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8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5 21:53:07
  (正文)
  不仅“双鹤”无法参加即将到来的大战,南云第一、第二航空战队的3艘主力航母同样状态堪忧,只有被称作“老姑娘”的“加贺”号状态尚好,可供飞机做起降训练。由于之前参加南方作战时在爪哇海意外触礁,未能远征印度洋的“加贺”号因此获得了宝贵的修整时间。其余3舰自开战以来一直未得到休息,急需维护和补充设备人员,它们返回后就立即进入了吴港的干船坞。图上军演刚刚结束,南云就将“加贺”号作为临时旗舰使用,直到5月中旬“赤城”号返回濑户内海。

  偷袭珍珠港之前,南云机动部队的进攻训练极为充分。训练中使用了珍珠港的模型,飞行员们对瓦胡岛的地形、进攻路线、攻击方式非常熟悉。中途岛战役打响之前,可供训练的时间很短,当时的重点主要是放在了补充和准备上。
  航母和舰载机的计划检修导致训练几乎无法进行。在源田看来,关键问题是时间太紧,“我们没有充足的时间训练飞行员,结果训练远不及珍珠港作战时那样充分。”“加贺”号从清晨到黄昏忙于飞机起降训练,俯冲轰炸每天最多只能进行一次—就像咱们去驾校学车那样一天才能摸那么一次方向盘。水平轰炸仅局限在单机训练层面,战斗机也是单机练习,夜间训练更几乎没有,因此夜间攻击取得满意效果的可能性近乎为零。新补充的飞行员缺乏经验,刚刚达到白天在航母上起降的水平,那些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技术也荒疏了。鱼雷攻击是日本人的拿手好戏,在珍珠港曾立下赫赫战功,然而这方面的情况最为糟糕。机动部队的航母在前六个月中忙于征战,没有得到充足而正规的训练,尤其是鱼雷攻击训练主要在基地进行,这方面的问题更加突出。在与第八巡洋舰战队的一次对抗演习时,重巡洋舰故意放慢速度且只转了45度弯,然而“飞行员的成绩仍然糟糕得很”,南云说,“水深只有40到50米,但仍有三分之一的鱼雷未能命中目标。”这与当初偷袭珍珠港之前的数据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也难怪,自从偷袭珍珠港之后,这4艘航母上的鱼雷机再也未向敌人发射过它们的鱼雷,它们只是偶尔挂上航空丨炸丨弹对一些静止目标实施水平轰炸。

  经过前几个月的战斗,由于战损导致日军航母部队的战斗力已大大下降。在珍珠港行动中,“赤城”号有66架飞机,现在只有54架,“加贺”从75架减少到63架,“苍龙”和“飞龙”从63架减少到54架。按规定每个分队至少要有3架备用飞机,实际上连1架都没有。概括地说,机动部队每艘航母自头年12月以来战斗力下降了约16%。在战斗中的任何损失都将立即影响到飞行部队的战斗力,因为没有备用飞机可以及时补充进来。

  就这还是“大老婆”生的一线队伍。这次“小老婆的儿子”受伤不能参战,我们再来看看配属给其它几支舰队的“私生子”的情况。新近下水的“隼鹰”号可以装载54架飞机,实际上只带了33架。“龙骧”号的编制是48架,实际上只带了30架。“瑞凤”号本应有30架,实际上只有24架。最可怜的是“凤翔”号,只带了8架过期的双翼飞机。后来行驶在7艘巨型战列舰中间的“凤翔”号简直就像骆驼群里跑了只羊。

  是不是狂妄的日本人认为,面对孱弱的敌人不需要带那么多飞机?答案显然不是。在经过六个月的战争之后,极度贫血的航空工业已经远远无法满足全面战争的需要。他们的航空部队要在身心极度疲劳和数量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奔赴决战战场。正如有些人所说,他们还是去他们经常去的那口井,可惜这次带的水桶太小。
  即便如此,没有人怀疑未来的胜利依然属于日本人。现在很多人担心的不是能否打赢,而是怕美国人龟缩在珍珠港里不敢出来,让我们赢得不够彻底、不够漂亮。南云在一封报告中写到:“虽然敌人缺乏斗志,但是在我方向他们发起进攻时,他们也许会奋起反击。”5月13日《日本时报与广告报》的一篇社论乐观地指出,“大东亚战争开始以来,美国海军的这些失败几乎排除了日美在太平洋上再次进行大海战的可能性。美国海军的主力舰队正躺在太平洋底,美国有无能力再派舰队到太平洋上来是大可怀疑的。”

