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7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丨警丨察循声望去,从电梯方向走来五名丨警丨察,但这五人和他们着装不一样,看到来人装束,这些人乖乖的放下了手枪。
  刚刚到来的这五人,全都是头戴白色钢制警帽,警帽上印有“督察”两字,身上佩戴白色多功能腰带,胸前佩戴督察警徽。
  当先一人,体格魁梧,国字脸,肩杠两杠三花,警衔是一级警督。后面四人中,有两人是一级警司,另两人是二级警司。
  一级警督来到中年丨警丨察面前,沉声道:“为什么掏枪,为什么对准合法公民?”
  尽管心里发虚,但中年丨警丨察还是故做镇定:“报告,因为他无故多次殴打他人,对他人人身安全造成重大威胁。”
  “是吗?”一级警督反问。然后又道,“你们来干什么?”
  “执行任务。”中年丨警丨察回答。
  “什么任务?”一级警督再次发问。

  “有人非法同丨居丨,买淫嫖娼。”中年丨警丨察说到这里,怔了一下,脸现尴尬之色。然后急忙一指“806”房间,“我们有证人。”
  “好啊,那我们去看看。”一级警督说着,走向“806”房间。
  两名督查跟在一级警督身后,另两名督查留在屋子外面。
  年轻人和中年丨警丨察则跟着进了屋子。
  此时,屋子里则是另一番情景。床上被子里裹着一个人,那人只露出少许头发,头发上带着烫的大卷,此时大卷已经凌*乱不堪,状似鸡窝。整个被子不停的抖动着,显然被子里的人身体在发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感受到冷意或是身体出了其它状况。
  床尾部则趴着那个老男人,老男人发出“呜呜”的呜咽,声像战败的斗兽,也像失去幼崽的孤狼。
  在大床旁的地上站着一个女孩,女孩身穿一身休闲服装,既像是睡裙,又像是晨练的专业服装。女孩长的很标致,但此时却是双手握拳,满面寒霜,怒目而视。
  先前那些丨警丨察已经都撤到了楼道或是房间过道处。
  “再说一遍,你们是执行什么任务?”一级警督盯着中年丨警丨察。
  中年丨警丨察结结巴巴的说:“有人非法……同丨居丨,有人买淫嫖……娼。”然后用手一指老男人,“他能证……”
  “放屁,你*妈才买淫嫖娼。”老男人忽然跳起来,疯了似的扑向中年丨警丨察,在对方身上扑打着,“你*妈才……”
  “住手。”一级警督发出了威严的声音。

  老男人停止扑打,怔在那里。
  “哇……呜……妈……”被子里忽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爸对不起你呀!”老男人呼喊一声,转身扑倒在大床。
  大床上的被子再次动了起来,但这次不是发抖,而是被子里的人在踢着扑在腿上的老男人。
  “爸对不起你,爸对不起你。”老男人伏在被子上,紧紧抱着被子下的身躯,连连摇头,大哭着。

  “你根本不配为人父。”高个年轻人满脸鄙夷,手指老男人,咬牙说着。
  凌晨的省城大街显得宽敞了好多,主要是来往车辆稀少,只有出租汽车零星而过。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也偶尔会有行人出现,但绝大多数行人都是“非正常人”。这里的“非正常”并无贬义,而是相对无需后半夜出行的人而言,这样的“非正常人”既包括工作需要,也包括为了生活而奔波,还包括那些失意外出或是无心回归的人。
  有不同的人群存在,就有不同的经营模式应运而生。如果把凌晨以前的经营称做“夜经济”的话,那么后半夜的经营就可以叫做“超级夜经济”了。在省城大学路上,有一家名唤“暖”的咖啡馆,就完全符合“超级夜经济”模式,但它不仅只局限于后半夜开门待客,而是二十四小时经营模式。
  在“暖”咖啡馆二楼的“月光”包间里,两个男人对桌而坐,一边谈话,一边品着咖啡。其实他俩并非真正在“品”,而是在用咖啡提神,在等着电话,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可他俩还没睡上哪怕一分钟呢。

  这两个男人中,一人体格魁梧,一个瘦削高挑,两人都是国字脸,都坐姿端正,也都有了淡淡的黑眼圈。从两人谈话内容可知,两人正在谈着雁云大厦前半夜发生的事,体格魁梧者正是那位一级警督,只不过警督已经换上了便装,瘦削高挑者正是那个掌掴老男人的年轻人。这二人虽然年轻相差十多岁,并非一代人,但二人却是忘年交,年轻人在定野市交的第一个真正朋友就是这个一级警督。一级警督的名叫周子凯,年轻人的名字是楚天齐,二人已经进咖啡馆有一会儿了。

  周子凯放下咖啡杯,缓缓的说:“私了最好了。”
  “是呀,私了是目前最好的方式。”楚天齐点点头,深有同感。
  各自说过一句话,两人又端起咖啡杯慢慢喝了起来,他俩都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也在想着如何处理和防止一些后续事宜。
  在前半夜十点左右的时候,楚天齐接董梓萱信息,赶到雁云大厦“情义阁”餐包。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董梓萱没有坐在屋子里等着自己,而是衣衫不整的躺在餐包沙发上说着胡话。
  楚天齐做过县公丨安丨局长,又受过三个月的特训,看到董梓萱当时的状况,就认定她被人下了药,这种情形必须要急救,否则她会有生命危险。于是他先把凉水泼到对方脸上,暂时缓解了药力发作,并把对方弄到了“806”客房。在进客房后,正赶上董梓萱药力再次发作,非要脱他的衣服,想和他做男女之事。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了她的胳膊和腿,没有让她“得逞”,饶是这样,衣服也被撕掉了两粒纽扣。

  救人,这是当时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在特训的时候,楚天齐学习了几种解救方式,但从来都没实践过。而且每种方式都必须接触对方的身体,尤其有一种方式那就是行夫妻之实,他是无论如何不能那么做的。
  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怎么救?楚天齐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可以找人帮忙啊,附近就有合适的人选。于是他立刻拨打了此人电话,巧的是此人果然也在雁云大厦,并答应马上过来,这个人就是岳佳妮。
  楚天齐这次刚到雁云市的时候,是在河西大学附近吃的饭,在吃饭期间正好遇到了岳佳妮。岳佳妮既是楚天齐在河西大学时的小妹,也是他在省委党校时的同班同学。学妹校友加同学本就关系很近,而且岳佳妮还曾对楚天齐怀有男女情愫,虽然现在岳佳妮已经抛却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但对楚天齐仍比好多人要亲近的多。当时因为有旁人在场,两人只是寒暄了几句,但岳佳妮还是告诉他,会和朋友到雁云大厦去住,潜台词是“见个面”。本来对方是因要叙旧而告诉了行程,结果却在这个时候能帮上这种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