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8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能听出来广仁的话是在说笑,不过这时候刘秀已经没有了说笑的心思。他苦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广仁说道:“大方师说笑了,如今是天子要杀我。就算我躲到天涯海角又如何?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
  “武信候此言差矣。”广仁淡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天下尚未平定,何来的天子?虽然王莽逆朝已经覆灭,不过天下群雄四起。除了更始帝的绿林军之外,赤眉的樊崇还有铜马等势力已经有不服王化之心。更始帝只是占了长安就开始敕封诸王百官,赤眉樊崇也已经私纳了同为皇族遗脉的刘盆子。如果樊崇拥立刘盆子称帝,与更始帝分庭抗礼的话。那么刘玄与刘盆子哪一位才算是天子?”

  刘秀在绿林军时便于赤眉樊崇久打交道,知道此人的野心极大。现在虽然臣服刘玄,以更始帝为号令。不过早晚有一天会和刘玄撕破脸,倒是必有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只不过没有想到一个消失了百余年的方士,也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那么看来。今天自己被这位大方师搭救,也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了。
  在城门口说话也不方便,当下。广仁众人将刘秀迎进了城中。进城之后,刘秀才发现城中的人都浑浑噩噩的在原地转圈,直到他们进城之后才恢复了正常。之前武信候还在差异为什么城门口出了人命。都没有百姓和守城的官兵出来,原来这也是广仁施展的手段。
  在广仁等人的护卫之下,刘秀见到了正在这里接应他的大将邓禹。武信候将刚刚城口发生的事情说了,邓禹大骇之下不敢让刘秀在城中停留。直接带着本部人马护着武信候穿城而过,刘秀本来还想请广仁众人一起同行的。不过却被大方师婉拒:“方士一门不可参与国运,不知道武信候为何人之时还好说。不过事到如今再深陷其中便说不过去了,不过青山绿水不改,有缘我等方士还会和武信候再见。天下之事玄妙,日后之事谁又说的准呢……”

  此地距离长安城太近。刘秀也不敢深留,在邓禹的一再催促之下,武信候这才跟随着邓禹的人马,匆匆忙忙离开了这里。
  直到刘秀的人马彻底消失之后,广仁这才微微的一笑,冲着身边一座小酒肆里面说道:“难为归先生你守在这里这么久,看来替武信候担心之人,不止是广仁自己。”
  广仁这句话说完之后,酒肆里面一个正在喝酒的壮汉突然哈哈大笑。这人一边大笑,一边动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露出来一张橘子皮的老脸,冲着广仁等人再次笑了一声之后,现出真身的归不归这才说道:“不是说方士一门不可以操控国运吗?那这算什么?大方师率众搭救落难的诸侯,几年之后,诸侯成了天子之后,赦免了当年又救驾之功的方士一门。到时候大方师还是大方师,方士一门也还是方士一门。和一百年前也没什么变化,大方师隐忍百年换来方士一门中兴,好算计啊。”

  “没有归先生当年赠占祖。哪有方士一门的今天?”听了老家伙的话之后,广仁索性直接认了。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算起来归先生才是如今的始作俑者,等到方士一门中兴之后,自然也忘不掉归先生的恩德。”
  “你这话说的,老人家我这么厚的脸皮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也不管身边的广义、广悌等人,继续对着广仁说道:“那么那位脸都混没了的问天楼主呢?他也在大方师你的棋局里面,上次让你逃遁了,下次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提到了那位无脸楼主,广仁的反应略显迟疑。顿了一下之后,才再次说道:“好运气不是每次都有的,谁知道下次再见会怎么样呢?”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桌子上抱起来一个酒坛,将酒钱丢在了桌子上之后,抱着酒坛子向着酒肆外面走过去。酒肆老板还在纳闷,刚刚坐下的明明是一个大汉,自己这一走神的功夫,怎么变成一个老头子了。
  抱着酒坛的老头子慢悠悠的走到了广仁的身边,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说来。下次在看见大方师的时候,差不多就是方士一门的中兴之日了。老人家我这就算是提前庆祝一下了,对了。听说大方师这几年带着人出海了?怎么样?那个钓鱼的老家伙还是不肯回来吗?”
  听到归不归说到海上那个钓鱼的人之后,广仁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顿了一下之后,大方师这才收敛笑容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先生。前任大方师虽然和你有儿时玩伴之情,不过毕竟也是你我的师尊。就算不是方士也有传道之恩,如此称呼他老人家,有些不合适吧?”
  “是他不让老人家我称呼师尊的,那天你们三个都在场。”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一边向着广仁走过来,一边继续说道:“你猜我老人家那位在海上钓鱼的儿时玩伴,会不会早就算到了方士一门会有今天?”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从广仁的身边走了过来。大方师好像没有看到这个老家伙一样,眼睛盯着归不归刚才在酒肆里面坐着的位置。而老家伙在经过大方师身边的一瞬间,嘴巴微微抖动说了几个字。归不归的声音极小,这几个字只有广仁听到,随后他的瞳孔顿时紧缩了起来。
  归不归从广仁身边经过的一瞬间,他的身子连同抱着的酒坛子突然凭空消失。好在大街上来往的人也不多,当下也没有引起来周围来往百姓的注意。
  看到了归不归遁走之后,广仁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他身边的广义皱了皱眉,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广仁师兄,是归不归对你不利了吗?”
  “我没事”听到了广义的声音之后。广仁马上恢复了正常,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身边众人说道:“走吧。我们的路还长得很,长得很……”说完之后,大方师没有理会身边众人,自己向着刘秀刚刚消失的位置走了过去。众方士见到大方师有些失态,不过也没有人说话。大家相互看了一眼之后,跟在了广仁的身后。一起向着大门外面走了过去。
  众方士离开之后,将刺杀刘秀的刺客留在了这里。黑衣人有点不敢相信的原地转了一圈,直到看见广仁他们从城门走了出去之后,这才狂喜自己捡回来了一条性命。当下转头便向着通往长安城的跑去,他不精通五行遁法,在城门里面抢夺了一匹衙差的官马之后。跳到了马背上。催马向着长安城的位置飞驰而去。
  就在黑衣人策马从城门里面跑出来的一刹那,他的身子突然无辜僵直起来。随着血光一现,黑衣人的脑袋从脖子上面掉了下来。随后是他的四肢、身体。在快马奔跑的途中,洒落了出去三五十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