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贷,这是一条不归路》
第17节

作者: 老鼠吃大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三楼,她着急的找着房间。

  “314,那里。”我望着前面的一个房间,对王月亚说道。
  王月亚看了一眼,拉着我急忙跑了过去,她一下将门推开了冲了进去,“爸”
  房间里面有几个年男人,他们都坐在病床边,而病床躺着一个面如枯槁的年男人,他应该是王月亚的爸了。
  “小亚,你怎么回来了。”一个年龄较大的年男人对王月亚问道。
  “村长,是我打电话让小亚回来的。”另外一个年男子说道。
  “爸,爸。”王月亚扑到病床,拉着她爸的手哭着喊了起来。

  “唉。”其他人望着她这个样子,都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对了,你是?”村长又对我问道。
  额,见他这么问我,我顿时尴尬了起来。
  “村长,各位叔叔,他是我男朋友。”王月亚擦了擦手,对他们说道。
  “村长伯伯,各位叔叔好。”我脸淡淡微笑,礼貌的对他们喊道。
  心想他们是王月亚的长辈,那我尊敬的喊他们这也是礼数。

  可他们的脸立即拉了下来,很明显他们并不喜欢我。
  “小亚,你耍朋友我们这些叔叔怎么不知道。”
  “你真的太不懂事了,你了解他家的情况嘛,怎么能这么低贱。”
  “小亚,我看你读个大学都学坏了,你爸爸都这样了,你还有心耍男朋友。”
  那几个年男子对王月亚纷纷指责了起来,说的话也很难听,很明显他们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各位……”
  “你别说话,小亚,你跟我出来。”我刚要说话,被村长伸手给阻止了,他带着王月亚朝病房外面走了出去。
  那几个年男子瞪了我一眼也纷纷朝外面走了出去。
  我一个人尴尬的呆在病房里面,也不知道他们把王月亚叫出去说什么。

  咳咳咳。
  这时,王月亚的父亲突然咳嗽了起来。
  我急忙走过去,对他轻声问道,“叔叔,你需要什么?我给你拿。”
  “水,水。”他声音嘶哑的说道。

  我急忙拿水杯给他倒了一些温水,对着纸杯里面吹了吹,小心翼翼的喂他,“叔叔,来,小心点喝。”
  他慢慢的喝了一些水,望着我问道,“小,小伙子,你是?”
  “叔叔,我是月亚的男朋友,叫罗宇。”放下纸杯,我用卫生纸擦着他嘴角流出的水,小声地说道。
  他有些激动,慢慢的伸出了手,我急忙抓住他的手,他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小伙子,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我凑近耳朵,听他慢慢的说话,我边听朝点头。
  他见我答应了,苍白脸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这时,王月亚从外面哭着跑了进来。
  “爸,你醒了?”王月亚见他爸醒了,当即激动的跑了过来。
  我知道他们父女俩有很多话要说,转身朝病房外面走了出去。
  那些人已经走了,估计是不想在看见我。
  我来到抽烟区,摸出烟默默抽了起来。
  想起先前她爸给我说的那些话,我觉得心情很沉重。
  他给我说了很多,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久了。而他最放不下的是王月亚跟她弟弟,他让我好好对王月亚,最后他还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说等必要的时候,再将这个秘密告诉给王月亚。
  我从心里面敬佩王月亚的父亲,他现在都病入膏肓了,还在为王月亚跟她弟弟的未来担忧操心。
  我想每个父亲也许都是这样,他们在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病,而是自己的子女。
  正因为不想让自己子女吃苦,他才将那个秘密告诉给了我。
  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他在心里肯定下了很大的决心。
  将烟头扔进垃圾桶里面,我去找主治医生问了王月亚父亲的情况,主治医生告诉我他已经是癌症晚期了,而且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了,当我问及他还能活多久的时候,主治医生给了我一个数字,最多一个月。
  老天爷还真是给王月亚一家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将本该幸福的家庭瞬间打到了深渊。
  我走出医生办公室,朝病房走去。王月亚此时正坐在病房外埋头痛哭。
  我急忙走了过去对她问道,“怎么了?”
  她一看见我,立马扑进了我的怀里面,抱着我大哭了起来。
  “别哭,告诉我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她这样,我心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罗宇,我该怎么办?我不想离开你,我真的不想离开你。”王月亚紧紧的抱着我的身体,痛哭着说道。

  “来,坐下。”我将王月亚扶到椅子坐下,又对她问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先前村长说他们借了四万给我爸治病,现在既然我回来了,他们让我把钱还给他们,不然,不然……”王月亚还没说完,又抱着我哭了起来。
  “不然怎样?”
  “不然他们让我嫁给隔壁村的一个男人,他们说那个人已经喜欢我很久了,这次愿意出六万的礼金,还说,还说他已经替我爸做主,将礼金收了,下个月那人会带人去村子接我过去跟他结婚。”
  呵呵,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先前他们会看我那么不顺眼。
  “放心吧,没有人可以从我手里将你的手牵走。”我伸手擦了擦她脸的泪水,一脸自信的对她说道。
  “嗯嗯,我相信你。”王月亚满脸泪水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笑。
  命运真是不公,怎么能让这么好的女孩遭受这么多的苦难。
  望着王月亚这个样子,我不免的有些心疼她。
  坐在凳子抱了她一会儿,她进入了病房去照顾她爸。
  我走进厕所,拿起手机给李姐打了一个电话,“李茹,我想透支几个月的工资。”
  “说吧,要多少钱?”李姐的声音带着一些慵懒,应该是在三楼泡温泉。
  “十万”
  “小妮,你去让财务部给罗宇的工资卡里面打十万。”我刚说完,手机里传来李姐让她司机找财务给我打钱的声音。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
  “这里还有些事,我过两天回来陪你。”
  我又哄了李姐一会儿,挂了电话。
  过了几分钟,我手机收到了到款通知,望着手机屏幕的一串零,说实话,要是以前我肯定会激动很久,不过现在嘛。
  有一句话说得好,见钱见多了,那钱不再是钱,而是一串数字。
  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或许是做裸贷的时候,也或许是跟李姐呆在天人间的时候。
  说实话,这段时间我的确成长了许多,心态变了,眼界也开阔了,唯一没变是我那颗好强的心。
  纵然生活将我打击的体无完肤,我也相信总有一天,我能鱼跃龙门,飞身成龙。
  因为我性格如此,所以不管是肥婆也好,还是李姐也好,我都拒绝了她们的包.养,我相信我罗宇会有出息的那一天,并不需要靠吃软饭变得富有。
  那样算钱包富有了,精神也会贫穷。

  我将手机揣到兜里面,朝病房走去。
  “罗宇,你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王月亚正焦急的站在病房外面,见我过来,急忙对我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