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65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天领到的工资,他根本留不到第二天,当天晚上一定要输光再作罢。
  输完了就到弟弟或者父母家混吃混喝,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有人愿意嫁给他?
  一开始刘富追求杨珊比弟弟刘贵主动许多,但他采取的方式就是只要杨珊一来,他就到阿琴家蹭饭吃,腆着脸皮对说一些让旁听的阿琴都起一身鸡皮疙瘩的话,每次发了工资他也会给杨珊买一些东西,无非就是一瓶三块钱的橙汁,或者五块钱的饼干之类。
  如果一定要在刘富和刘贵之间做个选择,傻子都知道要选择弟弟刘贵。
  后来杨珊主动说她对刘贵有好感,阿琴就将这个情况也告知了刘贵的父母,两位老人对自己小儿子终于有了两情相悦的意中人一事笑逐颜开,很有可能事后警告了刘富,自那以后刘富就再也没有来阿琴家给杨珊献殷勤。
  日期:2017-04-05 23:22:29
  第三个小细节:阿琴最后一次见到杨珊是数天前一起去县城逛街,县城隔小镇不远,她们经常会去商场买一些衣物。
  当天逛街杨珊是带着孩子的,逛完街之后杨珊说要去县城的同学家里住,带着孩子不方便,拜托阿琴将孩子送回家交给刘贵,自己只身一人前往了同学家里。
  至于这个同学是男是女,具体位置在县城哪里,阿琴毫不知情。

  如果阿琴所说属实,杨珊当天真的是前往同学家中,那么至少可以证明一点:杨珊的老家就在县城,或者是县城周边,因为读初中的孩子都是选择就近入学,家里必定不会离学校太远。
  除此之外,马警官还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之前刘贵的讲述中,杨珊出门的时候是带着孩子的,而且和刘贵说了当天不回来,那么杨珊应该是有意带着孩子一同住到同学家,但为何最后又说带着孩子不方便,拜托阿琴将孩子送回家让刘贵照看?
  当然这也可以解释为杨珊一开始就做好了先带孩子逛街,晚上再让阿琴送回家给丈夫照看的准备,不过既然有疑点,就一定要重点关注,不放过一切值得怀疑的线索,这也是警方查案必须具备的精神。
  日期:2017-04-05 23:24:27
  明天晚上有事不在家,不一定能上电脑更新,今天加更一章。
  如果明天能回来的话就继续更,回不来就休息一天后天更新。
  日期:2017-04-05 23:24:48
  结束了和阿琴谈话的马警官又回到了警局,大家应该还有印象,在赶往医院询问刘贵之前,马警官在警局开了一个小会,会议上他安排几名警员去做了一些调查,这些调查对案件的侦破非常重要。

  马警官一边等待着同事调查的结果,一边分析着整个事件。
  现在最让他好奇的,已经不是刘贵隐瞒着什么秘密,而是杨珊真正的身份。
  一个十八岁的漂亮女孩嫁给一个三十岁样貌普通的男人,而且还是这个女孩主动提出喜欢这个男人,拜托闺蜜居中撮合;
  嫁给男人之后却不透露自己任何的信息,就连老家的地址也无人知晓;

  孩子确诊脑死亡之后,不是在他身边陪伴送最后一程,而是突然消失音讯全无;
  如果单独只是一件事还可以理解,这种种不寻常的事情积累到一起,就显得极其诡异。
  刘贵心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杨珊现在到底去了哪里?
  她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
  这几个疑问一直在马警官脑海里盘旋,却始终没有答案。
  日期:2017-04-05 23:25:05
  当时的马警官正绞尽脑汁、愁肠百转,但他不知道的是,案子的重重疑团在接来下一段时间全面爆发,最终的真相让自诩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他口瞪目呆,瞠目结舌!
  警员们的办事效率很高,马警官没有等多久,所需要的信息就都汇总到他的手里,这些信息促使马警官下了一个命令:
  立即将刘贵传唤到警局,他要正式询问!
  马警官有一个预感,刘贵身上隐藏的一个大秘密,马上就要解开!
  日期:2017-04-05 23:25:24
  刘贵被传唤到警局之后,表情既紧张又疑惑,当时他正在家里处理孩子去世的善后事宜,农村的惯例小孩子去世是不会办丧事的,直接火化后,寻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将骨灰盒葬下即可。
  但整个过程劳心劳力,尤其是几个月前刚刚送走哥哥刘富,一年内第二次送走至亲之人,任谁都难以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

