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7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想这个校友学妹加党校同学,楚天齐既对其心存感激,也不无愧疚。在省委党校的时候,就是岳佳妮和肖婉婷出手,找到了相关证据,还自己以清白。自己在党校门口夜斗恶少“段哥”时,这个学妹再次不顾个人安危,帮助自己勇斗群恶。虽然她没有像肖婉婷那样直接示爱,但脉脉的情意却显露无疑,而自己不但不能接受对方的情意,也不能给对方任何承诺或安慰。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仍在自己有求之时,义无反顾出手相助,更是把照顾董梓萱的事揽了过去,这一照顾总得好几天的,恐怕时间会更长。

  自己有愧于人,却又不能以对方期望方式报答,着实有些残忍,楚天齐愧意更深,只愿以后能帮上岳佳妮别的忙吧!
  长嘘了口气,楚天齐尽力在脑中挥去了岳佳妮身影,另一件事便又浮上脑海:房改配套金。
  本来就希望渺茫,这次又把人家揍了个狗屁不是,而且肯定也会把女儿丢丑责任安给自己,董建设没有给自己拨付款项的理由,这次是彻底没希望了。不以打人之事起诉自己,恐怕已经是董建设自认的法外开恩了。
  半死扣变成完全的死扣套死扣,配套金是彻底没指望了,董建设会一直拖着自己,只到把自己拖垮、拖走,甚至拖倒。但自己却需要这笔钱,更需要以此引起良性连锁反应,否则成康整个城建工作都会受影响。
  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楚天齐连问了自己两遍。他现在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他已有对付董建设的武器,但他不忍再伤害董梓萱,那样他会良心不安。可成康城建工作必须要推进的,难道就因为自己要对得起内心,就这样耽搁了?自己于心可忍吗?究竟该做出怎样选择?这已经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除非董建设主动拨下款项,但这可能吗?
  楚天齐心里矛盾极了。
  这时,“桑塔纳2000”进入了服务区。二人方便后,厉剑去买矿泉水和其它一些东西,楚天齐则回到了车上。
  “叮呤呤”,铃声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楚天齐直接按下接听键:“高强,睡醒了?”
  高强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讲说了另一件事:“董建设住院了。”
  “住院了?”楚天齐一惊,顿有不好预感,忙问:“什么时候的事?确切吗?”
  高强声音传来:“刚才我一个朋友打来电话,他在雁云铁路第三医院做医生,董建设就是他的病人。我朋友刻意看了他的入院登记信息,姓名、年龄完全相符,只是职业一栏填的笼统,写的是‘公务员’。”
  “雁云铁路第三医院?”楚天齐很疑惑,“那个医院好像在雁云城乡结合部,不大,董建设为什么要去那,不会弄错吧?”
  “应该不会。他们医院位置偏僻、设施陈旧,平时病人不多,一点儿都不忙。因此,我朋友笑称‘好不容易见到病人,他们自然会无微不至关心,何况还是一个厅级大官,万一盖房、买楼时能用上这层关系呢’。”高强说的较肯定,“从他描述病人的样貌及衣裤来看,应该就是,只是好像董建设脸上又惨了好多。”
  “舍近求远,弃好从次,他到底要干什么?”楚天齐不无担忧,“该不会他反悔了,想要整事吧?”
  “不好说呀。按说已经达成私了意向,而且对他也不无益处,他不应该再挑事的。”高强声音也很是疑惑,“以当时他的情形看,只需买点消炎药,回去静养一两天就没事了,最多也就是到诊所把个别地方消毒处理一下,完全不必住院的。确实看不懂。至于他住的偏僻一些,倒是可以解释通,他暂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被打,那也太丢人了。”
  “如果他要是反悔,想要拿被打说事的话,警方有什么反制措施吗?”楚天齐追问。
  高强笑了一声:“老师,那能怎么反制?只能按程序调查呗。当然了,虽然他挨了打,但也需要说清事情经过。如果正经一调查的话,他到现场的目的、起因以及被打事实,包括闺女被下*药的事,都会记录在案。很可能会影响到他,对他仕途有害而无利,最起码会影响他女儿。他若是真这么弄的话,只怕对老师您也会有影响,也可能影响很大。只是他这么做的后果,分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根本就是得不偿失。他之所以积极同意私了,也肯定是基于这些担心,按说他不应该拎不清的。说的不好听一点,他这分明是鱼死网破。”

  “按说他会把仕途看的很重,按说他不应该在即将升任厅长之际横生枝节,可话虽这样说,但他现在的做法又怎么解释?确实值得怀疑呀。”楚天齐斟酌着说,“他不会鱼死网破的,他舍不得到手的厅长位置,做一把手是每个从政者都梦寐以求的。那么他就会耍花招,就会有选择的转移重点,既达到收拾我的目的,又不至于让他自己受牵连。”
  “有这个可能,但警方不可能就任由他一人摆布呀。”高强说,“何况我和周队长也会盯着这事。”
  “别忘了,他身后可有一个张天凯,还有一个有权势的亲家。”楚天齐语气有些沉重,“对了,在这事上,你不要轻举妄动,请周队也不要轻易掺和,不能因我影响了你们。”
  “张天凯又怎样?他手再大,还能捂住天?”高强气势很盛,“如果他们做的真不像话,咱们也不是泥捏的。”

  “现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只需帮我多关注他,把他的情况及时告诉我就行,我自有办法。”楚天齐嘱咐道,“先这样吧。”说完,挂断电话。
  厉剑正好回来了,启动“桑塔纳2000”,出了服务区,继续前行。
  想到刚才高强所说之事,楚天齐心情很是沉重,下意识看看胸前纽扣,随即眉头皱了起来。暗道:董建设,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先出去吧。”董建设对着护工轻声的说。
  护工点点头,指着病床边那个按钮:“我就在附近,如果有事就按那个。”
  “好。”董建设答了一个字。
  护工轻轻退出屋子,随手掩上了屋门。
  伸出右手,董建设拿过手机,再次重拨了那个号码。
  这次会有奇迹吗?带着期待,董建设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很快,手机里传出那个熟悉的声音:“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董建设不死心,继续再拨,还是这个声音,连拔三次都是同一答复。他不禁心头火气,猛的把手机扔了出去,怒声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啪”、“吧嗒”、“哗啦”几声响过后,屋子里恢复了平静。
  “怎么了?没事吧?”屋门一响,护工快步走了进来。
  “没事,手机掉地了。”董建设说着话,轻轻侧过了身,背对着护工方向。
  下午三*点多,楚天齐回到柳林堡家里。他到家的时候,众人正在等着他,从一进家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而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动耳”,就是听大家所讲,几乎不用怎么动脑,更无需自己动手。
  受家中喜庆气氛影响,楚天齐立即抛却那些烦心之事,竭力与家人亲朋一起,为弟弟精心准备着婚礼事宜。
  日期:2017-11-1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