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么究竟会是谁呢?是他,还是他,或者是他们?都有可能。对了,那个盯梢的人嫌疑就非常大。如果真是那小子的话,这事真能解释的通,那小子绝对能做出这种事。
  “妈的,别让老子逮住,否则有你小子好看。”楚天齐恨恨的骂了一句,拿过香烟点着,吸了起来。
  “叮呤呤”,桌上座机再次响起,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待铃声响过两遍,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放到耳边:“市长。”
  听筒里传来王永新的声音:“天齐市长,有件事跟你说。”
  “那我去你办公室。”楚天齐道。
  “不用了,一会儿我还有事。刚才就是刚拨电话,结果就来人了,一天烂事多的很。”王永新说,“还是那个事,省里又催了,催的特别急,副秘书长连我也训了。你准备准备,近期得去省里汇报一下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能长假前就得去。我这里还尽量顶着,不过估计最迟也拖不过五月上中旬。”
  楚天齐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事,便道:“市长,城建工作现在是有些被动,可整个工作都在推进着,而且建设进度也基本和规划上吻合,只是整个拆迁工作稍显滞后一点。但现在各个项目的工作面并没受影响,只要拆迁补偿金尽快到位……”
  王永新打断对方:“天齐市长,你说的这些确是实情,我完全理解,可省里却……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我们直接去汇报解释一下。补偿金的事我已经跟老彭说过好几次了,可他那人……哎,我再找找他。我马上有个会,今天先这样。”说话至此,声音戛然而止。

  长嘘一口气,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形势越来越被动了,这是多管其下,步步紧逼呀。
  外面的天空很蓝,蓝的没有一丝杂质,蓝的就像一汪清澈的碧水。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躲*到屋子里,洒到她的身上。她已经站在窗前很久了,从早晨上班进到屋子后,就一直站在这里。蓝天、暖阳,多么美丽,多么温暖,可她感受不到,她感受到的只是一片灰蒙和冰凉,因为她的眼睛是灰色的,心也是冰凉的。
  这是一个少丨妇丨,一个穿着湖蓝色长裙,留着波浪形卷发的少丨妇丨。少丨妇丨身材匀称,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五官精致,颇有风韵。这是一个成熟的少丨妇丨,一个散发着女人魅力的少丨妇丨,但少丨妇丨神情却与整体形象极不相称,她面罩寒霜、神情忧郁,倒像一个怨妇的形象。也怪不得少丨妇丨如此神情,因为她的心里苦,很苦。
  少丨妇丨站在那里,看似脸色阴沉,毫无表情,其实内心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为两个男人而斗争。其中一个男人,准备的说是一个小男人,因为这个男人还是一个未成家的大男孩。大男孩曾经是她的仇人,她曾多次对其出手,两人多次争斗,后来他却救她于危难之中,现在两人究竟是朋友还是什么,她也说不清。另一个男人却是她的父亲,让她又爱又恨,可又割舍不掉的父亲。
  现在这两个男人有了矛盾,父亲似乎掐住了那个大男孩的脖子,正在迫使那个大男孩投降,或是置那个大男孩于死地。而那个大男孩却根本没有屈服的样子,好像根本不拒,但其实脖子上已被掐出了红印。
  她很矛盾,不知道该帮谁,更不知道该怎么帮。她怕父亲伤到大男孩,也怕大男孩的反弹之力让父亲承受不住。她心里清楚的很,父亲为了达到目的可是无所不用其极,正因如此才能达到现在这个位置。父亲心思慎密,常常教育自己“所有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正因如此,才没让自己嫁给老领导的公子,而是攀上了另一高枝。可是事与愿违,自己丈夫就是个花花公子,就知道在外面寻花问柳,根本不疼自己,自己是在守活寡,从而那个亲家对父亲也不甚亲近。可能冥冥之中这就是劫数,母亲也几乎是和自己命运一样,也守着一个花心的男人,但母亲已经解脱,现在已经到另一个世界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父亲,一个对母亲不忠,一个把自己推进火炕的父亲,她心里充满了恨,曾经想过多个“以牙还牙”的方式。可她最终没有针锋相对,不知是因为血浓于水的缘故,还是理解了父亲说的“我是为你好”,但她心里真有恨呀。
  那个大男孩曾令自己恨的咬牙切齿,自己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欲除之而后快。可在自己生命面临危险的时候,他却以德报怨,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样的男孩,自己还恨的起来吗?回想过去,那也是自己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所致。自己现在对他,既感激也不无恨意,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恨自己和他曾经发生的不睦,恨自己在他面前矮人一等,恨他怎么会以德报怨。与其说是自己现在恨他,其实不如换成另一个字眼更为贴切,但她知道,自己不配。

  按说大男孩对自己有大恩,而父亲却是帮虎吃食、挑衅不断,自己应该帮大男孩,可父亲毕竟是父亲,自己真要胳膊肘往外拐?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少丨妇丨一遍遍扣问着内心,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可她却浑然不知。
  移动鼠标全选内容,接着点击鼠标右键,然后选择“删除”,最后使劲一敲“回车”,屏幕上的上千文字瞬间化为乌有。
  看着电脑显示器上一片空白,楚天齐皱起了眉头。他在准备汇报材料,向省政府汇报城建推进工作的材料。
  从那天王永新让他“准备一下”开始,他就在准备着。当然他没有立即动“笔”,而是查阅了相关资料,又去实地看了两次,还找曹金海、周家林了解了一些情况,才开始“写”的。可是在电脑上“写”了好几次,都半途而废,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他心里明镜的很,汇报无论写的如何精彩,也未必就能得到认可,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可他却又不得不写。带着这种矛盾的心情,思绪总是很杂乱,也难怪多次半途而废了。

  当然,让楚天齐思绪烦乱的原因,不只是写报告,最主要的是拆迁补偿金与房改配套金的遥遥无期。没有这些钱,拆迁工作就无法推进,房管所工作也是举步为艰,而这些都会直接影响到整个成康城市建设。做为分管领导,工作若是没进展,那还有什么政绩可言?最让他苦恼的是,拆迁补偿金可是投资企业出的钱,却被扣着不给,照这样的话,就是引资多少也会被卡。可让他无奈的是,那些卡钱的人就是一个原则——谁大*腿粗我就拍谁的马屁,我管钱就要脸皮厚,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管你分管领导如何难做?

  越传越烈的谣言,也让楚天齐心烦不已,现在已经传的神乎其神,有模有样了,不但李子藤来汇报,厉剑和曲刚等人也反馈了情况。可自己既无处解释,又不能不关注,不烦才怪。
  盯着自己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揪出来,那就相当于一个*,随时都可能炸上一下,自然也分了楚天齐的心。
  其实,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以外,还有一件事也让楚天齐心绪不宁。弟弟的婚期就要到了,可自己的归程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呢。
  日期:2017-11-13 06: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