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8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13 22:09:47
  (正文)
  军演过程中,宇垣和黑岛突然向南云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当第一航空舰队的战斗机全部出动为进攻中途岛的攻击机护航时,如何应对美军可能对自己航母发起的反击?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了源田—而不是舰队司令官南云和参谋长草鹿。对这种不太正常的情形,南云早已经习惯了,对这位才华横溢的航空参谋他已变得越来越依赖,事实上他几乎将所有事情都放手让源田去做,自己只等着收获荣誉就行了。一些心直口快的人甚至公开将机动部队戏称为“源田舰队”。

  对此源田感到很不自在,有时甚至觉得后怕。南云具有多年宝贵的实践经验,但他却从不提出尖锐的问题或怀疑意见,这样源田就没有机会对自己的想法进行琢磨、澄清。更重要的是,南云的态度表明他根本没有认真思考,只是盲目地相信源田的工作。一次源田曾私下告诉渊田,“不论什么时候,对我起草的计划,他几乎总是不假思索地予以批准。对我来说这样似乎很省事,但实际不然。相反,上头对我的计划不加审核地采纳然后作为正式命令下达,会使我感到惴惴不安。虽然我有足够的自信,但绝对不敢保证自己不犯错误。每当想到笔下的东西很可能关系到帝国的前途和命运,我几乎害怕得浑身发抖。如果在大西少将或山口少将手下工作,他们一定会从各个角度推敲我制订的计划,然后把计划连同他们的意见和评论退还给我。这样我就可以更有把握、更无拘束地提出也可能是很极端的一些想法。”

  的确如此,尽管“南云忠一”这个名字早已成为无数盟军将领心中刻骨铭心的痛,但与对手弗莱彻、斯普鲁恩斯等人不同,南云对送到自己手中的强大超级武器缺乏热情,对航空作战的详细过程毫无兴趣。从上任之初到中途岛,南云日益显露出茫然失措之态。指挥一支自己并未掌握技术细节的部队,而这支部队的成败又事关国家的命运,这一千钧重担压得南云疲惫不堪。所幸的是,睿智的航空参谋源田实包揽了航空兵行动的大部分谋划,果敢的空袭行动总指挥渊田美津雄则几乎完美无瑕地执行了这些计划。整天嘻嘻哈哈的草鹿虽然担任过“凤翔”、“赤城”两艘航母的舰长,但作为禅宗佛教徒的他明显缺乏决断能力。谨慎的个性也意味着在关键时刻草鹿不太可能采取大胆冒险的行动,他更多是在扮演一个和稀泥的角色。在中途岛,一动一静的黄金搭档“两田”相继病倒,促成了南云在最高指挥上的优柔寡断并最终导致惨败。

  在日本海军中,采取如此做法的不仅仅只有南云,上自军令部下到联合舰队以及下属各舰队大多如此。军令部永野总长、伊藤次长一般不大管事,基本都是富冈等一帮少壮派军官在上下忙活。舰队司令官们大都乐于把细节推给手下的参谋去干,自己只负责一些大概的轮廓,参谋的影响和作用就膨胀得越来越大。加上日本海军特殊的晋升机制,那些已晋升到司令官的人往往不太熟悉自己的业务,比如水面舰艇出身的南云担任了航母舰队指挥官,潜艇专家高木在珊瑚海竟然指挥起了航母部队,真正的航空专家小泽治三郎却受命去指挥巡洋舰队,如此阴差阳错不一而足。这更助长了他们对内行幕僚的依赖。

  听到宇垣和黑岛的问话,也注意到大家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脑子暂时短路的源田出口就来了一句“铠袖一触!”源田说的是日本的一句古诗,通俗点讲就是“我们就把他们全部干掉!”至于如何才能把对方干掉源田并未继续说。这样回答也行的话老酒也会说—如果师兄们问我如何才能取得好成绩,老酒回答“考个一百分就行了”。对源田显然答非所问的回答,不但没人继续追问,竟然还有人随声附和。三和中佐站起来大声宣布,由于我军舰队的防卫力量是“牢不可破”的,这显然只是一个很小的问题。两名军官几近狂热的表态将这个愚蠢的剧本演绎到了极点,虚妄的气氛弥漫了军演的全部过程。

