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收起思绪,楚天齐看了眼来电显示,苦涩一笑,按下接听键,喊了一声:“妈。”
  手机里立刻传来尤春梅的声音:“天齐,新房装修正式交工了,大鹏找的人挺靠谱,栓柱监工也挺仔细,装修效果挺好的。装修加材料费全算下来是三万六千五,人家说是有大鹏的面子,只要三万二。栓柱给盘算了,也问了好几个懂行人,都说不贵,都说就是要四万也不多。酒店那里一共订了……”
  听着母亲的唠叨,楚天齐既幸福也颇觉愧疚,本来这些事都应该是自己多操心的,可现在却是这些亲戚朋友帮忙,还得母亲*亲自上阵。近一段时间,母亲几乎每两三天就给自己打一次电话,每次几乎都要说到礼瑞结婚的事。尽管母亲总说“你工作忙,别急着回来”,但楚天齐知道,其实父母现在最盼自己早点回去,既能拿一些主意,也能替家里长些脸面。
  讲说告一段落,尤春梅问:“你觉得这么安排行不行?还有哪没考虑到?”
  楚天齐道:“我觉得挺好,安排的挺周到。你和我爸要注意休息,让礼瑞和姐夫勤跑跑,酒店和婚礼的事多跟要主任商量。”

  “装修房的事,主要就是栓柱盯着,大鹏也没少去。礼瑞和杨梅除了常跑新房,主要是置备那些零碎东西。杨梅确实挺懂事,挺心疼礼瑞,给礼瑞买的衣服都挺好,比她自个买的贵好多。”尤春梅的语气透着欣喜,“要主任当总管挺合适,总能为东家考虑,既能做到体面,又可以少花钱,一些结婚礼节也挺在行。”
  “那就好,那就好,你和我爸还是要多注意身体。”楚天齐道,“我争取提前两三天就回去。”说话时,他扫了眼台历,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六日,离着“五.一”正日子也就四、五天了。按说马上就该考虑动身的具体日子,但现在一大摊事堆着,他真不知道能不能如约启程。
  “不着急,你是公家人,要先大家后小家,你爸成天说‘忠孝不能两全’,千万别耽误公家的事。”尤春梅的话充分体现觉悟。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那部办公手机在响。
  “妈,我这儿又来电话了。”楚天齐对着手机道。
  “你先忙。”尤春梅话音刚落,紧接着就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放下私人电话,楚天齐拿过了那部办公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他就是一楞:怎么是她?虽然他并没有把这个号码存入电话薄,但看到这串数字,就知道对方是谁。

  “叮呤呤”、“叮呤呤”,手机还在顽强的响着。
  迟疑了一下,楚天齐按下接听键:“你好,董科长。”
  “天……楚市长,你存着我的号码呀?”对方声音透着惊喜。
  楚天齐含糊的“啊”了一声,又说:“有事吗?”
  对方道:“楚市长,房改配套金到帐了没有?”

  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尽管狐疑,楚天齐还是如实的说:“暂时还没有。”
  “是不是卡在建设厅了?”对方追问。
  她是明知故问,还是有什么说法?楚天齐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干脆就没有答复。
  “我可以帮你要。”对方说到这里,又补充了一句,“我是真诚的想帮这个忙。”

  “你能行?”楚天齐反问。
  “我想试试,这两天等我电话。”对方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董梓萱要帮忙?楚天齐脑海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四月二十八日上午,楚天齐离开办公室,乘坐“桑塔纳2000”,匆匆赶往雁云市。他这次去省城,是应董梓萱电话之约,约他去谈房改配套金的事。
  在两天前,董梓萱曾给楚天齐打电话,表示愿意诚心实意帮助他,并要他等着电话。对于她的帮忙意愿,楚天齐一开始很疑惑,不知道她到底是何目的,也不清楚到底诚意如何。
  自己与董梓萱的恩怨由来已久,在沃原市一中做同事的时候,董梓萱就利用卑鄙手段让自己失去评选省里先进的资格;并且初恋女友投入张鹏飞怀抱,也是由董梓萱为虎作伥牵线促成。从那时起,楚天齐便对董梓萱恨的牙根痒痒,董梓萱则对楚天齐既蔑视也视为仇人。

  自离开沃原一中,回到玉赤县工作后,楚天齐与董梓萱之间的恩怨被暂时搁置。不曾想,冤家路窄,在省委党校两人又成了同学,董梓萱利用各种资源及便利条件,大举污蔑、攻击楚天齐,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在几次交锋中,董梓萱曾把楚天齐逼入困境,给楚天齐造成很大困扰。所幸有其他同学帮忙,才还原了事实真*相,还楚天齐以清白。
  之后不久,大家参加拓展训练,董梓萱突然在高空昏厥,在千钧一发之际,楚天齐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董梓萱。从医院出院后,董梓萱便直接回到沃原市,中途退出了党校学习。楚天齐也得以比较消停的完成了剩下的党校生活,在毕业前夜听到了疑似董梓萱传递的示好信息,最起码是一个和解信号。
  从党校回到玉赤县后,楚天齐遇到了一系列事情,整体仕途不顺,尤其新任县委书记柯兴旺的打压最为棘手。在那年夏季的某一天,董梓萱突然光临玉赤县,向楚天齐忏悔,并要给楚天齐帮忙。在董梓萱的设计下,楚天齐与县委书记柯兴旺第一次正式会面,但结果却事无愿违,不但未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撕破了双方的脸面。董梓萱在表示歉意和无奈后,也返回了沃源市。从那次之后,楚天齐便与董梓萱没有再见面,但楚天齐已然明白,董梓萱的确是和自己“化敌为友”了。

  尽管董梓萱明确表示了悔意,尽管她应该不会再和自己作对,但在昨天接到董梓萱要主动帮忙的电话时,楚天齐却又犯了嘀咕。上次董梓萱帮忙的时候,是调解自己和柯兴旺之间的矛盾,而这次若要帮忙却需面对董建设。董建设那可是她的父亲,她有必要因为自己和他父亲闹掰吗?
  从那天与董建设短短的会面来看,董建设根本不准备与自己和解,准确的说,是董建设背后的张鹏飞或是张天凯不想放过自己。而自己虽然可以为了工作大局做适当让步,但绝不会在原则上妥协,更不会用奴颜婢膝换取利益。从现实来看,自己和董建设之间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根本就没有双赢的可能。那么董梓萱若要帮自己,势必就要伤害她父亲,她会为了自己这么做吗?她完全没必要趟这浑水,她只要不参与任何一方,已经是给自己帮忙了。

  那么,她会不会被其父或是张鹏飞利用了呢?也许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她肯定对那二人处世方式非常了解,不应该会被他们摆布的。尽管有疑惑,但楚天齐相信,董梓萱肯定没有害自己之心。所以,今天一接到她电话后,楚天齐便与市长打过招呼,第一时间赶往省城。
  当然,在和王永新汇报时,楚天齐并未说董梓萱约自己的事,只表示“到建设厅再看看”。王永新倒是也没有刨根问底,只是说了句“要是有时间的话,到省政府看看”。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便含糊的应了句“看时间”。
  日期:2017-11-1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