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利刃》
第1322节

作者: 北上的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鬼呢?要回非洲当酋长吗?”天狐望着黑鬼,问道。
  “回北非,然后当个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怎么样?”黑鬼露出白牙,咧嘴笑道。
  “恩,不错的工作!”天狐点头。
  阎主看着欢笑的毒蜂等人,嘴角微微勾起,他可以感觉到,这么多年了,这是毒蜂他们最开心的时刻。
  “别光说我们啊,天狐你呢?还有阎主,曼陀罗!”毒蜂对着天狐问了一句,然后抓起一把沙子,朝着阎主扔了过去。
  阎主没有遮挡,任凭沙子打在自己脸上。
  “我回华夏。”天狐说道。

  “还和阎主一起啊?话说你俩不腻啊?二十多年了,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同|性|恋呢!”黑鬼起身,双臂弯曲,然后做了几个‘挺进’的姿势,并配合了两声‘噢噢’声。
  “哈哈……”毒蜂等人笑了起来,王宸也是摇头一笑。
  “不,我回宁夏,我的故乡!希望能够和我的妻子还有女儿一起生活,也希望……她们能够接受我,并且原谅我对她们这些年的隐瞒。”天狐正色说道。
  “会的,上帝保佑你,我的兄弟。”毒蜂笑了笑,拍了拍天狐的肩膀。
  “阎主呢?”毒蜂对着阎主问道。
  “回华夏,S市,翻盖一下院子,然后种地。”阎主望着清澈的海面,轻声说道。
  “勤劳可敬的农民工作者,不错!”毒蜂点头,望向曼陀罗,问道:“曼陀罗呢?”
  “回国,S市。”曼陀罗开口说道。
  “明白了。”毒蜂等人相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这么些年了,阎主和曼陀罗虽然相敬如宾,但毒蜂等人知道,其实曼陀罗一直对阎主隐藏着一种感情!这种感情阎主也感觉的到,曼陀罗也一直没有说出。
  王宸也不傻,他也可以感觉到,说实话,他倒是很愿意成全这两人的!他也相信,如果自己的母亲泉下有知,也不希望自己的父亲一直一个人,也肯定希望阎主有人照顾。
  二十多年的并肩作战,生死相依,这样的感情,早已经超越了一切!
  “紫罗兰,你呢?”曼陀罗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了下来,便对着紫罗兰问道。

  “我?”紫罗兰一愣,脸色一红,说道:“我……我不知道。”
  “零,你呢?”王宸对着零问道。
  “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零瞥了一眼紫罗兰,轻笑着说道,话语落下,紫罗兰低头不语。
  “黑鹰呢?”王宸对着黑鹰问道。
  “我和巴拉已经说好了,一起去以色列,也相互有个照应。”黑鹰说完,巴拉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呢?”王宸对着托马斯和泰尔问道。
  “这个……一年期限好像还没到吧?离开的话,是不是有些不信守承诺?”泰尔望着王宸说道,托马斯点头。
  “不用,那个交易,可以提前结束了。”王宸微笑着说道。
  “这……”泰尔一下尴尬了下来,说道:“那能不能再续几年?”
  “……”王宸听闻此言,笑了起来,拍了拍托马斯和泰尔的肩膀,说道:“那好,你们两个就跟我回华夏,一起陪我去洪门吧!”

  “就等你这句话了头儿!”泰尔听到王宸的话,笑了起来。
  “咱们包的游轮来了,走吧,一起去看海!”毒蜂望着朝着岸边驶来的游轮,起身喊道。
  “走!”王宸等人起身,朝着游轮跑去。
  阳光正好,洒在海面上,游轮不断的前行着,王宸等人站在甲板上,望着下方蔚蓝清晰的海面,海风吹来,吹在身上,很舒适。
  这里没有冬天的寒冷,一年四季如春。
  就在这时,甲板上传来一首歌曲的旋律:
  我喜欢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灯光在等待

  我喜欢一起床就看到大家微笑的脸庞
  我喜欢一出门就为了家人和自己的理想打拼
  我喜欢一家人心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
  我喜欢快乐时马上就想要和你一起分享
  我喜欢受伤时就想起你们温暖的怀抱
  我喜欢生气时就想到你们永远包容多么伟大
  我喜欢旅行时为你把美好记忆带回家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有心才能体会
  有心才会珍惜
  何必让满天乌云遮住眼睛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有福就该同享有难必然同当
  用相知相守换地久天长……
  歌是阎主放的,歌名是《相亲相爱一家人》,这是一首经典的华夏老歌,用在此时此刻的分离时刻……再合适不过了!
  正如歌中所唱,王宸以及毒蜂等人就是一家人!
  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家人,但是……却比真正意义上的家人都要真诚、真实!
  他们之间的感情,都是经过了血与泪洗礼的至亲之人,无比的坚固!
  在歌声的飘扬下,游轮渐行渐远……

  群号:44852555一起来讨论剧情!
  毒蜂和响尾蛇一道回了美国,黑鹰和巴拉去了以色列,黑鬼去北非当他的动物协会保护会长,爆熊回到了俄罗斯,养了几十条哈士奇在雪地里打猎。
  阎主和曼陀罗回到了华夏S市,对着王宸爷爷破旧的院子进行了翻盖,包了一片土地,准备明年开春,种地,自食其力。
  零、紫罗兰商量了一番,决定暂时和王宸一起,也就是说……王宸、托马斯、泰尔、零、紫罗兰五人将要去洪门。
  天狐回到了华夏宁夏,这个铁血汉子,第一次露出了不安和退缩的表情,他有些不敢去和自己的妻女相见。
  不过最后,他还是鼓起了勇气。
  天狐的妻子对着天狐进行了哭诉性的打骂宣泄之后,扑到天狐的怀里。
  天狐望着自己年龄四十余岁,但却仿佛五十余岁的妻子,眼神中尽是自责。
  在他离开的这二十多年里,妻子一直没有再找,这段时间,她是又当爹,又当妈,女儿的学费,生活费极其抚养费都是她一人赚取的。
  天狐的女儿在上大学,明年的时候就可以毕业了。
  两天后,华夏,S市。
  “张叔,您去屋里歇着吧,我自己弄就行。”阎主翻盖房子没有找任何工人,全程都是他自己张罗的,张爷爷看不下去,自然来帮忙。
  “你张叔虽然老了,但身体还结实,没事。”张爷爷微笑着望着阎主,说道:“想不到啊,在我即将入土的时候,还能见到你!对了,小宸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他回部队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曼陀罗端着茶水走了出来,递给张爷爷。
  “不错,如果你父亲知道现在情景,肯定也会很高兴的。”张爷爷接过茶杯,笑眯眯的说道。
  “我想会的。”阎主微笑着点头。
  “你能看开这一切,很难得!其实人这一生,荣华富贵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到头来……平凡才是真谛啊!”张爷爷叹气说道。
  “世军回来了啊?”这时候,几名村民看到了阎主。
  “对,回来了。”阎主本名叫王世军,此时他微笑着回应着村民。
  “这得二十多年没见了吧?我记得小时候咱俩还一起撒尿活泥巴呢!”一名四十余岁的村民说道。
  日期:2016-12-01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