  珍珠港作战中,日军致胜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保密工作几乎无懈可击。到中途岛战役之前,狂躁的“胜利病”已使日本上上下下失去了应有的警觉。作战计划的抄件早已广泛散发,甚至发到了非参战部队。军官们在酒楼茶肆公开谈论行动的内容,日本海军正在准备一次大行动已成了公开的秘密。海军基地吴港的军舰大摇大摆自由进出,完全没了偷袭珍珠港之前的伪装与矜持。渊田熟悉的一名军官到理发店剃头,理发师竟然告诉他“马上要打大仗了”,把这名军官惊得目瞪口呆。既然有那么多军舰停在吴港装载补给,城里的居民总不免会知道日军正在准备出发。一支水上飞机部队在出发前竟毫不顾忌地在一份电报中通知说:“6月中旬之后,凡是寄交本队的邮件,收件地址一律写成中途岛。”向即将开赴阿留申群岛作战的“隼鹰”号、“龙骧”号航母运送物资的驳船每天频繁来往于基地和航母之间,上边装载着大量防寒物资。现在马上就要进入夏天,连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次作战的范围肯定包括阿留申群岛等高寒区域。当时吴镇守府司令官丰田副武中将在其著作《最后的帝国海军》中说,他的办公室来了一个油轮管理人员,竟然能详细说出日本舰队的出发日期、舰队规模和具体开打时间。甚至连远在中国作战的陆军部队都知道海军要倾巢而出攻打中途岛。

  大藏大臣贺屋兴宣在战后讲到失密问题时曾经举过一个例子。中途岛海战以前,东京证券交易市场的军需关系股票动态极不正常。贺屋兴宣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大本营内部有没有人在出卖机密?”
  在军令部也是如此。2月在马绍尔群岛受伤的前第六舰队司令官清水光美中将此时已经康复,临时在军令部赋闲等候安排。他“大约每隔一天”就要到其挚友伊藤次长的办公室小坐片刻。后来他回忆说,“中途岛战役开始前我就有些担心,因为在军令部和其它地方,人们过分公开地谈论这一战役,这与珍珠港作战前的情形差别太大,令我担心。”
  日期:2017-11-15 21:54:10
  (正文)

  更加要命的是,5月15日从图拉吉起飞的1架日军水上飞机报告说,在南太平洋东所罗门群岛海域发现了美军两艘主力航母,并推断它们很可能是参加袭击东京的航母。28日图拉吉还遭到了美军航母舰载机的攻击—殊不知投下丨炸丨弹的是水上飞机供应舰“坦吉尔”号上的“卡塔琳娜”。这使日军更加坚信中途岛附近海域没有美军的主力舰队。事实上此时哈尔西的两艘航母早已星夜兼程隐秘赶回了珍珠港,它们回去的目的毫无疑问就是为了即将开始的中途岛大战。

  5月17日下午17时,在珊瑚海遭受重创的“翔鹤”号踉踉跄跄地驶入了吴军港。山本、宇垣及其他参谋立即登舰视察。“翔鹤”号的累累伤痕并未使他们对未来的战事感到担心。宇垣在日记中说,“悼念了近100名阵亡海军人员,其中40名是机组人员。探望了伤员,对烧伤人员表示了慰问。”三和随同参加视察后用简洁的语言在日记中写道;“这是很好的作战经验。高桥少佐及其他40名人员的阵亡可谓重大牺牲,但是可以告慰他们的是,他们的牺牲换来了击沉两艘敌航空母舰的辉煌战果。”

  没有人去思考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按照日本人原来的设想,珊瑚海海战美军航母舰队是要到日军攻克莫尔兹比港之后才姗姗来迟的。没想到这美国人太不听话,提前一星期就赶过来了。也没有人去进一步想,到中途岛时那可恶的美国人还会不会像之前那样不听话。更没有人去计算一下,“祥凤”号罹难被命中的7条鱼雷和13颗丨炸丨弹足以击沉日军两艘以上的重型航母。
  “翔鹤”号回到基地时离出征还有整整10天,“瑞鹤”号21日回来时离出征还有6天。以日本人当时的技术实力,修好“翔鹤”号没有一个月绝对不行。“瑞鹤”号虽然完好无损,但舰载机和飞行员损失太多—“瑞鹤”号空勤人员损失超过40%,“翔鹤”则为30%。假以时日才能组织起训练有素的新飞行分队—日军没有候补的舰载机分队。其实当时“瑞鹤”号上尚有24架战斗机、9架俯冲轰炸机和6架鱼雷机,舰上可修复的这三种飞机分别是1架、8架和8架。修复航母费时较多,但修复飞机并不需要太长时间,也就是说短时间内“瑞鹤”号的舰载机就能恢复到56架的水平。虽然比正常编制少了7架,却已与“赤城”、“飞龙”号的数字相仿。日本航母的组织结构异常僵化,飞行分队和航母是合为一体的。两者之中只要任何一方在战斗中受损,另一方就不得不退出战斗直到重新编成。可以肯定的是,在当时条件下飞行员和舰载机肯定是能凑够的,尽管在协调方面会稍有欠缺,但日军舰载机相同机种的战术同质化程度很高,完全可以胜任实战。如果稍有紧迫感的话,日本人完全有能力通过人员的有效组合使“瑞鹤”号能够参战,或者至少用“双鹤”残余的舰载机将那4艘航母所缺的飞机补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