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58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我们身处的这个天罗秘境,居然处于深渊之上,或者其中,还真的让人倒吸凉气。
  不过即便知道,我们也没有能够干嘛。
  时间在反复的辗转之中离去,过了许久,我们终于忍不住了,从房间里出来,走到双鱼宫的广场前,瞧见杂毛小道依然还在金字塔的高台之上。
  我远远地瞧着他的身影,发现他负手而立,目光落到了远处去,不知道站在那儿,已经有了多久。
  似乎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保持了这么一个姿势。

  瞧见他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都有些湿润,感觉心疼不已。
  这个男人,他的肩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只可惜我无法帮他承担。
  我们三人都不敢去打扰杂毛小道,而屈胖三则带着我把双鱼宫大约走过一遍,发现这儿居然是一个悬空于天罗秘境地表的地方,那三十三级台阶,将我们延伸到了半空之上去,走到双鱼宫的边缘,我们还能够俯瞰下面的建筑群落。
  然而这情况,我们之前在摘星宫之外的时候,却并没有能够瞧见。
  很显然,这个摘星宫里面的奥秘,也是挺多的。
  对于这个地方,屈胖三沉迷不已,因为有着太多的奥秘等待着他探索,这小子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瞧见这奇特的建筑和错落空间,早就将其他事情抛于脑后,自顾自地研究去了,我没办法,只有和布鱼走开,免得耽误他的钻研。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们碰见了前来拜访杂毛小道的五台山道人莲清道长,他瞧见布鱼,笑着说道:“嗯,你在就好,且等等。”
  说罢,他从衣服里面,翻出了一个羊脂玉净瓶来,递到了布鱼的手中。
  布鱼发愣,说这是何物?

  莲清道长说你打开瓶塞,便知道了。
  布鱼不疑有它,将瓶盖打开,里面突然间冒出一团缠绕着的青气,陡然冲出,然后落到了布鱼的眉心之中去。
  几秒钟之后,布鱼浑身一震,双目之中,迸射出了一缕精光来。
  随后,他恭敬地将那羊脂玉净瓶交还给莲清道长,然后躬身行礼,说道:“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莲清道长摆手说道:“你用不着谢我,我也是按吩咐行事罢了。”

  说罢,他打量了一眼站在金字塔高台之上的杂毛小道,很有眼色地说道:“萧君是否有事,关于他说的另外一个人,我想跟他禀报一番。”
  善扬真人?
  布鱼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他的心情,有点儿不太好。”
  哦?

  莲清道长仿佛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既如此,那劳烦你们转告一声也可以——你们要找寻的朋友,也就是那个叫做善扬真人的旅者,他之前在前往逐日楼的挑战关卡中落败,因为身份特殊,现如今在守陵人的那儿,我去跟守陵人沟通过,它们那边有点儿问题,不过如果萧君愿意出面的话,我觉得应该能够压得住。”
  我问道:“什么问题?”
  莲清道长说道:“善扬真人是被人当做贡品,送到的天罗秘境,最开始的时候,是被守陵人看上,准备拿来炼制成黄巾力士的,但后来别执宰人要来当成守阵人,结果他再次落败之后,又回到了守陵人的手中,那个看上他的守陵人就又动起了心思来……”
  黄巾力士?
  我想起了之前与那十里桥土地激战之时,那层出不穷的息壤力士,又想起善扬真人就要被炼成那般模样,不由得一阵寒颤。
  这也太惨了吧?
  按道理说,善扬真人不至于混得这般惨,不过他进入天罗秘境,并非是旅者,而是贡品,天生就低上一级,起点低,碰到的又都是顶尖强者,结果落得这般田地。
  终归到底,还是运气太差。
  莲清道长让我们转告这件事情之后,拱手告辞。
  他说如果我们想要捞出善扬真人的话,就得萧君亲自前往聚灵殿,找人讨要,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得去跟杂毛小道说一下。
  毕竟如果我们去晚了,只怕善扬真人就真的给练成傀儡了。
  尽管很久之前,杂毛小道和善扬真人并不对付,但后来因为共同对抗朝中勋贵势力的缘故,茅山和龙虎山又走到了一起来,此时此刻,大家也算是盟友关系,怎么讲,都不能见死不救。
  而且日后对抗三十四层剑主,也需要有善扬真人这样的大拿坐镇。

  我上了高台,将莲清道长的话,转述给杂毛小道。
  杂毛小道面沉如水,听完了我的讲述之后,沉默了两秒钟,然后对我说道:“走,我们去聚灵殿看看。”
  说罢,他率先下了高台。
  我瞧见他的状态,很是担心,忍不住想要问两句,不过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唉……
  屈胖三研究双鱼宫,布鱼刚刚恢复全部神智,所以杂毛小道仅仅带着我去往聚灵殿。
  出了双鱼宫,又沿路离开摘星宫,我们越过宽阔的广场,来到了斜对面的巨大神庙聚灵殿前,门口这儿,有两个面容肃穆的狗头守卫,身披钢甲,手持长斧,在我们想要进去的时候,拦住了我们。
  左边的狗头问道:“来者何人?”
  杂毛小道冷冷地说道:“新晋执宰人,萧克明。”
  那狗头一听,有些疑惑,然而当杂毛小道举起代表身份的玉符来时,顿时就是一阵脸色大变,朝着我们拱手行礼,然后飞速跑进里面去通知人了。
  没多时,门里面哗啦啦来了一群白胡子老者,朝着杂毛小道拱手,说拜见尊者。

  来的这一群白胡子老头,总共有八人,我没有瞧见十里桥土地,不知道它现在是养伤呢,还是干嘛。
  跟前这些守陵人,个个白胡子一大把,穿着员外服,看着仙风道骨,宛如神仙,不过有着之前十里桥土地的经历,我晓得这些不过是表象而已,事实上,别看它们此刻人模人样,但其实都是一帮大耗子。
  当然,这帮家伙也并不好惹,想一想十里桥土地的实力,就知道它们有多强。
  所以尽管杂毛小道此刻是那执宰人的地位,我还是有一些担心。

  莲清道长显然不愿意趟这一趟浑水,所以才会把事情告知之后,将自己摘出来,免得波及到自己。
  而面对着一众守陵人装模作样的恭敬表现,杂毛小道平静地说道:“各位客气了。”
  有一个年纪特别大的白胡子老头儿走上前来,然后说道:“三天戒斋,这才过了一天,尊者如何就来这聚灵殿呢?难道是等不及了?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不管是谁,都得遵守才是……”
  这话儿听着好像很客气的样子,然而柔中带刚,还有质询的意思。
  杂毛小道并不理会,而是泰然自若地说道:“我过来的意思,你们应该有听莲清道长说过了吧,把人交出来吧。”
  听到这话儿,对面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居然装傻,说我们不明白尊者在说什么……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善扬,这个人,是我的朋友,你们把他拿住,然后拿来做那什么黄巾力士,这事儿办得实在是有一些不太敞亮吧?
  日期:2017-04-08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