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我尴尬了,昨天处在那种状况,不管不顾,肆无忌惮,尤其为了羞辱关珊,话特别的粗鲁,关珊也叫的很大声,并且有点玩脱了,估计结束的时候都凌晨一两点了,昨天没有人因为扰民来砍我,真是万幸。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能低下了头,代表我很羞愧。
  齐语兰叮嘱我说:“下次注意吧。吵到邻居就不好了。”
  我点点头说知道,突然我想起来,早上看手机的时候,有齐语兰的未接来电,是昨天晚上打的,早上因为关珊在。我没时间回,本来打算出门给齐语兰回电话的,现在正好碰到了。

  我说:“齐警官,抱歉啊!今天早上我才看到你给我打了电话。”
  齐语兰笑着说:“理解,毕竟你有正事要做。”
  我说:“齐警官,你快别笑话我了,昨天太荒唐了,对了,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齐语兰说:“昨天打电话是想感谢你,你给的信息很准确,那名员工去点房子。被我们抓个正,那一片如果起火,损失无法估计,全靠你,阻止灾难发生。”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没造成损失,这是最好的。”

  齐语兰说:“董宁,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如果不是因为你,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别这么夸我,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
  这时候,电梯下来了,巧了,秦凯也在电梯里面,他是程序猿,上班也挺早的,我大声招呼,“嗨,小秦。”
  秦凯睡眼蓬松,说:“早啊,董哥。”
  齐语兰问,“小秦,昨天晚上你没休息好吗?”
  秦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问我,“董哥,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看片来的,你也用的蓝牙耳机吧。”

  靠,这孩子,把我和关珊胡搞当场小片了。
  我尴尬的笑笑,齐语兰看着我,憋着笑。
  秦凯没眼力,他继续问我,“董哥,我有个不情之请,昨天你看的那个片子给我拷一下呗 。”
  真是愁死我了,我说:“小秦啊,这个不方便拷给你。”
  秦凯恍然大悟,说:“我懂了,董哥,你这个 是花钱买的吧 。
  秦凯觉得在齐语兰面前谈论这个有点太得意忘形了,他赶紧闭了嘴。

  齐语兰笑得不行,她说:“小秦,昨天不是片子,是真人。”
  秦凯一愣,说:“齐姐,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你们...”
  说完,秦凯就脸红了,可能是想到昨天那些声音,他指着我们,重复的说:“你们...你们...竟然...”
  齐语兰笑笑,说:“不是我。”
  秦凯这才好一点,可能两个熟人让他觉得太刺激了,接受不能。
  “董哥。你真厉害!”
  秦凯诚心诚意的跟我说。
  我刚想说话,齐语兰接话道:“你董哥当然厉害了,所以小秦,以后少看点片,跟你董哥学学怎么泡妞。”
  这话说的,好像我很会泡妞,其实,我是一个很失败的人。
  我呵呵的笑着,还好很快有人进了电梯,不再讨论这个话题。
  齐语兰开始问秦凯工作方面的事,秦凯一一回答,缓解了不少。

  出了门,齐语兰问我和秦凯要不要搭顺风车,可能是刚才太尴尬,秦凯谢绝了,逃一样的跑了,出于种种原因,我也婉拒了,齐语兰挥手道别,开车离开,很久,我才收回目光。
  齐语兰,老鬼,就像是埋在我身边的地雷,现在虽然没有危险,是因为还没有被引爆,侧卧之榻,岂容他人安酣睡。
  还好有昨天晚上的事,尴尬掩饰了其他感情,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怀疑,眼神和语言都无懈可击,演技合格。
  齐语兰没有察觉,其实我已经发现她了。
  公司的气氛很凝重,我到的时间有点晚,几乎都到了。
  白子惠早就来了,她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询问人事人到齐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白子惠站在一个宽敞的位置,正好也是公司的黄金位置。
  “我们大家来开个会。”

  白子惠的声音很亮,不用扩音器,整个办公室都能听的到。
  我坐在自己椅子上,恢复昨天损失的精力,有很多是我从来没尝试过的,衬衫的布条也被当成了工具,身子亏的比较厉害。
  “大家应该都知道公司最近发生的事情,股权变更之后,我便拥有这家公司,毫不夸张的说,因为我。这家公司才有现在的规模。”
  穿着黑色套装的白子惠,面容精致,说话带着无比的自信,气场强大,很霸气。
  白子惠说的是事实,确实是在她的带领下。公司才壮大起来,可是白子惠说得不够含蓄,按照常人的观点,这种事要别人歌颂,白子惠这样,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大家应该对我都有一点了解,我喜欢简单,第一件事,裁员,有几位同事不适合在本公司任职,我谢谢一直以来这几位同事对公司的贡献。没有你们,也便没有公司的成功,只能说彼此之间不合适,与其大家闹得不愉快,还不如早早分开。”
  该死,昨天田哲求我。让我帮忙说点好话,之后陆明浩找我,给我下了药,回到家,遇到了关珊,疯狂一夜,把田哲这事完全忘记了。
  现在说到裁员了,如果田哲被裁掉不会恨我吧,被他记恨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没时光机器,我无法告诉白子惠这件事,算了,回头田哲问起来就说我尽力了。
  我不是喜欢撒谎的人,但这个社会就是逼着你去说谎。
  伪装自己,光新亮丽,道貌岸然。
  结果,白子惠公布的名单里面没有田哲,这让我有点诧异,田哲是陆明浩的人,还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按理说,他应该在名单之中。
  被点名的几位同事表情不太好看,不过他们大吵大闹,我想他们心里应该明白是因为立场问题,白子惠不能留他们。不过白子惠也没有亏待他们,发了一年的工资当遣散费,大概二三万。
  公布名单之后,人事拿来了盒子,几位同事收拾个人物品,签署了协议。收了尾,财务当场转账。
  很快,这几位便离开了公司。
  干净利落。
  会议继续进行。
  裁员的事过去之后,气氛不那么凝重。
  白子惠说了说公司的发展,某些人,规划很好,说的也好,一听觉得心潮澎湃,实际狗屁不是,落不在实地,无法实施,白子惠不然。她没有说这样的话,她告诉大家,一段时间内公司会很困难,觉得坚持不下去的可以辞职,公司会给一笔遣送费,绝对丰厚。
  没有人走。
  白子惠继续说,公司没有总公司的支持,少了一些资源,办事方面没有之前便利,所以需要大家克服。

  不过,新公司的项目不少,要拼,只要有项目,便有利润,都是明白人,谁都知道这里面隐藏的含义。
  我觉得很大一部分人是因为白子惠留下来的,她的能力有目共睹,相信在她的带领下,公司会更加辉煌,至于总公司,派系,勾心斗角,想要好好干活不是那么容易,并且能力不是第一的,关系才是第一的。
  在新公司搏一把,大部分人都愿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