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副总很认真的说:“陪我睡一晚,白总很漂亮,如果答应,我这边自然就答应,怎么样?”
  手在颤抖,控制不住想要挥拳。
  我和白子惠的关系是假,但听到这样肆无忌惮的话,几近失去理智。
  白子惠的手抓住了我的拳头。
  我知道,她让我冷静。
  白子惠站了起来,脸带笑意,她说道:“王副总你侮辱了我,也侮辱了你们临海集团,既然如此,这个合作不要也罢。”

  王副总王承泽右手食指中指两指敲击桌子,发出有节奏的声音,让本就难以控制的压抑气氛更加紊乱。
  死人脸上终于露出了表情,一抹淡淡的笑。
  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王承泽心里一定很得意吧,别看他年纪轻轻,这一收拿捏的功夫炉火纯青,足见功力。
  我觉得白子惠话说错了,之前那叫什么下马威,这他妈的才是真正的下马威。
  对比王承泽的悠闲,郭总监的态度便让人舒服多了。虽然你明知道他那是假的,表面功夫,可样子做出来,让人有台阶可下。
  郭总监的额头上满是细汗,他从兜里掏出一块手绢,蓝色的,质感很好,他擦去额头上的汗,其实屋里并没有很热。
  “大家冷静,都冷静,有话好好说。”
  白子惠微微一笑,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悦。但话中立场坚定。
  “王副总这个态度我无法接受,就这样吧。”
  将桌子上文件合起来,我也站了起来,此时,我没有刚刚那么激动,心情平复了一些,想要收拾王承泽的念头没了。
  我必须说,王承泽的话让人很生气,侮辱女性,大谈身体交易,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是在两个公司谈判的场合上听到的,不分场合。不合时宜。
  但就是发生了,这样不由让人联想背后的深意。
  如果王承泽是卫家的关系,那么便解释的通了,侮辱,让我们自动离场,卫家的目的达到。
  确认这件事情是因为王承泽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欲望。不管我多么讨厌他,从谈判开始,他便一直很冷静,没有丝毫被白子惠迷得神魂颠倒的迹象。
  要挟,对,他就是在要挟。

  其实克制自己的情绪有另外一方面的原因。
  这是白子惠的事,是她付出极大努力争取的,在动车上,在酒店里,她的努力,我看得到。
  一拳挥出去,痛快是痛快,可是,白子惠的心血被我全毁了。
  不想看到她落寞,不想看到她郁郁寡欢。
  所以,我忍。
  我觉得人与人交往最重要的一点是为对方考虑,这样做会不会有影响,她是高兴还是痛苦?种种,需要斟酌。
  关珊便没为我考虑,她放纵了身体,获得了快感,得到了金钱,她享受沉迷快乐,却没想到这种事给我带来无尽痛苦。几度失控,想要撕开自己身体,看看那颗心完好无缺还是支离破碎。
  白子惠的应对让我有了新的感觉。
  她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愤怒,理智的处理这件事。
  我想,任何女人遇到这种事都是愤怒,尤其是不会向利益屈服的人。白子惠应对的很平静,说明,她经历过很多这种事,心早已不泛波澜,静如水。
  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年轻漂亮女人,在商场上搏杀,总会被轻视,总会被区别对待,总有人认为她会为利益出卖身体,她一定遇到很多很多的骚扰。

  白子惠。不像表面上那么光鲜,她遭遇过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郭总监愁眉苦脸,我好奇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汗,他那块手绢快要湿透了,“白总,别走啊,咱们在好好谈谈。”
  白子惠一笑,说:“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了,来之前,我以为临海集团是专业的,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再见!”
  一直稳坐钓鱼台的王承泽站了起来,说道:“白总,想跟我们合作的公司很多,你凭什么觉得你们公司便能脱颖而出,我需要诚意,为了合作舍弃一切的诚意,回去考虑考虑我的提议,想清楚再做决定,我等你消息,郭总监,辛苦你一下,送客人们出去。”
  郭总监叹了一口气,有些不情愿的说:“白总,请。”
  从他表情中,感觉到他对王副总的不认同,或许可以做点文章。
  来之时与走之时,心境大为不同,来的时候。踌躇满志,觉得未来一片光明,去的时候,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呵呵,现实。
  郭总监一直把我们送到了门口,他一直说着好话,说他并不知情王副总会这么强硬,他说临海集团还是很看重这次合作的。

  说了半天,都是场面话,实质内容还是不多说,还是之前的说辞,职位态度,做不了主。
  任何企业,不管大的小的,都有人事方面的问题。
  有些职责重叠,指令便会相反,以至于效率不高。
  “公司正好有车,送你们回去。”郭总监略带歉意的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客套话,有些话无论说的多么多,都不如做一件事来的实在。
  白子惠说:“不麻烦了,我们打车回去很方便的。”
  郭总监没继续提,挥手,拦车,一路回到酒店,沉默,无言。
  在白子惠房间集合,白子惠先说:“陈姐,还要耽误你两天,这两天没事,你可以自由行动,逛逛东湖。”
  陈姐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我多不好意思,拿着佣金去玩。”
  白子惠说:“咱们合同写的很明白,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陈姐摇头说:“算了,我还是留下来看看有什么帮忙的地方。”
  白子惠一笑说:“陈姐,你就放心去吧,这次是临海集团故意的,可能是得罪小人了,我已经做好合作告吹的准备了,我今天再联系联系,看看能不能解决。如果不行,明天咱们一起逛街,陈姐。”
  陈姐安慰说:“白总,你也别太强求,顺其自然一些,上帝关闭了一扇窗。还会打开另一扇的。”
  白子惠说:“谢谢你,陈姐,我懂,有些事强求不来的。”
  陈姐又说了几句话,便说不打扰我们说话回房间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白子惠,我看着她,她神色如常,见我看她,白子惠眉毛一挑,说:“怎么了?”
  我说:“我佩服你,白子惠,之前没想过你会这么难。”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我习惯了。”
  我伸出手,放在白子惠的肩膀上,手指轻轻拂过锁骨,白子惠没拒绝,问我,“做什么?按摩?”
  我摇头。说:“不,心疼你。”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你是男人,少多愁善感。”
  我说:“你不觉得很暖心吗?”
  白子惠说:“不觉得,因为不需要,一两句话能解决什么问题?事实上什么都解决不了。从小到大,我没有一颗遮风挡雨的大树,遇到什么,咬着牙挺过去好了。”
  我收回了手,是我着相了,以为说几句贴心的话,便能让白子惠开心起来,这些话骗骗小女孩还行,对一个见多识广的女强人来说,实干才是她最看重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