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子惠说:“别跟我扯,说,你从哪听来的。”
  现在不卖队友,还什么时候卖队友,我说:“陆明浩说的,从卫弘文那听来的。”
  白子惠不信,挑眉,说:“他会跟你说?”
  这个时候。只能说谎了,为了保守我身上最大的秘密。
  说一个慌,要用十个慌来掩饰,白子惠冰雪聪明,眼睛里透着精明世故,跟她的姥爷一样,我不知道能不能让她相信,但我没别的选择,只能如此。
  “我跟陆明浩处的不错,他就跟我说了。”
  白子惠的双眼好像测谎仪,我不敢移开眼睛,躲避,便输了,我也不敢斜视,那是思考怎么说谎。
  “你睡了他带的女人。”

  “没有,这个真没有。”我连忙辩解。
  白子惠说:“别解释,你绝对睡了,要不陆明浩不会信任你。”
  好吧,就当我是睡了。
  我真是憋屈。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瞪的我莫名其妙,难道说她介意我睡别的女人?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这慌又要圆了。
  还好,我有那么一点小聪明,我说:“我又不知道陈姐可不可靠,只能等咱们单独的时候说。”
  白子惠阴阴一笑,说:“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说明,为什么没有?”
  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这些我都想过。就是怕不安全。”
  看了我半天,白子惠才收回目光,她悠悠的说:“看你买了桂花莲子粥的份上,姑且信你吧。”
  还好,过关了。
  松一口气,后背都快湿透了,等会好好泡个澡。

  手指点到我的头上。白子惠缓缓说:“你这个人,看上去老实,也没什么稀奇,可就是透着一股诡异。”
  又来?
  “什么啊!”
  白子惠向我凑了凑,脸离着我很近,我有一种眩晕感,还有很强烈的冲动,低低头,嘴便能碰到嘴。

  抑制住自己,心说,克制,克制。
  我不小了,早已成年,有些事情做出来。要承担后果的。
  “你肯定有什么瞒着我。”
  白子惠肯定的说。
  泡澡很舒服,酒店的浴缸很大,身体完全伸开,热气升腾,毛细孔全打开,好放纵,想起刚才真是一身冷汗,还好白子惠不追究。
  这件事,她也没有解决办法,还是凭公司实力完成这项合作,现在查谁是卫家的人,一没时间,二没意义。
  足足泡了半个小时,我才从浴缸里出来,身体舒服的在呻吟,不过全身软绵绵的,没什么劲儿。
  擦拭干净,对着镜子照了照,瘦了一些。

  跑步,加上一些烦心事。
  不管发生什么,终究都会过去的。
  我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知道这安慰很可笑。
  裹上了浴巾,出了浴室,一阵清爽,回头望,雾气弥漫。
  身体慵懒着,视线则落在那张一米八成两米的大床上,铺的不是白色被单,套的也不是白色被套,四件套是红色格子布,类似无印良品的质地,纯棉亲肌,应该很舒服。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向床走去,我似乎感受到床的呼唤,看会电视,微微困意涌来,就那样什么都不想的睡去。

  一次性的拖鞋不那么合脚,走了三步,身子一扭,差点摔,还好反应及时,身子一拧,又立直了。
  碰!
  声音很闷。似乎在门外。
  竖起耳朵。
  碰!
  第二声,比第一声要响。

  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拉我干什么?别碰我。”
  声音含含糊糊的,压抑着,紧迫着,断断续续着。
  快步走到门口,眼睛透过猫眼往外看,右侧有一个男人。只看请半边身子,他的手抓着什么,眯起了眼睛仔细看,黑黑的,是头发,女人的头发。
  我打开了门,视野一下开阔。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头发不多,是特意理的发型,只有中心部位是青的。
  右手抓着女人的头发,黑丝缠绕,手腕处的表闪闪发亮,有几缕被薅下。落在地下,被耐克鞋死死的踩着。
  左手堵住女人的嘴巴,声音打了个折扣,只听到女人的呜咽声。
  花色裙子,短款外套,这是女人的打扮,她整个人都靠在墙上。身子弓着,扭动的样子好像刚放入锅中的虾。
  “你干什么!”
  对这个女人我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甚至于我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楚。
  女人是弱势群体,我只想帮帮她,仅此而已。

  “关你屁事!滚进去。”
  转头,对着我骂,注意力被分散。女人看准机会,猛的挣脱,身子一低,窜进了我的屋里。
  男人跟着往里进,我挡在了门口,“你不走我要报警了。”
  男人瞪着眼,他额头的皱纹好像山沟沟,拳头举起来,还没到制高点,我说:“我不会还手,但我记住你长什么样子了。”
  拳头放了下来,变成两指,狠狠的戳我的胸口,“小子。你行,坏老子事,以后出门小心点,别让我看见你。”
  这几指点的我胸口生疼,有点岔气。
  男人愤愤不平的往后退了一步,对着屋里说:“贱人,别他妈让我再看到你来我地盘卖。我他妈的弄死你。”
  我盯着男人,看他转身,我慢慢往后退,小心谨慎总不会错的。
  关上了门,我单手扶着墙,另外一只手揉着胸口,这,就是装逼的代价。
  抬腿往屋里面走,凉飕飕,系这一条浴巾,赤裸着上身,见一陌生女人,多少有些不雅。
  想想,她马上要走,就没去穿衣,那样有些刻意。
  女人蹲在床边,靠着墙,身子直哆嗦,我走到桌子边,没多久前刚刚烧的水,倒入纸杯中。温度稍微有些高,无妨。
  递给女人,我说:“喝点热水。”

  女人接了过来,说:“谢...谢。”
  水没喝,杯子被攥在手里。
  “刚才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帮你报警。”
  女人抬起了头,模样还挺清秀,她说:“大哥,不用,谢谢你,求你让我在这里呆一会,避避风头,我就走。”

  我说:“行。”
  她这个样子,真是不好拒绝。
  我拿起衣服裤子,进了厕所,里面雾气还没散开,空气湿湿的,不舒服。
  换好衣服出来,女人还坐在地上,没有刚才抖的那么厉害了。
  我说:“你起来,你坐沙发上。”

  女人低垂着头,径直向沙发走去。坐下,头发乱糟糟的她也不去梳理,好像傻了一样。
  无话可说。
  太尴尬了。
  我坐在床边,与女人隔了一个床的距离,按屋里的空间来算,足够远,陌生男女,避嫌。
  手拿起了遥控器颠一颠,我问:“要不要看电视?”
  女人抬起头,目光在我脸上打了一闪,说:“大哥,你是个好人,其实,我是...做那个的。”
  不稀奇,不意外。
  男人临走的话说的很清楚,当时我对他所说存疑,现在女人自己倒是坦白了。
  我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女人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往下说。
  她样子也挺周正,偏偏就选择了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生活。
  生活不易,自己选择,别人无法评说。
  我说:“你别紧张,等会我送你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