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3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
  安然很快把最新命令传达到各个小组,各个小组车辆悄无声息地调整位置。
  科技大道是属于高校区的内部道路,在这个时间段里车流量很少,突然出现几辆车,很扎眼。
  根本不用担心,科技大道到处都是交通监控,两侧人行道每个一百米就是一个治安监控头,压根不用冒险跟踪。

  依维柯指挥车远远的就停了下来,并且驶入了另外一条道路,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停了下来。
  安然很快就把科技大道的监控画面接了过来,前后花了不过十几秒钟罢了。向科技要战斗力,这句话不是口号,而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其他城市不说,金陵城区搞天眼工程,前后砸进去了十几个亿。
  或者应该说向钱要战斗力。
  打仗打的是后勤,打的是真金白银。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我边防部队的多管火箭炮群不要钱似的向越军阵地倾斜火力,107毫米火箭弹多少钱一枚,当时的物价一千块左右,当时的职工平均工资不到二百块。具体打出去多少手上没准确数据,十万枚以上是绝对有的。
  打的就是钱。
  放在隐秘战线同样适用。
  就说刘卫红这两天来的跟踪投入的人力物力,看不见的那些不说,光是车辆就有二十多台,同时保证包括指挥车起码有五台车在工作状态两台车处于预备状态。
  车辆价值,光是这台依维柯指挥车以及车里的设备就价值两千多万。可以直接连接卫星导航系统实现多功能终端操作必要时可以直接和总部联系同时可以快速建立与地方相关部门临时联络……
  至于人员那就更厉害了。

  现代化条件下的隐蔽战线斗争需要的是高技术人才,而且要的是全能型人才。拿安然为例,双硕士,全都是单位委培的,前后花去近十万。这里面还不包括她本人的工资、津贴、五险一金等等各种。参加各种培训,包括格斗方面的,哪里都要花钱。
  虽然砸出像她这样一个情报领域的人才没有培养个飞行员那么恐怖,但飞行员有多少,情报人员又有多少?根本不是一个概念的职业。
  刘卫红当时率领的小组在也门那边牺牲了两个人好几个都负伤,这些费用算起来更厉害,而且国家还在不断提高抚恤标准,不能让英雄流血流汗又流泪。
  实际上,相对于军方的反谍部门,地方的安全机关在经费这一层面,更加充裕自主权更大。
  画面中,乌鸦的帕萨特从航天研究所前面开过去。安然看了刘卫红一眼,当她的目光再次回到显示屏上的时候,她看到一台荣威跟上了帕萨特。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不断扫描该区域无线电波从而把变化体现在显示器上的几条波浪线猛然出现了变动。
  “头儿,有另一组人在跟踪乌鸦!”安然果断作出了判断。
  刘卫红眉头猛然皱起,“问问是不是国安的人,他们这样上去很容易暴露!”
  他的话音刚落,又出现了两台车,看似正常实则在刘卫红眼里,简直就是抓捕队形。
  “妈-的他们要抓人!”

  乌鸦要是被抓,军方反谍部门制定的引蛇出洞计划就要泡汤,由不得刘卫红不着急!
  安然十指飞舞,迅速发出通信请求。
  情况紧急,刘卫红顾不上许多,连忙拿出手机,飞快地调出一个号码打过去:“张局,我刘卫红,你们的人在高校区是不是有什么行动?情况紧急,麻烦你让他们撤回去。他们要抓的是我们的鱼!对!麻烦你了!”
  顾不上客套,刘卫红语速非常快地把情况说完。
  军方反谍部门使用的是保密通信频率,国安部门用的也是保密通信频率,一时半会建立联系没那么快。
  那一头,金陵国安局的张局意识到情况紧急,马上给林栋梁去了电话。
  安然判断的没错,国安局的林栋梁的确在附近,他们的确准备抓捕乌鸦。为了这次行动,他们同样做了大量的工作,好不容易把乌鸦挖了出来。但是相对而言,他们的情报太滞后。

  另一条街上,一台白色普拉多上,林栋梁接到了顶头上司张局的电话。挂了电话之,他忍不住骂了一句:“军方的人也太不讲究了,在我的地盘上办事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坏了事那是他们活该!”
  这事搁谁身上都来气。
  但来气归来气,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手下准备说点什么,林栋梁已经拿起电台下达了命令:“各小组注意!行动取消!重复!行动取消!人都撤回来,不要暴露了!”

  “林处,什么情况?”
  副驾驶上的助手惊讶问了一句。
  林栋梁脸色很难看,说道,“回局里!”
  国安部门的车和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地撤走。
  他们差点就暴露了。
  乌鸦在高校区里兜着圈子,不时的注意后视镜,刚才看到的那台黑色荣威在身后的路口左转走了,还有一台GL8速度很快超过了自己的车往前面去,一小会儿就不见了踪影,看着像是什么企业的通勤车。
  乌鸦暗暗松了口气,没有尾巴。
  事实说明,没有事先沟通,没有一个军地协作机制,很容易发生误会,影响行动。
  与地方国安部门协作与否,刘卫红有他的考虑,不过此时不是处理这些的时候。
  “头儿,他这是在干什么呢,快半个小时了。”安然看了看时间,说。
  乌鸦开着车速度不快不慢地在高校区里转了好几圈,举动怪异且令人费解。刘卫红拿起那张内容是招嫖卡片的照片看着。照片是在黄老拿到了卡片之后,暗中保护他的特工使用卡片机拍的,清晰度很好。
  这张卡片一定是接头暗号无疑,否则乌鸦不会这么紧张。
  卡片上的信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卫红琢磨着,问道,“小安,这组数据能破译出来么?”
  安然苦笑着摇头,“就算是最简单的组合,我们也没办法破译,在没有母本的前提下。况且,您知道,如果是约定代码,除了制作这组数字以及约定对象,谁也不知道这些数字代表着什么。”
  点点头,刘卫红放下照片,他也是抱着一丝的希望有此一问,从事情报工作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知道。
  “说到底,最可靠的还是人的脑子,再高科技的仪器,也代替不了人脑,人力情报反而比以前更加难以对付。”刘卫红说。
  安然看到乌鸦的黑色帕萨特又转回了科技大道,从航天科研所前面驶过,她说,“要不要联络台风从侧面了解一下?”
  “不行。台风不能冒哪怕一点的暴露风险。”刘卫红果断地否决这个提议。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耐心等待。
  乌鸦不是乱转圈子,他的脑子里回忆着卡片上的数字,按照对应出来的信息内容,严格地转圈,目光严格地留意某些特定的地方。
  最后一圈转完,看到结束的信号,乌鸦开出了科技大道,踩了油门,加速离开高校区。
  “头儿,他走了。”
  依维柯指挥车里,安然几乎同时报告。
  日期:2016-12-0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