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58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永锋居然拿来小碗,不用酒杯,结果没等我提起张大成的事,亮子就有些不行了,开始迷糊,话也开始多起来,重复的也很多,其中一句:“磊子,哥得好好谢谢你,在家没少帮你嫂子,哥都知道,谢谢你。”
  这句话说了十多遍,让我心里更是内疚,人家还谢谢我,我却把人家老婆的小嘴用了。
  吴美丽悄悄凑到我耳边,低声说:“磊子,要不别喝了?看你亮子哥,这点本事,都有些醉了。”
  “滚一边去,男人喝酒,女人别C`ha 嘴,怎么就别喝了?才刚刚喝,我不行,你来替我喝。”亮子迷迷糊糊地骂道。

  “我才不替你,一会儿,喝吐了,我可不管你。”吴美丽说着,站起来,找了毛巾,递给亮子,让他擦擦嘴,我心里叹气,张娟,你难道真的不回来了?杨澜,我恨你!
  我心里难受,端起面前的小碗,看着亮子和刘永锋说:“来,喝酒,这老白干带劲。”
  一气喝了一小碗,心头火烧火燎的,痛苦还真的减轻了不少,索性又倒了一小碗,给刘永锋也倒上,亮子的小碗,还有不少酒,他肯定不行了。
  “来,再喝,这次都喝光。”我再次端起小碗。
  吴美丽走过来,把我的小碗拿下,说:“哪有你们这么喝的?喝了一碗,要吃点菜,再喝。”

  “磊子,听说你想把张大成拉下马,对吧?哥……支持你!”亮子含含糊糊地居然第一个提出来这个事。
  我夹了颗花生米,放到嘴里,边嚼边说:“这是肯定的,我和张大成,已经是死仇,不把他弄倒,这个家都不能住了,他肯定要在咱们院子后弄那个广场舞。”
  “干!要是他敢放音响,我第一个给他砸了!”
  亮子挥舞着手巾,很是气愤,却差点从椅子上跌倒,吴美丽忙过去扶住他。
  刘永锋大声说:“我早看那老小子不顺眼,明明老子打了电话,到最后死不认账,这事没完,我还在揣摩那天接电话那人的声音。”
  “拉倒吧,都多少天了,你还能……”
  “你别说,当时那接电话的人,说话有些结巴,好像不是咱们这片的,要不然,我早确定是谁了。张大成家几个,好像都不结巴,街道办那几个也不结巴,真是奇了怪。”
  吴美丽倒是说:“这有什么难的,你问问吴秃子,让他想想那些天,街道办有没有一个结巴?现在结巴可不多。”

  刘永锋豁然开朗,大手啪,拍在脑门,大声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好,你们喝着,我去吴秃子。”
  没等我拦住他,迈开大步就走了出去,这个刘永锋就是这个脾气,心里藏不住事。
  我看着迷糊起来的亮子,端起小碗,说:“来,把碗里的酒喝了,我也该回了,明天还有事。”
  亮子这次没含糊,端起小碗,一气喝光了,我刚喝光,还没来得及放下碗,亮子直接趴在酒桌上,呼呼睡了起来,显然真心喝醉了。
  我站起来,感觉两条腿发轮,刚才真喝的快,三瓶老白干全喝掉,菜却没怎么吃呢。
  “嫂子,你照顾好亮哥,我也要走了。”我说着,晃晃悠悠向门外走去。
  “嫂子送送你。”吴美丽居然没去管趴在桌上的亮子,快步走过来,扶住我的胳膊,那轮绵绵的上身,磨蹭着我的胳膊,我心里的邪火一下燃烧起来,不过,想到亮子,还是强压住火气,慢慢向外走。
  来到院儿里,我推开吴美丽,也含糊不清起来:“嫂子,你别管我,去看……亮子哥。”
  吴美丽却忽然抱住了我,低声说:“磊子,你别走,嫂子心里苦。”

  我有些发懵,这是嘛情况?吴美丽不是一直说不能对不起亮子,现在抱住我干嘛?不会又想来那种……
  “磊子,嫂子真的受不了了,亮子他的病越来越严重,那个都已经直不起来,这些天,他用手……让嫂子真心难受,磊子,嫂子想要你给嫂子一次,嫂子真的熬不住了。”
  吴美丽说着,居然蹲下去,用小手急切地解我的皮带。
  这可不行,亮子还在屋里。这要是被看到,我怎么……

  我忙推开吴美丽,低声说:“不,不行。亮子还在家呢,怎么能这样?”
  “他喝醉了,嫂子真的受不了,你快些给嫂子一次。嫂子这些天,被他折磨得快难受死了,还有,你不是想让嫂子帮你设计那个吕镇长?嫂子答应你,你快些给……”
  吴美丽说着,快速把我的裤子拉了下去。
  院儿里冷风一吹,酒劲更是上头,吴美丽的急切,一下把我心里的邪火点燃,完全燃烧掉了理智。
  “去扶着你家枣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我推开吴美丽的头,低声含糊不清地说道。

  回到家,妈已经睡了,我很疲惫地倒在库上,没想到吴美丽疯狂起来,比杨澜还要厉害,那么的大胆,就在她家院里,丈夫还趴在桌上,她就让我胡闹,小枣树差点摇晃折了。
  第二天,我还没起来,就听到一阵响亮的拍门声,我妈忙走了出去,说:“别拍,来开门了。”
  我也忙穿起衣服,心说:“这谁呀,这么早?”
  我刚走到客厅门口,听到院里有人大声说:“杨澜,你给我出来,王磊子,你小子给老子出来,你把我女儿弄哪儿去了?”
  我一下知道,这是杨澜的爸,是张大成让他来我家闹的。想到杨澜拿着小玉人跑了,他爸来我家闹,我心里的火气一下窜了出来。
  我迈步走出客厅,本以为只有杨澜的爸,没想到院里还站着七八个女人,个个横门立目,为首的正是杨澜的爸。
  我大声说:“出去,你来我家呼叫什么?杨澜和我有什么关系?”
  杨澜爸看到我,瞪着眼,弯腰抓起我家的扫帚,对我冲了过来,嘴里还大叫着:“小子,要不是你,我家闺女能跑了?都是你小子祸害的,老子打死你!”
  我妈叫喊着,却被几个女人拦住,这下我真的气急了,也不管这是杨澜的爸,我站在客厅门外的台阶上,不等杨澜爸冲上来,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扑通”老头跌倒在地,扫帚掉在一边,老头在地上一躺,大声叫着说:“打死人了,打死人啦!”

  七八个女人,一看杨澜爸被我踹倒,好像疯了一般,都嚎叫着挥舞着手,向我冲来,我可不想把这几个女人也打,一时有些为难。
  忽然,妈大叫一声:“我给我住手,谁要是敢动我儿子,我和她拼了。”
  妈手里居然多了一把菜刀,肯定刚才去厨房拿的,妈叫喊着,那几个女人都慢下脚步,妈快步走过来,挡在我前面,拿着菜刀,看着几个女人,大声说:“杨澜跑了,和我家磊子什么关系?凭什么来我家闹,有本事找张大成,大家张三快把你家杨澜打死了,你们不敢去找人家,却来找我家磊子,你们拍拍你们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我也没想到平时善良和蔼的妈妈,居然还会拿着菜刀和人家对峙!这都是为了我,为了自己的儿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