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孔嵘刚刚进屋,正在汇报着:“厅长,他的确走了。从建设厅离开后,他就回酒店退了房,然后换汽车,又过了两、三个小时就出城了。”
  “真的确认吗?每次你可都是说的很肯定,到头来又总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董建设显然不放心。
  “千真万确。”孔嵘肯定的说,同时把一张纸递了过来,“您看。”
  接过纸张,董建设浏览着上面的内容,眉头皱了起来。他抬起头来,严肃的说:“孔嵘,跟踪、盯梢可不是闹着玩的,往小了说涉嫌侵犯隐私,往大了说那是犯法的。”
  孔嵘连忙摇着双手:“不,不,我没有对他盯梢。只不过他在退房和离开酒店时,正好被我一个朋友看到了;在他汽车出城的时候,那个高速收费员正好又是我一远房亲戚。朋友是主动给我打电话说的,那个亲戚是我去电话打听的。正因为我和他们通话时离事发已有间隔,所以纸上所列时间也才是大概时段。”
  “孔嵘,千万不要玩火,希望你的朋友和亲戚真是偶然看到。”董建设面色凝重,“他可是做过公丨安丨局长的人,本身就挺能打,而且也鬼的很。你知道吗?你借穿衣之名发短信、我们之间定的暗号、监控他在楼内的行动、你在楼道大声说话告之等等,他都推测出来了,就连秘书没有及时出面他也注意了。据说他还可能有大靠山,我们一定要慎之又慎,绝对不能授之以柄。”
  “是……是吗?”孔嵘神色也一下子凝重好多,重重点了点头,“是,明白。”

  “和他过招不但要谨慎,也要多运用智慧,今天这招‘调虎离山’就不错。”董建设面色和缓了一些,“这是你想出来的吧,这一点你就比小蔡有经验。”
  “我见他和您一同进来,就意识到那小子肯定用了诡计,也担心他在和您说话时耍花招。当时也是急中生智,才想到了‘参加省政府会议’一说,便及时告诉了蔡秘书。”孔嵘脸上出现了喜色,“别看那小子平时乍乍呼呼,表面天不怕地不怕,其实都是装的,听说省领导后,照样也灰溜溜夹着尾巴走了。”
  “身在体制中,由不得他不怕。”董建设的话意味深长,“这正是这小子过人之处。他并不是莽夫,并不一味蛮干,有时又比一般人胆子大一些,他能进步这么快,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看他就是滑头,就知道抱粗腿,溜须拍马,狐假虎威。”孔嵘不以为然。

  董建设摇摇头:“不,不对,最起码不完全对,要想抱粗腿,首先得胳膊粗。他固然会溜须奉迎,但若是没有真才实学,也绝不会得到重用。哪个领导都想用得力的人,不说让其出多大力,最起码不至于受其牵连。另外,仅仅七年时间,他就从一个不入流的准副科,升到了今天的副处实职,而且还进入到县级市权力核心层,要是没人背后使力的话,还真不好做到。”
  “您真相信他有后台?不会吧?”孔嵘显得很疑惑,“会不会是沃原市的李……”
  当然明白对方后面省略掉的两个字,但董建设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不好说,不好说。”
  “厅长,配套金到底拨不拨?接下来要怎么做?”孔嵘问到了最关心的问题。

  “怎么做?”沉吟了一下,董建设缓缓的说,“暂时什么都不做。”然后挥了挥手。
  明白领导的意思,孔嵘说了句“我先去了”,起身走出书记室。
  看着前秘书离去的身影,董建设微微皱起了眉头。
  楚天齐回到成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主要是在省城又办了一些事,耽误了时间,否则用不了两点钟就能到。
  到了单位后,楚天齐回了一趟自己屋子,然后马上到市长办公室,向王永新汇报了这次省城之行。当然,不该讲的就直接略去了,而是重点汇报了该讲的内容。
  听完楚天齐讲述,王永新说:“天齐市长辛苦了,找人这种事看似简单,其实很难,尤其还是找上级行业主管部门就更难了。一个星期能找到,这已经很不易了,我曾经半个月都没见上一个人。”
  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怪罪,还说出这种体谅的话来,楚天齐心里很舒服,但也不禁疑惑,担心对方还有什么“但是”之类的话。
  王永新继续说:“必定那已经是省里批给我们的钱,建设厅没有不给的道理。你就盯着吧,多打听打听,实在不行就亲自去问问,好事多磨嘛!”

  “是。”明知道这事就是一个套在脖上的枷锁,但现在楚天齐也无法再说推辞的话,只能应承下来了。
  王永新看看手表,道:“我马上有一个会,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好,好吧。”楚天齐说着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他本来是想说拆迁补偿金的事,但现在对方时间紧急,也只能暂时先不说了。
  “等等。”王永新喊住对方,待对方停步回头后,才说,“对了,省里又追问城建进展的事了,我这里还在尽力顶着。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能你去向省里汇报了。”
  “哦,好的。”楚天齐意识到,这才是王永新要说的核心内容。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向对方再次打过招呼,楚天齐快步走出屋子,取出了手机。
  晚上八点多,定野郊区,“老穆土菜馆”。
  一辆墨绿色越野车缓缓停在门前。
  门口迎候的服务人员赶忙迎上前去,准备询问客人。
  越野车车窗摇开一条缝隙,司机说了句:“八号包间。”

  “您这边请。”服务员做了一个手势。
  越野车车窗关上,顺着服务人员手势向右拐去。开出大约七、八十米,在一处挡车杆前停下来。
  保安上前敬礼,问道:“有预订吗?哪个包间。”
  越野车司机摇下车窗,回答:“六六六,曲先生。”
  “六六六,曲先生。”保安口中磨叨着,拿出一个小本子,用手电照着,看了看本上的数字,又看了看汽车前面车牌号牌。然后马上直起腰,说了声“请”,同时在他的遥控下,右侧挡车杆缓缓抬起。
  越野车经过挡车杆,进入一处院落,很快停在一幢三层楼前面。
  右后侧车门打开,一个高个年轻人走下汽车,年轻人戴着一顶帽子,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

  迎宾员马上上前,笑脸相迎:“先生,您到……”
  “六六六。”高个年轻人给出回复。
  “先生,这边请。”迎宾员做了个“请”的手势。
  回头冲着越野车微微点头,然后在迎宾员引领下,年轻人乘电梯上了三楼,来在一个挂着“666”标牌的门前。
  “先生,餐包到了,请。”迎宾员再次做了个手势,并轻轻推开屋门。
  “谢谢。”年轻人说完,走进屋子,身后屋门随后关上。
  房间里的中年男子早已站起身,迎上前来,喊了声:“局长。”
  年轻人一边摘下墨镜和帽子,一边笑着说:“老曲,你选的地方和‘味道’有一拼。”
  “局长,那可比不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像我这样的小科长根本不够资格去。”中年男子“嘿嘿”一笑,“哪天局长领我去见识见识。”
  日期:2017-11-11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