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92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让警车直接开进街道办院里,然后小刘出去,说:“是上面来维护秩序的。”因为我没出来,倒也没人在意。
  坐在车里,我看到我的亲信们,站在街道办院里,相互看着,吴秃子急的直跺脚,还指挥着亮子几个,好像是要他们去镇口接我。也派了几个青年,到村口接人,大声叮嘱:“你们见到磊子回来,不用回家,直接让他来街道办。”吴秃子大嗓门都吼起来了,显然也不在意张大成了,索性也不藏着了。
  何强这一方,可能看到我没有回来,脸上都高兴得露出笑容,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选举演说,说的漂亮些,估计当主任的胜算很大,刘淑云也穿戴一新,跟在何强身边,为丈夫助威。
  没多久,大多数人来到街道办院里,站在大队院里,三五成群地说着话,不是一般的唠家常,而是小声地议论着选谁。
  何强和杨魁在人群中不停地穿梭,说笑着,拉拢着人心,希望选举的时候,大家能选自己。
  张大成心情极其的好,脸上带着笑,坐在选举投票的小房子门口,看着有说有笑的大家,心里肯定很是得意,他不知道,我就坐在离他不远的警车里,在他的意识里,车里空了,因为几位丨警丨察都被请到接待室喝茶去了。
  一辆警车来到了大队院里,接着又进来三四辆白色的车,从车上呼啦下来十几个男人,除了穿警服的,还有两个穿着蓝色的制服男人,很是显眼,估计是上面派来监督的。
  张大成看到那些人,赶忙快步走过去,看着一个秃顶男人,笑着说:“蒋科长,您带队?”
  “嗯,呵呵,大成啊,今年上面特别关注街道办选举,看见没,这两位就是县里派来的监督人员,这次选选举,可是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你把你们的参选人员都喊出来吧。”秃顶头男人笑着说。
  没等张大成说话,我拉开车门,跳了出来,对着不远处的吴秃子喊道:“吴叔,选举还没开始吧?”
  张大成看着笑眯眯的我,脸色一阵苍白,腿一轮,“扑通”就坐到地上。

  更有些戏剧性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搀扶,这让从车上下来的十几个男人,脸上都露出几丝疑惑。
  张大成从地上慢慢地站起,脸色很是难看,整个人好像一下老了很多,长叹一声。谁也没理,连裤子上的灰尘都没拍打,默默地离开,更没想到的是。有人拍起手,笑着说:“张老头终于走了。”
  看着落寞而去的张大成,我心里不知怎么的,没那么高兴。唉,人呐,一点你做了些错事,就会被无限放大,大家眼里只有你做的坏事,很多好事反而看不见了,看来以后当上这个街道办主任,先把自己做的好事,好好地说说,让大家记的牢牢的,才行。”
  人家领导可没有停留,亲自主持选举大会。
  大会首先让领导坐在临时搭建好的台上,摆上话筒架子,把麦克风放好,先有那个科长代表各位领导讲话,让杨魁和何强,我,准备选举演讲。
  没想到人家科长刚讲完,站在台子边上,负责维持秩序的吴秃子抢上前去,拿起话筒大声说:“我先来说两句儿,其实也就告诉大家一个事,昨儿夜里,赵刚妻子有急病,找到磊子,磊子什么也没说,骑着摩托送她去县医院,我觉得,让磊子这样的人来当这个主任,才是咱们的福气,大伙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磊子是个好人,谁家有事儿,都伸手帮忙。人也能干,我们就选磊子!”吴美丽这一声响亮的附和,大家都热烈地欢呼起来。
  一时间,场面很是热闹,让何强和杨魁很是尴尬。
  何强和杨魁最后还是给大家做了演讲,把自己当上街道办主任后的宏伟目标,满满地说了一遍,不外乎盖新房,骑摩托什么的,倒也引来不少的掌声。
  我最后才走上前台,看着那一双双热切的眼睛,扶了扶话筒,大声说:“大家好,我是王磊,说实话,我来争取街道办主任,开始的时候,只是一时冲动,为了我爸,亮子他们知道,我爸为了救大伙,自己出了事,可报丧的电话都被人按住,打不通,我心里难受啊!谁家不死人?谁家没有爸妈?这些年,不少人跟着我爸出去打工,有谁少拿了工钱?我爸什么样的人,大家清楚吧,可他出事了,抱丧的电话,都没让我这个儿子接到,都没看我爸最后一眼。后来,咱们街道办大喇叭广播我被打的住院,什么的人品有问题,我很生气,可大家却一个个安慰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觉得这就是大家对我的信任,我王磊不会说什么大话,虚话,我爸一辈子也没说过,我今天就说一句:选我后,不出三年,我让你们的孩子,你们的男人,你们的爸爸不用出去打工,在家就能挣到钱。”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这次是真正的掌声,因为我看到很多双手,使劲地拍着,连好几位表情冷漠的老人,都拍起了手。
  “磊子说的好,为了不出去打工,不再受人欺负,我们选磊子,磊子再说几句,不够听。”声音很大,很响亮。
  我本想不说了,可大家都看着我,我下不去台,只能挠挠头,继续说:“那行,我再说几句,从咱们这儿到镇东面的那些座果山,是坑洼不平的土路,每逢下大雨,路上泥的不能走,我决定了,当上街道办主任,首先把这条路修好!让更多的人来咱们这旅游观景,一旦咱们镇成为风景区,你们富裕的日子可就真的来了。”
  有几个小媳妇还笑着,大声喊:“磊子,修路的时候,嫂子给你做饭。”
  一阵的大笑,因为在我们镇上,要是女人给男人说:我给你做饭。就意味着愿意陪你睡。
  让台上十几个干部,特别是科长,瞪着那对儿小眼,看着下面那么多笑着的小媳妇,低声说:“这山镇的女人,真个儿胆大泼辣,不过模样长得倒很俊,以后,老子找机会,也来开发开发,保管一个个更加水灵。嘿嘿。”

  我没想到莉姐会突然走上台来,本来莉姐说不来的,不想看杨魁,可没想到还是来了。
  “怎么回事?谁让你上来……”吴秃子因为知道莉姐和我关系,也不想去阻拦,只能低声问道。
  “磊子,让姐说几句。”莉姐没理会吴秃子,走过来,我让开位置,莉姐站在话筒架子前,对着话筒,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说:“我提个建议,是为了咱们家的孩子,我觉得不管谁当主任,必须答应大家要在咱们镇东建所学校。孩子在镇西上学,经常受欺负,我家女儿要不是磊子去的及时,就被欺负的跳楼了,咱们这片要是有学校,大人不用来回接送,孩子也不受欺负,磊子,你敢不敢答应建所学校?”

  没等我说话,吴秃子大声说:“对,莉莉说的真对,这事真该把张大成拉来,让他好好听听,这个街道办主任这些年都去干嘛了?”
  这时,在大门口徘徊的张三那群人,马上转身就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