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79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当街道办主任,可是……”我断断续续地把为什么送礼,交代了一遍,男人脸上才缓和下来,拍了拍我的肩头,左右看看我的脸,说:“我弄错了,兄弟,对不住了,一时激动,没想到打的这么重,呵呵,你还能走吧?”
  我心里那个气啊,你一激动就差点打死老子,等着吧,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我心里虽然悲愤,但脸上肿大无比,根本看不出啥子表情,不过人家刚放开,我就感到腿一轮,“扑通”摔倒在地。

  男人挥挥手大声说:“各位兄弟走吧,别管他了,反正没打死他。”
  面包车和黑色轿车全都扬长而去,我趴在地上。心里不断地咒骂着。倒有几个路人,可看我的模样,谁也不敢上前帮忙。
  我想爬起来,可是试了几次都没能如愿。
  这时。一辆白色小车开了过来,及时停在我身边。
  “磊子,你没事吧?”林清急切的声音出现了,我心里一松。终于来了,唉,还是自己女人靠得住。
  这时车里又钻出一位女人,急切地说:“清姐,快把磊子送到医院吧,都怪我,一时没想到,竟然说出了磊子,那个畜生,心真是狠,把人打成这样?”
  原来,男人是老贾的儿子,他发现白菁菁不见了,就去找白菁菁的表姐刘妍,从刘妍的嘴里知道白菁菁认识一个叫王磊的男人,找来查去,堵住了我,打过一顿后,听我说也就是个送礼的而已,也就不在意,才放过我。
  刘妍在家心里不安稳,直接来找林清,两人忙开车来找我,结果在镇上发现有很多面包车飞驰而过,觉得不对劲,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有人在镇口被打,才及时赶到我挨打的地方。

  我醒来,没有看到清姐的脸,反而意外看见林菲在自己身边,开始还以为是在做梦,咬咬指头,才知道,真的是林菲,看着穿着护士的衣服林菲,我也知道自己这是在镇医院。
  “不要乱动,这里是镇医院,医生就在外面。”林菲小声说着,还向我使了个眼色。
  我左右看看,没看到别人,张嘴就想问问清姐哪里去了,没想到林菲的小手及时挡住我的嘴,香香的气息,让我的心一下子跳的飞快,明明被打成猪头,心里却还对那小手起火。
  “小姑把你送到这儿,让我好好照顾你,匆匆离开了,好像她的美容院,出事了,说是那个姓贾的去那闹。”
  林菲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怒气,看来连她这种温柔的女孩子,都不能忍受贾无道的霸道。

  “嗯,小菲,这段时间,你还好吧?”我低声问,我转移了话题,生怕自己一时冲动,再去找贾无道,被人家再打一顿。
  “不好,那天看到你把他送到家,为什么连家门儿都没敢进?咱们清清白白……你还救了我的命,难道人家都不能和你成为朋友吗?你现在被人打成这样,人家心疼死了。”林菲说着竟然流出眼泪,小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脸。
  “呵呵,没事儿,你哭啥?不会是心疼我吧?”我脸上痛的要命,可却不敢叫痛,生怕林菲收回小手。
  “去,都被打成猪头,还来使坏,不过算你运气好,刚才外科吴医生给你检查过,都是些皮外伤,骨头没有事儿,老老实实地躺些,估计就能出院。”
  “唉,马上就要选街道办主任,这个贾无道真是作死,把我打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选举的时候,能不能出院?不管了,反正到选举的前一天,我必须回去。”我闭上眼睛心里想着,其实我还想多看看林菲,可是全身火辣辣的疼,就连眼皮也痛无比。,开始挨打的时候,我根本没感觉怎么痛,现在真心痛的厉害,以后,老子也要带着人打架,狠狠地打,全身打,真他妈欺负人。
  我在医院躺了一天,好了不少,只要不动,身体能不痛。
  这次主治医生是个女医生,四十多岁,很文气,声音很温和,白白的脸,带着些淡淡的香味,让我感觉很亲切。
  傍晚时分,女医生和林菲再次来查房。
  女医生站在库前,低声问:“现在感觉怎么样?没那么痛了吧?”
  “嗯,不痛了,医生,我能不能明天就出院?”我很担心选举的事。
  “不行,你身上那么多淤青,要不及时把淤血疏散,以后会有后遗症的,现在感觉哪儿最痛?”女医生问,说着伸手去掀我身上的被子。
  “我一动,小肚子下,腿上,痛的厉害。”我老实地回答。
  没想到女医生掀开被子后,说:“小菲,把他的裤子拉开,我看看他的腿。”
  林菲没说什么,绕过去,伸手把我仅剩的秋裤,向下拉去,露出我的四角裤裤。
  这时,我可是清醒的,不像第一次检查是半昏迷状态,清醒的我,觉得自己下面凉丝丝的,再看到林菲和女医生,深吸了口气,才让四角裤裤没动。

  女医生好像见得多了,毫不避讳地,伸手过去,竟然从下面翻开我的四角裤裤,冰凉的手指擦在我的腿。
  我的四角裤裤一下变了样子,女医生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看到林菲站在身边,装做如无其事,还故意用手把小裤裤,多翻开了些,哪知道我心火旺的很,她一翻,可就露了出来。
  女医生本就有些慌乱,那里想到会露出来,腿一轮,身子前倾,小手一下子抓在……
  “啊,”我痛的大叫,女医生的另一只小手正好按在我腿上的淤青,真是痛并快乐着。
  女医生慌忙起来,对林菲说:“还按照第一次,给他擦药。”说完慌慌张张地走了。

  女医生刚走,林菲红的小脸说:“坏人,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
  我终于明白,林菲为什么一直喊我坏人,难道她给我上药的时候,我在昏迷中还不老实?
  “小菲,我难受的很,想小便,可不敢动,你来把我扶起来。”我低声说。
  林菲红着脸,没说话,却走过来,红着脸,帮我把秋裤提上去,才伸手扶住我的胳膊,让我慢慢坐起来。真他妈好痛。
  痛得我瓷牙咧嘴的,踩着鞋子,在林菲的搀扶下去外面的厕所。
  小便回来,痛的我出了身汗,在林菲的搀扶下,才又慢慢躺下,长长地出了口气,看着脸红的林菲,低声说:“菲儿,你真的好香。”

  “去,都这样子了还使坏,等着,我去取红花油,给你擦擦。”林菲说着转身就离开。
  林菲拿来红花油,倒也没避讳,用小手仔仔细细地给我全身擦抹,虽然痛着,可凉丝丝的过后变成热乎乎的,真心好舒服。
  林菲红着脸,把我的四角裤裤都拉下去一半,我眯着眼睛,看着林菲把红花油倒在小手心,然后按在我的小腹最下面,真的好舒服啊。
  “菲,你要是我老婆该多好,晚上给我这样好好按按……”
  “别说话,啊,你个坏人,都乱想些什么,不准乱想。”林菲看到了我的,羞得伸手把我的四角裤拉上去,可那眼睛却看了好几眼,被我逮住了,心火更大……
  “不理你了,坏人。”林菲站起来,慌慌张张跑开了,那高挑的身子真的和林清很像。
  第二天,我除了女医生和林菲,没见到林清和刘妍,心里很奇怪,心说:“清姐怎么还不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