  刘贵的父母现在还躺在医院,因为担心父母伤心过度突然患病,所以刘贵特意让两位老人在医院休息几天,自己独自一人来处理儿子过世的善后事宜,拳拳孝心溢于言表。
  刘贵看到审讯室等他的是熟人马警官,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些,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马警官,不知道您这次叫我来有何事,我刚刚还在处理儿子的丧事。”言下之意死者为大,无论有什么情况你马警官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将我传唤到警局。
  马警官闻言正色道:“刘贵,这次叫你来,只是想问你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老实回答就行。”
  刘贵第一次见到马警官如此严肃,心里不由有些惶恐,忐忑道:“马警官,您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马警官沉默了片刻,只是冷冷地看着刘贵,刘贵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身体不听使唤地哆嗦起来。
  经验丰富的警官在询问之前,都会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犯罪嫌疑人,短时间的沉默和压抑有助于攻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线。
  就在刘贵精神紧张,浑身哆嗦的时候,马警官突然提高声调,大声道:“刘贵,你哥哥刘富是怎么死的?”
  如果当时我在现场,一定会发现马警官询问刘贵的这个场面,像极了《烹尸奇案》里张警官询问季二的场景。
  两个年龄相仿的老油条果然名不虚传。
  日期:2017-04-05 23:25:59
  刘贵闻言打了个寒颤,脸色瞬间刹白,哆哆嗦嗦道:“马……马警官,您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哥他……他是因病去世的啊。”
  马警官冷笑道:“因病去世的?什么病?什么时候发作的?什么症状?病了多久?你们有没有送到医院救治?哪个医院哪个医生救治的?去世的时候什么反应?”
  马警官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厉声道:“不准犹豫,马上回答!”
  刘贵浑身像筛糠一样抖动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战战兢兢道:“我……我哥他……是突然去世的……他一整天没上工……我就去叫他……结果发现他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已经完全没有呼吸……所以我们没有送他去医院……只喊了医生来看……不对……没有喊医生来看……我……我……”
  “我什么我?到底有没有喊医生来看?”马警官冷声道,“刘贵,马上回答!”
  日期:2017-04-05 23:26:25
  刘贵此时已经进入了一个因为极度紧张而近乎癫狂的状态,指甲掐到肉里掐出血来才让自己稍微镇静一点,哆嗦道:“没……没有叫医生来看……当时我确定他已经死了……就没有叫医生来……”
  马警官“哈哈”一笑,厉声道:“刘贵,看来你不是一个会编故事的人啊,突然发现亲哥哥躺在床上没有了呼吸,任何人的第一反应都应该是打120叫急救或者打110报警,绝对不会自己试探没有呼吸就确认哥哥已死,不寻求任何的人帮助!”
  马警官顿了一顿,又继续道:“就算你神通广大异于常人,看到哥哥突然死亡之后还能镇定自若地一个人处理后事,那么我再问你几个问题,看你还有何借口?”
  “刘贵,我问你,为什么亲友们在葬礼的第一天看到的是就是你哥哥的骨灰盒?为什么不按照镇上葬礼的正常流程,让你哥哥的遗体躺在棺材里,等上山之前再火化?你哥哥的遗体是在哪家殡仪馆火化的?我已经安排人调查了市里所有的殡仪馆,都没有你哥哥遗体火化的记录,难道想告诉我,你发现哥哥死了之后就马上独自一人火化了遗体?!”
  马警官一字一句地问出了上面几个问题,刘贵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瘫倒在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