支援。山本将球踢给了南云和草鹿,问他们是否有能力击退在中途岛意外出现的美军舰队,南云再次给出了不疼不痒的保证,称“会为这种情况做好充分准备”。

  但南云随后的话让山本十分愤怒:机动部队无法按原计划在5月26日也就是第二天早上准时出发,他的航母需要增加一天时间完成补给和其它准备,建议将出发日期推迟到27日,第一机动部队对中途岛的首次空袭也因此从6月3日推迟到6月4日。对此山本很不情愿地同意了,但他拒绝改变木已成舟的登陆日—6月6日,中途岛的潮汐绝不会迁就南云的延误,登陆行动必须如期进行。山本也不愿推迟对阿留申的攻击或对时间表做其它变动。

  这样就引发出一个严重问题,田中和栗田的舰队很可能被美军提前发现。经一番测算后山本决定冒一次险,寄希望于中途岛的美军侦察机在6月3日不会向西搜索足够远的距离,从而无法发现预定在这天下午进至中途岛周边1100公里内的田中船队。应急预案注定是没有的,一切只能依靠老天保佑了。最后,山本和南云都黑着脸离开了会议室。
  最后一刻的这次变动使阿留申作战比中途岛早了一天,这就给我们造成了一种假象—阿留申战役是日本人在北方精心策划的佯动,目的是转移美国人的注意力。这种说法显然站不住脚。首先,原计划两大战役是同时打响的。其次,从瓦胡岛、中途岛、阿留申群岛的相对位置来看,提前一天根本谈不上“佯动”,真佯动的话至少也要提前5天左右。第三,这两大战役主力、山本和高须舰队是在同一天出发的。第四,在战后美军对永野修身和渡边安次的审讯中,两人均未提到阿留申和中途岛两大战役之间有什么战术上的必然联系。最后,1944年南云中将在塞班岛自杀之后,美军在他身边找到了那本宝贵的《南云报告》,其中并未提及阿留申作战是为了转移美军的注意力。

  尽管白天发生的事情让山本极度不爽,但到了晚上却是另一番景象。山本在“大和”号上设下豪宴,盛情款待即将出征的参战将佐,出席宴会的高级军官达数百人之多。宴会尚未开始就出了意外,侍从长近江兵治郎发现厨师犯了大错,他们煎的一条鱼没有放盐只放了大酱,日本俗语里“饭里放酱”意思就是“把事情弄糟”。近江把厨子恶训了一顿,但山本并未理会这个疏忽。晚宴上,山本亲手开启了天皇御赐的美酒,与即将出征的将士们举杯共饮。几百名将佐觥筹交错,豪气干云,此情此景似乎变成了胜利后的庆功会。

  在26日出征前的最后一次会议上,草鹿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发现美国舰队,是先对它发动进攻呢,还是先攻击中途岛?”奇怪的是如此重要的问题以前竟然从未有人提到过。听到草鹿的话,宇垣转身对南云说,这将由机动部队自主决定,“你们在前方,能比我们更好地估计战场局势。”
  草鹿拒绝承担这一责任,他认为只有联合舰队司令部才能作出适当决定。事实上他们承担的两大任务是互相矛盾的。登陆作战是大军出动,不但为了火力掩护,就是在心理上对守军也是一种威慑作用,必须向对手表明自己的存在。而舰队决战却需要尽可能隐匿自己的行踪,力争做到出其不意先发制人,这两条截然不同的用兵方式如何统一?
  得不到满意答复的草鹿再次提出,“赤城”号的桅杆很短,这是所有航母的通病,为的是避免妨碍飞机的起降作业。草鹿指出“赤城”号很可能截听不到敌人的无线电通信,无法准确判断敌人的动向和企图,而“大和”号不单桅杆很高且装备有最新式的通讯设备。草鹿提出了两种解决办法:一是山本大将的旗舰“大和”号单独行动,不再保持无线电静默,把截听到的敌方重要通讯转告给南云及其它部队。二是“大和”号同第一机动部队一齐行动,由山本大将直接指挥航母舰队。

  草鹿的建议一个也未被采纳。宇垣认为这些都无关紧要,反正不能进行无线电联络,此次行动之成败完全取决于突袭。山本大将亲自出征只是象征性地鼓舞士气,怎么可能冲锋在前呢?其实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山本只要呆在岸上不出海就行了。但同样办不到,因为“长官亲自出征可以鼓舞广大官兵的士气”,再者如此精彩大戏除了山本司令官还有谁能领衔主演呢?!日本海军已经到了实施作战时必须考虑政治表演的地步了。

  据说在出征的头天晚上,山本一生最好的朋友堀悌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在为竣工船舶举行下水仪式时,滑轨上的船突然翻倒。堀当时很为即将出征的山本担心。他本想打电话给山本,又怕这个不吉利的梦影响到山本的心情,最终作罢。
  尽管上上下下洋溢着胜利在望的乐观情绪,但对中途岛之行山本心中却充满了担忧。5月27日,在写给情人“梅龙”—河合千代子的信中他说:“我现在正为了国家的命运来往于战火硝烟之间。本月29日,联合舰队将起锚出征,在海上约需三周时间。我将亲自指挥全军奋勇作战。说心里话,对这次出征,我并未寄予多大希望。”
  在信的末尾山本写道:“道路之崎岖坎坷,已到极点。再会,多多保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