  对于下属毫无道理的狂妄,山本竟然并未生气。他告诉南云和草鹿,至少要保留一半的攻击力量以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危机。山本这一至关重要的命令仅仅是如此轻描淡写地口头传达,并未正式写入到作战计划之中。
  但南云器重源田也并非毫无道理,这位敏锐的航空参谋从作战计划和军演中已看出参战部队部署过于分散的弊端。在图演结束后的讲评会上,源田就此与黑岛进行了争论。源田指出:“作战计划的重点应该是消灭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为此用于进攻阿留申群岛的部队也应该部署在中途岛方向,其它所有可使用的兵力都应该用于这个方向。”
  对此黑岛是一幅漫不经心的姿态,“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不能眼看着首都受到袭扰,机动部队的首要任务是支援攻占中途岛。”黑岛的话说得很清楚,中途岛才是南云舰队是首要目标,歼灭美国舰队是放羊拾柴禾顺便捎带的。
  包括近藤、南云以下几乎所有与会军官都极力主张推迟中途岛作战日期,以便有更多时间进行准备。对此宇垣回答“办不到”,除非整整推迟一个月,否则就意味着在进攻近海滩头的夜间没有足够的月光。
  尽管所承担的任务极其重要,但第六舰队司令官小松中将—他自称是山本的铁杆粉丝—并未出现在军演现场,大家对皇族成员不到会无话可说,还好小松派参谋人员参加了军演。最后恰恰是第六舰队承担的两项侦察任务全部出了问题。
  要说这小松到底属于皇族成员,觉悟就是比一般人高,他要作走在时间前边的人。小松狂妄地认为,中途岛战役日军已经打赢了,他已开始着手制定下一步攻打巴拿马运河和加利福尼亚的作战计划,忙得连图上军演都没功夫参加。在中途岛作战计划中并未正式提到部署潜艇警戒线的任务,联合舰队主管潜艇事务的参谋有马高泰中佐本来有此打算,但小松告诉他写进计划毫无必要,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狂妄意味着日军潜艇部队完全是在没有作战计划的前提下开展行动的。此外,那些参与行动的潜艇远远达不到实战要求,第五潜艇战队的老旧潜艇没有一艘可以下潜到60米以下。军令部负责潜艇业务的参谋井浦祥二郎中佐曾向福留繁部长提出,那些笨拙老旧的潜艇不可能按规定时间及时进入指定阵位,即使能够到达也无法应对来自空中的威胁,更无法执行巡逻和警戒任务,他的建议无人理睬。

  事实上井浦的判断完全正确。第五战队的潜艇大修时间过长,延误了从夸贾林出发的时间,直到5月26日到30日才陆续启程。事实完全出乎原来的预料,由于美军加强了空中巡逻,这些潜艇夜间才能浮出水面快速航行,白天只能在水下缓慢潜航。结果按计划6月1日进入阵位的潜艇推迟到3日才到达,人家美国人的两支特混舰队早已经过去了,还管个鸟用?
  还有比这个更加糟糕的状况。潜艇警戒线未能及时到位的情况小松中将是完全知晓的,但碍于面子他并未向自己的偶像山本汇报,其后果是山本根本不清楚精心布置的潜艇警戒线出了问题,未能起到任何作用。这些糗事儿一直到战后才被披露出来,大家还不敢公开谈论。
  最终结果是作战计划连细节都未作任何变动全盘通过。军演只是起到了一种独白的效果,缺乏讨论和睿智的见解,南云没有得到任何的应急策略就急匆匆地赶往战场,将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必须单独解决。作为中途岛作战的核心人物,南云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可以提出任何质疑,然而他好像对什么事情都漠不关心。
  “大和”号上的军演于5月4日正式结束。对于所承担的任务,南云和草鹿无疑非常不爽。虽然主要脏活累活都要由他们来干,但被冠以“主力”头衔的依然是他们一贯讥讽的“柱岛部队”。山本、高须所谓的战列舰队离他们很远,一旦战局出现不利变化,这些部队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赶到战场,后来的事实也果真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